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全职高手/韩张】请叫我近战牧师[一]

※新梗来一发呀。

※为什么我明明说完结手上的坑就不写了结果……还是忍不住。

※我也不知道几发完结的东西。

※坑的可能性很大。

※第十赛季的新杰/老韩一起穿越回第四赛季总决赛前的paro


请叫我近战牧师[一]


张新杰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错过了他平时起床的点了。他看着摆放在床头的闹钟,时针刺眼的指在了七点半的地方。晚了整整半个小时。他有些不悦。韩文清居然没有叫他起来,这很不好。他想着等下应该找自家队长好好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但下一刻,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中央,独享着一条蚕丝被和一个枕头。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触碰右半边的床铺,除了自己造成的褶皱外,一切都很平整,甚至感受不到有人睡过的痕迹。

很不对。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照理来说即使他没有听到闹钟,韩文清也会准时把他叫起来的。而现在……他不但睡过了头,身边还没有韩文清的存在。

被绑架了吗?但是他昨天还和韩文清一起入睡,霸图的警报措施也不可能让人神不知鬼不觉地绑架了副队长。何况,他也不认为,有谁会和他有这么大的仇恨,在怎么说,如果要绑架他,那一定是在他知道叶修被人绑架之后的事情。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霸图的副队长摸索着在床头柜上找眼镜,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已经犹如被千番风浪席卷而过一般。不安,恐惧,但这些都被他按压下来。他戴上眼镜,环视了一下周围,发现和霸图的宿舍的构造非常……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一模一样,除了身边少了一个人,其他,甚至连闹钟的摆放位置都一样。

他的心底漫出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测。


张新杰套上整整齐齐折叠在床头的衣物,站在落地窗前理了理衣襟,然后伸手拉开了厚重的窗帘。原先被遮掩住的墙壁上,一个很小的暗格落入她的眼中。皱了皱眉,他努力拼凑着记忆,伸出手一点一点摸索着按下密码。


——BATU/HZ


听到轻微的咔哒声,暗格被打开,露出了一截黑色的抽屉。他总算舒展了一下从睁开眼开始就皱紧的眉间。果然猜的没错。他想,然后伸手取出暗格里放着的一本笔记本,翻开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的时间是第四赛季总决赛的前最后一个礼拜六。

是……六年前。

他翻过自己之前的笔记,那上面记载着他从入霸图以来所有的日记。现在还只写了一小部分,每一天都记录的很详细。但是他记得,在那之后——尤其是和韩文清交往之后,他的日记的篇幅就越来越少,有的时候甚至只有一句话。


但为什么自己会回到六年前,还有……韩文清呢?他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被带到了这个时空?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听见房门被急促地敲了两下,然后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粗暴地推开。

——是韩文清。

——是六年后的韩文清。


仅仅是对视的第一眼,张新杰就在心里下了定论。

哪怕对方的外貌和他所熟悉的韩文清比起来更显年轻,哪怕对方还没有开口,但是他就是能确定。不需要任何的佐证,他相信他的判断——这或许是严谨的他难得的疯狂。但是如果一个人的存在被刻入骨血,他的一举一动你都熟悉,那么,只要一个眼神,哪怕对方换了身份变了模样,依然能在人群中一眼将他认出。

他将手中的本子放回暗格,然后慢慢走过去,抬起手,为他擦去额头的薄汗。


“队长,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新杰,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了放下警戒后的安心。

“队长,这是六年前。”

“我知道。”

张新杰难得惊讶地看了一眼对方,却发现韩文清正拿着一个手机,把屏幕凑到他面前。

“你的手机,在我房间的书桌上找到的。”韩文清的话语里含着笑,似乎对现状一点都不担忧。无论是在哪里,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似乎只要有身边的这个人在,就无所畏惧。


——TBC

热度(132)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