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陆花】养雀记+梨

打自己脸总是飞快系列。
以前的文都删了,有需求的话可以私信我。

这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删。
丧病也好精分也好,我乐意,我还玻璃心。



【陆花】养雀记

〖一〗

花公子最近迷上了养鸟。
花老爷给他送来了一只金丝雀。
花公子很喜欢,把好好的一只金丝雀喂的油光水滑。
陆小凤看着眼热,争着要喂养。
花公子勉勉强强同意了。

〖二〗

这一同意就出事了。
陆小凤喂养的第二天,金丝雀就死了。
无声无息,这可急坏了陆小凤。

〖三〗

陆小凤道:司空摘星,帮我一个忙,去偷只一样的雀儿回来,速度要快。
司空摘星道:陆小鸡,你来找我准没好事。

〖四〗

花满楼沉默地摸着这只新雀儿,扭头对陆小凤道:陆小凤,我怎么觉得它瘦了。
陆小凤看着这只临时偷回来的,连毛色都不一样的雀儿睁眼说瞎话道:可能是水土不服,我把它养瘦了。
花满楼点点头,不再追问。
陆小凤长舒一口气。

〖五〗

花满楼再一次非常用心地把雀儿养的标致起来。
陆小凤很嫉妒。
陆小凤道:花满楼,养雀儿有比养凤凰好?
花满楼道:有。
陆小凤不说话了。
花满楼笑道:但养凤凰比养雀儿解闷。
陆小凤笑得酒窝深陷。
花满楼又道:所以陆兄,你下次能别拿喜鹊代替金丝雀了吗?
陆小凤长叹道:花满楼,你真是太不可爱了。
然后心里把司空摘星问候了无数遍。

—fin—

【陆花】梨

〖一〗

陆小凤小时候抢过花满楼半个梨。
那梨个头挺大,汁水饱满,咬上一口口齿留香。
本来是花老爷拿来让他和花满楼平分的。
但他一边独占一边振振有词道:我爹说过,梨是不能分的,分梨等于分离,我不要和小楼分离。
花满楼就由着他吃完了一个梨。

〖二〗

陆小凤盯着面前的梨出神。
花满楼微笑着把其中最大的一个梨推到他面前,道:陆兄,请用。
陆小凤愁眉苦脸道:花兄,这梨太大了,我们还是分分吧。
花满楼道:陆兄当年告诉我梨不能分,分梨及分离。我此刻并不打算和陆兄告别,还是不要分了吧。
陆小凤道:花满楼,我万万没想到,你是个记仇的人。
花满楼笑而不语。

〖三〗

陆小凤兜着一个梨冒雨回到了破庙。
花满楼正坐在篝火边,听到脚步声回头,对陆小凤露出了一个微笑。
陆小凤也笑了起来。
他坐到花满楼身边,把怀里的梨塞给他。
花满楼把梨拿在手里,道:就一个?
陆小凤道:就一个。
花满楼又道:陆兄可要分分?
陆小凤道:不用。
他就着花满楼的手咬了一口梨,笑道:这样就不算分梨。
花满楼道:投机取巧。
陆小凤道:莫非花公子嫌弃?
花满楼道:有点。
陆小凤哀嚎道:花满楼,你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庙外雨声潺潺,庙内笑意盈盈。

—fin—

热度(90)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