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全职高手/韩张】苏力三十题[全]

※各种短小的糖

※苏力三十题来自塔塔w

※苏力不足

※OOC严重

※希望没撞梗……

※今晚摸了一点点……就那么几题脑细胞全阵亡了……

※基本都写了韩张,标题后面会注明CP。

※我为什么要在任务都没完成的时候摸鱼……NO ZUO NO DIE WHY I STILL TRY。

※顺便问下有画手愿意合作和我还有亲友一起做个韩张ONLY的游戏吗(没人理你

 

1:事后烟[韩张]

※纹身梗来自米花太太


韩文清点燃了一支烟,凑到唇边,但并没有抽。

他的手划过张新杰光裸的背,目光在他的锁骨右侧打转。那里纹着霸图的标记。

 

队长?

再睡会,时间还早。

烟……?他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尼古丁对身体不好。

 

韩文清笑了笑,把烟按灭在床头的烟灰缸里,然后凑过去吻他。苦涩的烟味从他的唇齿间传递过去,然后极具压迫地逼迫着对方吞咽下去,在他口中攻略城池,压榨着彼此肺腑间的空气。

亲吻间张新杰抚上韩文清的锁骨右侧,那里是同样是一个霸图的标志,位置和他的一样,只是方向相反。


对称的。

只属于他们两个的。 



2:额头上亮晶晶的薄汗。[韩张]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爬到山顶的韩文清站在崖石上,看着底下缭绕的云雾,莫名地想起了这句诗词。

他和张新杰之前约好一起来爬山,却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拖到现在。他扭头,看见自家副队安静地站在自己身旁,额头上是一层亮晶晶的薄汗。

他笑了笑,没说话,只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块备用的棉质手帕,伸出手轻柔地替张新杰擦掉了汗水。

四目相对的顺接,各自眼中的温柔不再隐藏。印在瞳孔中的脸上都带着浅浅的笑意。



3:白衬衫扣到倒数第二枚纽扣。[韩张]

※校园paro

※塔塔这道题……我总觉得有点不对,然后看了她的版本,大概是从下方往上数吧……那我这里也参考这种了w,倒数第二颗纽扣是最靠近心脏的那颗。


春夏交接的时候,天气还不是那么热,但总是给人一种闷闷的感觉。

韩文清一场篮球赛下来热的满头大汗,中场休息的时候他刚坐到凳子上,就有人给他递来了饮料——并不是冰的,而是常温的运动型饮料。

他转过头,毫不意外地看见了张新杰捧着书站在一旁的身影。

只是一向严谨的学生会会长今天居然没有像往常一样把白衬衫的扣子扣到顶,反而松在了从下往上数第二颗纽扣的位置,纤秀漂亮的锁骨在有些宽大的领口中若影若现,引得一些女生不住地把眼神往这里瞟。

韩文清有些不悦地眯了眯眼,然后站起身扯过张新杰,在对方疑惑地目光中伸手把扣子扣好。

……热。

热也不许解开。



4:好看的锁骨。[韩张]

※纹身梗来自米花太太。


张新杰的锁骨很精致,纤秀笔直,看上去极具诱惑力。

韩文清每次都喜欢亲吻他的锁骨,只是他的唇舌会无意识地触碰到纹在锁骨左侧的,霸图战队的徽章。

霸道的黑红色印在白皙的肌肤上,鲜明的对比。

而他的锁骨右侧,是一个同样的标记。

是霸图夺冠那一年,两个人一起去纹的。


霸图十年,一如既往。

而他们携手走过了霸图最辉煌的那段岁月。

那是刻在骨血里的,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荣耀。



5:喝水时滚动的喉结。


训练休息的时候,张新杰总会帮韩文清倒一杯水——三分之一的冷水,三分之二的热水,以保证到下一次休息的时候水还不算太凉。

韩文清似乎早就习惯了自家副队的体贴和细致,也不曾道过谢,只是会在接过的时候向对方点点头。

他一只手端起水杯,另一只手还盘亘在键盘上不曾离开。灌下一口水的时候喉结上下滚动着,这样的景象在张新杰的眼里,是说不出的性感。当然他并不会说出来,只是会把目光在韩文清身上停留的久一些,直到重新开始训练为止。



6:手指修长,骨骼分明。[韩张]


张新杰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骨骼分明,指甲也干净而饱满。

韩文清喜欢看他的手在键盘上飞舞,一下一下地按键声像是动人的音符,串联成胜利的歌谣。


他也喜欢亲吻他的手,从指尖开始慢慢舔舐,然后压进舌尖卷弄,色气但并不色情,然后心情愉快地看着自家副队慢慢变红的脸。



7:宠溺的语气说“你啊”。[喻黄]

※校园paro


喻文州宠溺黄少天已经是荣耀高中人尽皆知的事情了。

无论黄少天闯了什么祸,只要喻文州能摆平的,他都不需要有所顾忌。

一旦喻文州没办法摆平,那他也只会选择和黄少天一起受罚。


例如现在。

两个人被系主任罚出去打扫图书馆,黄少天心中有愧,这一次又把喻文州一起拉下水了。他刚想说点什么道歉,却被喻文州用手指抵住了唇。

他的话语里是浓浓的宠溺,像是叹息,却又没有责怪:你啊……

黄少天的脸突然就红了,扭过头去装作认真打扫的样子。

喻文州在背后无声的笑了笑,目光温柔。



10:咖啡里加入的的二又三分之一块方糖。[韩张]


韩文清其实并不是一个细致的人,他喜欢热血,喜欢进攻,但偶尔,他也会对一个人展露出淡淡的温柔。

——张新杰。

只有张新杰才能让韩文清看起来不那么强硬,也只有他,能够让韩文清更加柔软。

并非懦弱,只是因为互相影响。


战队工作繁重的时候,张新杰也会打破原本的作息规律,和韩文清一起处理每一件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会疲倦,但他隐藏的很好。

而韩文清的应对方式,就是起身为他泡上一杯咖啡,然后加入二又三分之一块的方糖——这是张新杰最喜欢的口感,然后搅拌均匀,放到他面前。

方糖的分量很精确,他的手法也很纯属,就像演练过无数次一样。


如果你能记住他所有的习惯,能包容他的一切,能让他……融入你的生命,从此以后相依相偎,死生不负。

那么,我们不妨把这种感情,称之为爱。



11:不容辩驳的告白。


韩文清的字典里没有告白这两个字。

他喜欢最简单,最粗暴的去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不是把这些藏匿在弯弯绕绕的话语里。

他喜欢张新杰。他很确定。

所以,他选择的方式也是一贯的简单粗暴。

和对方表明心意,霸道的唇齿相接,没有任何多余的话,浓烈的,深切的亲吻容不得张新杰辩驳,而他也不想辩驳。


从第四赛季开始到现在的陪伴,大漠孤烟的身后永远都会有石不转的身影。逆光的十字星永远会为这位勇往直前的拳皇燃起光辉,就像最坚固的矛与盾,攻防相接,引导着霸图走在通往荣耀巅峰的路上。

喜欢一个人,永远不需要多余的表示。



14:冬日午后安静翻动书页的侧影。[韩张]

※校园paro


期末考试临近,即使是韩文清和张新杰也不得不全力以赴地复习来准备迎考。

他们相约在图书馆,特意隔离开来的空间里安静的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起伏叠加,还有书页被翻过时的轻微声响。

韩文清从书本上转开视线,偏过头去看张新杰的进度,却发现那个人正抿着唇,认真的做着记录。

冬日午后的暖阳透过玻璃窗,明媚的光线镀上他的侧脸,模糊了轮廓,温柔的,美好的,就好像是梦中的景致。他垂下的睫羽在肌肤上投下一小片阴影,然后被晕染成浅色的韵痕。

韩文清勾了勾唇角,想,这样的张新杰,他一辈子都看不腻。



15:不曾言说的眼底的温柔。[韩张]

※宋奇英视角


所有人都说韩文清的眼神看起来很凶恶,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打趣他说只要他看哪个人一眼,估计那家伙第一反应肯定是上交钱包。

但宋奇英却从不这么认为。

有一次队里训练的时候韩文清和张新杰被经理叫出去商量事情,张佳乐又提起了这个话题,其他人都在附和的时候他却坚定的摇摇头。

张佳乐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却听到那个未来霸图的支柱这么说道:队长看副队的眼神就很温柔,根本不凶狠。只是……都掩藏在眼底深处而已。副队也是,每次看队长……就像是在注视着恋人一样。

林敬言叹气,揉了揉他的头发:你说的对,他们的温柔,只给对方。



16:从异地寄来的明信片上俊秀的字体。[韩张]

※退役后设定


韩文清退役后留在了霸图做了教练指导,而比他晚三个赛季退役的张新杰,却选择了成为一名自由摄影师,从一个地方徘徊到另一个地方。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想要到处看看,把之前的时光中错过的那些东西弥补回来。


他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停下来买一张明信片,然后写上千篇一律不会变的地址——霸图战队所在的地方,然后寄回去。

当然,收件人一栏,永远填上的名字都是韩文清。


这一年的白色情人节,韩文清收到了张新杰从意大利寄来的明信片,很简单的背景,仅仅是水城威尼斯的日出。明信片的背后是张新杰优雅的手书,漂亮的意大利文被他写的飘逸而又潇洒,字体清透俊秀:La vita è un'illusione, e tu sei la mia luce。

——世界是一场幻觉,而你是我的光。


然后他抬头,看见了站在他面前的张新杰。

他说:我把生命里最好的时光献给了荣耀,现在想要把剩下的时光和你分享,你愿意吗。


——Yes,I do.



17:沉思时微皱的眉。


韩文清思考事情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会皱眉,也不知道是习惯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张新杰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用手去抚平那些皱起来的地方。他微凉的手指拂过韩文清的眉间,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可以安抚下心中的烦躁感。



18:低挽起的衬衫袖口。

※校园paro


大扫除的时候韩文清和张新杰被分到一组,派去擦那扇巨大的落地窗。

他看着张新杰低挽起衬衫的袖口,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突然觉得有一点口干舌燥。



8:独一无二的昵称。[韩张]


叶修曾经问过韩文清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你叫你家副队新杰他却从来不叫你文清,反而一直叫你队长?说完自己还抖了一抖,装模作样地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我知道了,看着你这张脸叫这个名字还真是一阵鸡皮疙瘩。

韩文清完全无视了他的垃圾话,还高深莫测地对他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没叫过?然后在叶修我靠老韩你别笑啊我真的没带钱包还有你倒是说清楚的惊讶声中走远。

他才不会告诉叶修,自家副队在床上情迷意乱之时会搂住自己的脖颈,眼角绯红带泪,然后声音喑哑地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


不是队长,没有尊重,只是恋人之间亲密的昵称。

那是独一无二的。

那是只有他才知道的。



9:体温熨帖。[韩张]

※其实这个我没看懂……于是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来啦w就是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你(被塔塔揍死

※其实他们两个谈恋爱,一定很笨拙吧v v


Q市的夜景其实很漂亮,并不似大城市那么喧嚣,清冷间反而有一种别样的美丽。

韩文清和张新杰沿着海岸线散步,两个人并着肩,离的很近,仿佛不经意间就能感到对方呼出的热气。昏黄的灯光洒在他们身上,晕染出暖暖的色调。

冷吗?韩文清突然停下脚步,问了一句。

啊?张新杰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呆愣地反问了一句。

风有点大。韩文清假装看海,牵过张新杰的手,插进了自己的风衣口袋。他的手很暖,掌心滚烫,包裹着张新杰有些凉的手,热度沿着相贴的地方传递过去。

队长。战术大师笑了笑,眉眼意外的温柔。他动了动,插在风衣里的双手十指相扣,坦然接受了这个不在他预计间的动作,现在不冷了。


——有你的体温熨帖,怎么会冷呢。



12:用口琴吹奏《那些花儿》。[韩张]

※校园paro

※特意去听了这首歌……怎么这么悲伤!!!!!!!!!


那是两个人刚确认恋人关系的第三个月,他的生日。

张新杰像往常一样在午休的时候推开天台的大门,却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口琴声。

朴树的《那些花儿》。

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是韩文清在吹。那个一向严肃的男人闭着眼吹着口琴,神情意外的柔和。他听得有点入神,轻轻随着音调哼着歌词然后被耳边突如其来的热气唤回了现实。

生日快乐,新杰。韩文清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本来想练得熟一点在吹给你听的。

我很开心。他的手覆上韩文清被风吹得有些僵的双手,神情认真,谢谢,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13:拥抱时下巴正好抵住头顶的身高差。[韩张]

※身高要出来了坐等被打脸呜呜呜呜老韩你一定要比新杰高啊我可是压了一篇调教的

※我多么就写一句具体参考全明星的那个拥抱。[你


韩文清的怀抱很暖,这是张新杰被拥住时的第一反应。

这个拥抱原本就是今年全明星赛上设定好的剧本里的一步,此刻却有些脱离了原先的轨迹。

他被紧紧抱住,两个人之间的身高差距让韩文清的下巴正好抵在他的头顶,而他……仿佛可以听见韩文清血管中血液流动的声音,可以感受到韩文清每一次呼吸间心跳的跳动。

属于的韩文清的味道在他的鼻尖萦绕,他突然想,能这么一直拥抱下去该有多好。



19:左手抱着猫,右手揽住你。[王乔]

※退役后设定


王杰希退役后拒绝了微草的挽留,独身一个人去了H市。

他在那买下了一间公寓,开始了离开荣耀后的新生活。还养了一只猫,浑身雪白,毛很软,也很胖。他给它取名叫一帆。每次他处理文件的时候一帆都很乖的趴在他的膝盖上,偶尔叫一两声,也不是那种尖利的声响。

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乔一帆也会在比赛完后去他那住。每当吃饭的时候,乔一帆都会和小一帆一起趴在沙发上,眼巴巴地等着魔术师的投喂,神情如出一辙。

吃饭。王杰希把最后一样菜端到桌上,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一大一小,拍了拍乔一帆的头。

喵呜。受到冷落的小一帆愤怒地窜到王杰希怀里,他用左手抱着它,右手揽过乔一帆,一起坐到餐桌前。


完美的生活。



20:饮茶时微眯起的眼。[韩张]


韩文清和张新杰坐在西湖边的长亭中,一人捧着一杯西湖龙井。

白瓷茶盏被张新杰捧着,热气让他的眼镜上蒙上了一层白雾。

他轻轻抿了一口茶,满足地微眯起眼,神情慵懒的像是一只猫。



21:陪你失眠到天明。[林方]


方锐大大,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林敬言睡眼朦胧地接起电话,声音含糊还带着点点未散干净的困倦。他偏过头看了一眼放在床头的钟,笑的有些无奈。

我知道啊!睡在他对面的方锐拿着手机装模作样地说着,可是我睡不着啊林大大。

失眠了?

对啊,有点紧张。

都拿了冠军了你还紧张什么。说吧,想干什么,方锐大大。林敬言挂断电话,凑过去吻住方锐的唇,有几个音节从两人相贴的缝隙间漏出来,或者说,既然你失眠,不如我陪你一起啊。



22:单手点烟。[双鬼]

※民国paro


所以说,你又被你家老头子踢出来了?吴羽策眯着眼,打量着浑身湿透正抱着姜茶痛饮的李轩,声音平静地听不出情绪。

是啊。老头子嫌我整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李轩放下姜茶,又扯了扯贴在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阿策这有换洗衣服吗?

啧,你真把我这当避难的啦。

好阿策,我这不是刚被赶出家门身无分文,所以只能来投靠你了吗。

吴羽策不做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然后从烟盒里取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右手去摸火柴,在火皮上一划燃起来之后凑到烟边,等到点点火星阖起后甩了甩燃到了一半的火柴,灭了火。他抽了一口,吐出烟圈,轻描淡写地开口:衣服在你原来住的那屋,没动过。


等李轩换好衣服重新回到大堂的时候,吴羽策正在擦枪,神情专注,听到他的脚步声也仅仅是抬了抬眼,然后又继续手上的动作。先是用棉布把里里外外擦了一遍,又上了上油,最后重新组装好,方又抬头看过去。他把枪掷给李轩,声音还是淡淡的,听不出感情:李迅在老地方等你。

李轩笑嘻嘻地接过枪,藏在了厚重的风衣中:阿策等我回来。

哼。吴羽策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随即笑了起来,既高且傲,墨如松锭的眼眸里一瞬间流转的光彩让李轩看的有些痴。他说,李轩你记着,小心点别出什么差错。

是。

还有……给我活着回来。



23:漫不经心地扯松领带。[邓李]


我说副队,为什么我们要到这里来?还要穿成这样,很不习惯好不好!李亦辉有些不习惯地扯了扯身上的西装,他还没穿的那么正式过。

亦辉不愿意?邓复升轻笑了一声,第一次约会难道不要正式一点吗?

谁和你约会?

你啊。他漫不经心地扯松了领带,不过你说的对,穿成这样确实有点不习惯。



24:微笑时侧头的角度。[邓李]


副队,我们明天出去逛逛吧。结束训练后李亦辉喊住了刚要起身离开的邓复升,正好休息一下。

好啊。亦辉说个时间吧。邓复升停下了脚步,侧过头看向他,带着一个淡淡的微笑。阳光透过窗落在他的身上,暖暖的橙色,就连唇边的弧度也被染上了宠溺的味道,我一定准时到。

李亦辉被这个微笑晃到了,难得的语塞,但是邓复升好像并不想这样就放过他,甚至还走了过去,凑过去在他面前摇了摇手:亦辉?

啊啊,那就明天八点吧。他回神,随口说了一个时间搪塞过去。

哦?亦辉是想翘训练吗?

……没,没有!李亦辉暗骂自己居然犯了这么基础的错误,一边赶紧摆手以证清白。

没事,我会和队长请假的。邓复升伸手揉了揉他的头,相信队长明天也有事要出去。

哎?

明天是,白色情人节啊。他有些狡黠地笑了笑,八点见。



25:制服。[韩张]

※西幻paro


韩文清把张新杰压在墙上,一只手撑在一旁,另一只手则去解他身上那件牧师服的领结。

张新杰像是逃避一般扭过头,对方的眼神太过炽烈,像是下一秒就要把他吃拆入腹一般。

但韩文清也确实这么做了。

繁冗的牧师服被解开,然后自然而然地落下,却被袖口扣紧的扣子所阻挡,半掉不掉地挂在腕口。裤子被褪到膝窝处,里衣被撩上,原本装饰的领结现在捆绑住了张新杰的双手。

我开动了,新杰。



26:早起略沙哑而低沉的嗓音。[林方]

早安啊方锐大大。

林敬言贴在方锐耳边,低声道着早安。可能是因为早起的缘故,声音略有些沙哑,但是声线含笑。呼出的热气擦过方锐的耳垂,让一向脸皮有点厚的他莫名红了脸。

你这是犯规啊,林大大。

哦?方锐大大怎么能这么说呢?林敬言俯下身,吻住方锐的唇,手也不老实地滑了下去,沿着方锐的腰线一路到达那个隐秘的地方,更犯规的事情我还没做呢。



27:离别时不回头的挥手。[林方]


林敬言是在通道里遇到方锐的。

怎么了,方锐大大,看把你急的。林敬言推了推眼镜,看着面前这个因为一路疾跑而气喘吁吁的家伙,声音带笑。

你退役了?方锐没有理会他的话,反而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质问着。

对。他点头。

……

方锐沉默,然后放开了手。

林敬言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知道是出于安慰还是别的什么想法:方锐大大还不回去?马上就要轮到兴欣的发布会了。

我说,林敬言大大,你的那份,我会替你一起加油的。

那就多谢方锐大大啦。他侧身从方锐身边经过,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我等你凯旋。



28:怀里有皂角香。[韩张]

※我特别想知道这种味道是什么样的[目光死]


韩文清喜欢张新杰身上的那种味道,就像是清冽的皂角的香味,干净而纯粹。

而每次拥抱过后,那种味道都会在他鼻尖挥之不去。

莫名的让他沉迷。



29:零点准时发来的生日祝福。[韩张]


每年韩文清生日的时候都会收到一条零点准时发来的生日祝福。

今年依旧是这样。

他小心翼翼地把手机关掉,转过头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熟睡的张新杰,无声地笑了,然后俯下身在对方额头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谢谢。



30:“你是我的日常。”[伞修]

 

叶修叼着烟,看着放在桌角的苏沐秋的照片,笑着这么说。

电脑屏幕上的君莫笑打着伞,一身混搭在暖色的背景中模糊了不和。


一如当初那个人还在的时候。

只是少了一个他。

仅此而已。

                                                                                                        [END]


热度(170)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