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全职高手/韩张】压寨夫人[一]

※古风架空,能搏君一笑最好么么哒

※山贼老韩和书生张副不得不说的爱情故事

※我又在作死……no zuo no die 为什么我就是不明白

※起源是一个盘旋在脑海中的梗:张佳乐和孙哲平打赌结果把自己的弟弟张新杰输给了孙哲平的表哥当媳妇

※大概在五章内搞完吧……长了肯定会坑

※ @悠然酱  说搞咱就搞,请记得催我填坑

※有人说看见过有太太写过这个梗……如果真撞了请提醒我删了(。


压寨夫人[一]

张府。书房。

张佳乐尴尬地站在书桌前,花了下午想出来甚至还打了草稿的话横在喉咙口,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他无奈地叹口气,端起一杯茶痛饮了一口,神色一变,赶忙呸的一声吐了出来。又苦又涩的味道惹得他不住地吐舌。

今天真是干啥啥不顺。他把茶杯重重地拍在了桌上,这么想着,然后果不其然看见那上好的白玉茶盏在他手上四分五裂。

他刚想去收拾残局,却听到坐在书桌前的人不咸不淡地飘来一句:你别弄了,我等下自己收拾。

……我知道了。他讪笑着收回了手,然后又开始叹气。有些苦恼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出口。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在孙哲平的怂恿下和他打那个赌。现在好了,输了,对方又催的紧,简直要把他逼死在自家弟弟面前。


真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啊。张佳乐在心里悔不当初。


所以说,你又和孙哲平赌了什么?张新杰似乎已经习惯自家哥哥站在自己面前欲言又止的样子了,眼都不抬,从容地翻过一页书,一针见血地问到。

那个新杰啊,你也知道……

我问你赌了什么?张新杰掐断对方即将出口的长篇大论,把看完的书放到一边,双手交叠放在膝上,坐姿端正地抬起头来看向他。

张佳乐看着自家那么乖巧懂事的弟弟,又想起今天下午孙哲平派人捎来的话,不禁悲从心来,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他一下子站起身来,扑过去握住张新杰的手,凄凄惨惨戚戚:新杰啊,哥哥对不起你……哥哥没办法保住你啊……都是哥哥太没用了!

张新杰皱了皱眉,把手抽出来,慢条斯理地递过一条手帕,开口:把你藏在袖子里的洋葱扔了好好说话。味道太冲了。

张佳乐:……

他愤恨地把刚从厨房里偷出来的洋葱拍到桌上,然后嗷呜一声地跳起来,甩着手眼角通红,眼泪就那么真心实意地掉了下来——被茶盏碎片扎到了。

张新杰:……


真是人倒霉起来喝口凉水都能塞牙。张佳乐现在觉得这句话真是无比符合他的现状。他悲愤地看着被裹着粽子的右手,又看了看一脸见怪不怪的表情正在淡定喝茶的张新杰,突然觉得人生无望了。


苍天啊,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但生活总要继续,眼前他还有一道大坎没迈过去。他在心里重新整理了一下今天下午的草稿,斟酌着开口:新杰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考虑一下人生大事了。但哥哥实在对不起你啊,哥哥就是经不起撺掇又被那个孙哲平……他顿了顿,偷眼去看张新杰,发现他正认真地听着自己说话,突然就有那么一点卡壳,有点懊悔自己为什么就被孙哲平激了,那么冲动就答应了他的赌注,害得自家如花似玉,还有着大好年华的弟弟要嫁给孙哲平的表哥,那个可怕的山贼头子。

他越想越后悔,越后悔就越愤怒,恨不得立刻冲出家门去找孙哲平去算账。


然后呢?张新杰放下茶盏,等了半天等不到下文,不禁开口提醒了一下。

啊?那个……新杰……

嗯。我听着呢。

……我和孙哲平打赌输了。

我猜到了。

……


这该怎么开口呢。张佳乐张了张嘴,又重新回归沉默。直接和自己弟弟说和孙哲平打赌输了把你输给孙哲平表哥当媳妇了的话,他自己都想抽自己一耳光。但是不说吧,孙哲平那混蛋又甩下话来说明天就来迎亲。到时候纸包不住火,还是……

怎么就那么烦呢。张佳乐纠结地单手绞着手帕。归根究底还是自己的错,还扯到了自家弟弟身上。

哎……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到底怎么了?你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叹气,输了多少?张新杰看着他,也觉得自己的头疼了起来。他这个哥哥什么都好,但总是会出那么一点状况,从小他给他收拾烂摊子就已经麻木了。不过好在张家家底殷实,他自己又天生是块经商的料,长袖善舞,用点手段总能摆平。

……不是钱的问题。张佳乐心一横,喊了出来,他这次是要你!

啊?张新杰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要你嫁给他表哥!张佳乐大声说完,然后瘫倒在了椅子上,还说明天就接你过门。

……


张新杰那突然没了声音,把张佳乐吓得差点昏厥过去。他可是深深记得自家弟弟心脏程度。

……新杰?

他试探着喊了一句,然后震惊地看着张新杰云淡风轻地把扳断的茶杯盖子放到桌上,面无表情地抬眼看向他:可是当真?

张佳乐背后一凉。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还是只能哆哆嗦嗦地重复了一遍,末了还补了一句:我真的不是故意输的,谁知道孙哲平那家伙会当真……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在张新杰的目光中恨不得有条缝给他钻一钻。

哥哥。张新杰叹气,你为何总是记不住教训。

什么?

上个月你输给了孙哲平二十坛女儿红,上上个月你输给了孙哲平一套宅院……

停停停!难道你都给了?

当然,愿赌服输。

……那这次你不会也?

自然是愿赌服输,说起来,这还是哥哥你教我的。


张佳乐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无力地从椅子上滑了下去,目送自家弟弟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离开了书房。


而离张府不远的霸图山寨里,一场同样主题的对话正在进行。


孙哲平端起酒盏,一口一口慢慢品着美酒,然后抬头看向对面脸黑的和锅底有的一拼的韩文清,气势上毫不输人。而韩文清则不知为何带着一点怒气,惹得几个路过他房门的手下赶紧扔下身上的钱袋快步离开。

我说,我的话带到了,你记得明天去接人。

你和张佳乐打赌,和我有什么关系。韩文清不悦,你不是喜欢他很久了,为什么不趁机娶进门算了。

你不是也暗恋那个家伙很久了。我给你制造了机会还不感谢我?

韩文清恨不得把这个家伙轰出去:你什么时候变得和叶修一样令人讨厌了。

总之都已经板上钉钉了,你就等着吧。孙哲平一口将酒饮尽,潇洒起身出门。留下韩文清一个人在房间里闷饮。

热度(326)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