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一百八十线小写手。
冷逆专业户。

【耀瞳】非典型性AO恋02

阅读提示:

A耀O瞳/一场相亲引发的风花雪月/背景大部分以剧版为主

耀瞳Only

青梅竹马→破镜重圆

前篇戳我:[1]





 

-02

 

 

两人的再次相遇来的很快。

 

 

有不明身份的犯罪团伙持枪闯入心理学会组织的晚宴,劫持人质后口出狂言,声称要让在场所有人为自己陪葬。

CID紧急介入,与防弹部队一起将现场团团封锁,同时配合周边警力疏散群众。

“现在什么情况?”白羽瞳从拉风的兰博基尼跑车上下来,大步流星地走到赵富身边询问,眉头紧锁。

赵富将手中的文件夹递给他,跟着他一起往警戒线内走去,“被邀请来的心理学者一共十六名,这上面是详细名单。”他顿了顿,又道,“初步推测共有六人参与了此次事件,其中包括一名狙击手。人质被困在泳池旁的一间玻璃酒屋中,后侧是一片树林,可以供我们潜入。”

白羽瞳一目十行地扫过名单,目光在一个熟悉的名字上稍作停顿,然后假装若无其事地将文件夹交还赵富,“谈判专家那怎么说?”

“对方拒绝进行谈判,他们正在尽力沟通,为我们争取时间。”

说话间,二人已经走到了临时部署的指挥室前。所有人都井然有序地在忙碌,为本次的营救行动做着最后的准备。

白羽瞳挑眉,在集结完毕的队伍前站定开始检查自己的配枪,“包局的命令呢?”他低着头开口,英气的眉眼被细碎的栗色刘海遮挡,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神色。

“务必无损伤地救出所有人。”

“嗯。”他笑了笑,随即正色抬头,声音沉稳开始布置任务,“马韩、赵富,你们负责找出那名狙击手同时掩护我们,其他人,跟我走。”

“是。”

 

展耀和其他十五名心理学者一起被困在狭小的玻璃酒吧中。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咬着牙死死捂住右臂上的伤口。那是刚刚混乱中他为了救人而受的伤,此刻正汨汨地往外淌血,在藏蓝色的风衣上晕染开大片显眼的痕迹,透进指缝,黏腻的无所适从。

痛楚源源不断地刺激着神经末梢,他努力平复呼吸,强迫自己静下心来观察周围的情况。

很糟糕。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所有人都被要求紧贴墙边蹲下,唯一的出口被四个头戴面具的男人牢牢把守,黑洞洞的枪口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另一个看起来像是领头的男人举着枪在他们之间来回巡视,禁止他们发出任何声音。

这群人从何而来,为何而来,至今为止依然未解。

唯一知晓的,就是他们深谙心理学,每个人的心理防线都无比严密,几乎不留任何破绽。

但不是完全没有破绽。

展耀艰难地动了动因为失血而开始变得麻木的手臂,眼神凌厉。

 

马韩和赵富已经在制高点待命。

白羽瞳率领着队伍小心翼翼地从后门摸了过去,借助地形的便利将自身与黑暗完美融合。他往后挥了挥手,身后的人立刻各自散开,匍匐着寻找自己的最佳位置。

从他们的角度看过去,可以很明显观察到玻璃酒吧附近的情况。

他扶正自己的耳麦,低声开口,“对方的狙击手是一大隐患。等一会儿马韩和赵富先吸引火力,务必第一时间找出他们所在的位置,以绝后患。”

“是。”

“其他人先原地待命。”

“是。”

“马韩、赵富,动手。”

话音落下的一瞬,一颗子弹穿云而去,站在玻璃酒吧门口最边缘的男人右肩喷溅出鲜血,武器落地发出沉闷的声响。

还未他们反应过来,又一发子弹接踵而来,精准地命中旁边人的左手。两次狙击之间的时间差距极短。

 

子弹破空的声音让原本还在认真巡视的领头人有了一瞬间的停顿。他在展耀身边停下脚步,握住枪托的手指上移,轻搭在扳机上,露在面具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抿了抿。

展耀的眼神暗了暗。

就是现在。

清脆的响指声在狭小的空间中响起。

他在旁人惊恐的目光缓缓起身,声音轻柔如风,恍若水滴入池漾起涟漪,模糊到无法捕捉,“嘘……”他在唇边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姿势,“乖,听话……”

 

白羽瞳扑身而出,身形敏捷的如同猎豹,一下踢开其他人手中的武器,然后就地一滚,扶着耳麦发号施令,“上!”他躲过迎面而来的袭击,抬肘回击,每一下都带着无可比拟的爆发力,让人根本无法将他和O这个柔弱的代名词联系起来。

随后训练有素的警员加入战斗,他得以从混战中脱身,抬脚踹门的瞬间又猛得闪身,转到了一旁的玻璃后方。

一枚子弹在他原先所在的位置炸响。

对方的狙击手出现了。

“马韩!干掉他!”白羽瞳高声喝道。

“没问题。”美艳的女狙击手自信满满地应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对方为了转移暴露的瞬间扣下扳机,瞄准镜中鲜血四溅的景象让她得意地舔了舔唇,“任务完成。”

没了阻碍的白羽瞳再次踹开大门,持枪进入。

“——警察,别动!”

 

 

整件事情处理完已经是十点开外。

 

白羽瞳强打着精神把最后一份盖好章的文件交给赵富,与其他人打过招呼后便伸了个懒腰往外走去,然后毫不意外地看到自己的兰博基尼旁靠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展耀。

他手臂上的伤已经被医生仔细处理包扎好,脏了的深蓝色风衣挎在臂弯间,整个人就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衫站在风中。

“展博士,你是生怕自己不感冒是吗?”白羽瞳恶狠狠地开口,随后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拍到他的胸口,“大晚上的吹冷风,真是好情趣。”

展耀从善如流地披上外套,属于白羽瞳的味道瞬间将他团团包裹,脑海里一直紧绷的弦终于得以放松,“还不是为了等你。”他的声线里有着挥之不去的疲倦,孤注一掷的催眠耗费了他太多的体力和精力。

白羽瞳瞥了他一眼,认命地打开车门把嘴唇发白的前任发小兼现任相亲对象塞进副驾驶,免得某只从小到大都保持着超差体质的猫儿真的被他一语成箴,“展博士今天真是大显神威。”

“白sir你也不差。”

白羽瞳冷哼一声,用力关上了车门,探过身寻找着什么。

展耀无辜地拢了拢西装外套,放任自己后仰靠在座椅上,为对方腾出空间方便行动。一股淡淡的薄荷味突兀地萦绕在他鼻尖,有意无意地勾引着苦苦压抑在内心深处不可告人的情愫向上翻涌,几乎要冲破一层一层的禁锢,叫嚣着想重见天日。

那是白羽瞳信息素的味道。悠远而不腻人,尾调处的一点辛辣感恰到好处,干净爽利的与他本人一模一样。但在此刻,在这个狭小的车厢里,却显得异常勾魂夺魄。

思绪茫然间,一支试剂猝不及防地塞到了他手里。

展耀猛得清醒过来,回头对上白羽瞳明显发红的眼眶,声音诧异,“你发情了?”他低头看了眼手里的试剂,上面的铭文已经将答案摆在了面前。

白羽瞳扯开自己的领结以便发泄身体的燥热,语速极快,“劳驾展博士高抬贵手帮个忙。”让展耀上车委实不是一个好主意,就算看起来外表再不像,对方的本质也是一个A,这一点无从更改——但他就是看不得展耀在外面吹风。

都说身体往往比意识更诚实,所以当他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时候,展耀早就安逸地坐在副驾驶上了。幸亏他有在车里常备抑制剂的习惯,不然孤A寡O共处一车,再加上发情期……

后果怕是不堪设想。但如果对象是展耀的话,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展耀默不作声地拆开了试剂的包装,然后用没受伤的手搂过被发情期折磨到眼角发红的白羽瞳,慢慢地将抑制剂注入他后颈的腺体中,

肆意飘散的薄荷味总算被止住了。

白羽瞳脱力地靠在展耀肩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提前了,大概是因为这次任务里有几个A的信息素太浓,被影响了。”

展耀皱眉:“你这样多久了?”

“平时不会这样,大多数情况下我可以处理。”白羽瞳说,“可能因为我太强了,他们就没怎么注意。”

 

他对待自己第二性征的态度一向十分坦然,从未想过要去隐瞒。

身边的人都知道他是个O,但白羽瞳的表现却往往会让他们忘记这一点。

 

一个吻轻轻落在了他的唇上,如蜻蜓点水,转瞬即逝。

白羽瞳不可置信地望向始作俑者,隐约觉得自己刚才的抑制剂白打了,“你什么意思?”

“就这个意思。”

 

 

TBC

评论(30)
热度(322)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