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一百八十线小写手。
冷逆专业户。

【耀瞳】非典型性AO恋01

阅读提示:

A耀O瞳/一场相亲引发的风花雪月/背景大部分以剧版为主

耀瞳Only

有第三者倾慕单箭头,无任何实质举动,所有苗头都会被展博士掐死在萌芽阶段,白sir同理


 @perlous 宝贝儿生日快乐,原谅我把生贺写成了连载ORZ






-01-

 

 

对于相亲这件事,展耀本人其实是非常深恶痛绝的。

奈何A大当婚O大当嫁,就算是堂堂心理学博士也扛不过三姑六婆的轮番轰炸。

今儿家宴上大姨委婉介绍自家上司的女儿,明儿聚会上二姑塞张同事侄女的照片,再后天自家亲妈撸袖子上阵押着他去星X克跟别人尬聊以盼望他的终身大事就此落定……

 

——可惜,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每个和展博士相亲的O,到最后总会和他发展成纯洁的兄弟姐妹情。

展妈妈一边笑颜如花地听着相亲对象们对自家儿子的夸赞,一边暗自垂泪感慨这只倔强的小猫即将成为大龄剩A……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展耀看起来,着实不像一个A。

 

别人家的A身强力壮体格强健,干起架来一个顶十个。

反观展耀,虽然没到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地步,但与之相比,那瘦弱纤长的体格足以被归结到文弱书生当中。再加上他跑几步就会莫名其妙撞到头,削个苹果绝对划伤手,抓捕犯人肯定成为人质等奇妙特质……以上种种惨烈对比,让展妈妈一度疑惑自家儿子是不是分化错了性别。

 

——毕竟怎么看,他都和那些柔弱的O一样,需要人保护。

 

 

话虽如此,这亲还是要继续相的。

 

又一次家庭聚会,展耀表面微笑心底拒绝地端着酒杯坐在三姑六姨间听她们八卦,从隔壁高先生家的猫生了几只小崽子到下个月又有几场婚礼要参加,天南地北大聊特聊,一时之间饮料与水果齐飞,蛋糕共糖果一色,好不热闹。期间他作为反面案例被提及了无数次,无一例外都是以惋惜他的相亲之路有多不顺畅为结束语。

展妈妈愁容满面:“我家小耀什么都好,就是这身体……”她长长地叹息一声,红了眼眶。

大姑握住她的手,温声安慰,“你也别太担心,小耀只是缘分没到。”

二姨拍了拍她的肩,推心置腹“就是,我家小耀那么出色,那些O不要他是他们的损失!”

展妈妈又道:“我家小耀这眼看就要二十二了,身边连个伴儿都没,我这当妈的实在不放心啊……”

大姑赶忙给她递了张纸巾:“别伤心,这不是我们呢嘛,一定给小耀找个健健康康的O,争取让你一年内当上奶奶!”

二姨接过话头,说得铿锵有力,“姐,我等会回去就让我老公去给小耀发帖,保证给您找个儿媳妇回来!”

感觉大事不好的展耀默不作声地往旁边挪了挪,端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妈……”

展妈妈不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继续捻着纸巾垂泪。

大姑二姨相视一眼,顿时福至心灵,笑容得体地对着展博士就是一顿教育。

内容从“有时间一定要多健身”到“挑媳妇不能眼光太高”再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说得一向清明的心理学博士云里雾里,恨不得当场昏厥过去,以死明志。

以至于一直埋头磕夏威夷果玩手机的小姨突然抬头,兴奋开口,他都还处在一种惨遭精神虐待的悲愤中。

“——我记得老白家的儿子,是个O,也在相亲。”

轻柔的话语如一阵清风,吹散了大姑二姨制造的云雾,也止住了展妈妈的眼泪攻势。

而再次成为四人目光中心的展耀果断选择自我了结。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周五晚,星X克。

展博士穿着得体的深蓝色风衣,面容冷淡地坐在角落的位置等待相亲对象。期间不乏没眼色的A凑上来问东问西,基本都喜提了冰冷眼刀一枚。

不远处,展妈妈大姑二姨三人墨镜围巾齐上阵,伪装成路人借喝咖啡为名实翘首观望之举。

 

展耀抬腕看了一眼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不到五分钟。

他四下环视了一圈,目光在偷窥三人组身上稍作停留,然后果断在心里暗下决定:如果这回来的O又委婉地说什么我们适合当姐妹之类的话,他就立刻收拾东西走人,顺便把那张到美国深造的申请表填了,一个人飞到大洋彼岸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去自在逍遥,再也不要因为一时心软而把自己推进相亲这个万劫不复的深渊——哪怕自家母上泪流成河,把家淹了,也坚决不能回头。

这是属于单身A最后的倔强。

理清了思路,展耀气定神闲地端起了面前的红茶浅抿一口。只是杯子还没来得及放下,一个人便风风火火冲到了他的面前。

“我没迟——展耀?”

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问话猝不及防地拔高了音调,熟悉的声音让展耀明显有些措手不及。

“——白羽瞳?”

 

白羽瞳,警察,展耀曾经的青梅竹马兼暗恋对象。

两人的联系断在四年前,白羽瞳考入警校进行封闭式学习,而他则选择了出国攻读心理学,期间再无任何来往。
等展博士学成归来,白羽瞳已经在CID大展拳脚,破获大案无数。

只是没想到,当年耀武扬威号称要把展耀娶回家当媳妇的白家小老虎,竟然分化成了一个O,这样的反差让一向以高冷著称的展耀差点手抖往对方的咖啡里多加了两颗方糖。

         

 

“……所以,你也是被爸妈逼着出来相亲的?”

回应他的是来自白羽瞳的一记凶猛眼刀。

展耀耸耸肩,自顾自地把加工完毕的咖啡推到白羽瞳面前,然后抬眼细细打量四年没见的发小,非常惭愧地发现自己身为一个A,居然还没有对方攻气,“不过也是,这么健壮的O,谁敢要?”同是天涯沦落人,展耀对白羽瞳的经历虽然表示一百二十万分的同情,但嘴上便宜还是要占的。

白羽瞳瞥了他一眼,狭长的凤眼挑起凌厉的线条,针锋相对,“展大博士也没比我好到哪去吧,要不是提前知道了性别,我还以为相亲的是个好姐妹呢。”

展耀瞬间被戳到痛处,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平心而论,白羽瞳看起来确实比展耀更像个A。

无论是脱去白色高定西装外套后衬衫下掩盖不住的肌肉线条,还是更偏阳刚的长相,又或者是周身不可忽视的强大气场,无一不在彰显着他的强健与优秀。

 

旗开得胜的白羽瞳挑眉,端起咖啡颇为挑衅地与他对视,“怎么?不服气吗?”

“那想必,你一定也是被人当成大哥很多次了吧。”展耀微笑,然后满意地看着白羽瞳僵了一瞬的表情,心情大好。

他说的不假,许多和白羽瞳相亲的A最后都差点跟其勾肩搭背抱住大腿跪下叫哥——如果不是白sir的洁癖已经深入骨髓无法忍受任何陌生人的触碰的话。

“四年没见,你还是那么的……会说话。”白羽瞳咬牙切齿地放下杯子,“展耀。”

“彼此彼此。”展耀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白羽瞳。”

 

四目相对,气氛异常尴尬。

偷窥三人组面面相觑,一时无法判断自己这回拉的红线是对是错。

 

就在展耀思考自己等会是不是要绅士地替白羽瞳付掉咖啡钱的时候,一阵略刺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白羽瞳在万众瞩目中淡定地拿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才说了没几句,他的表情明显变得严肃了起来,被厚重刘海遮挡的眉心紧皱,“……好,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白羽瞳重新看向展耀,“有点事,我先走了。”他说得无比坦然,一点也没有因为即将放相亲对象鸽子而感到愧疚。

展耀点点头,表示理解,“留个电话?”他晃了晃自己的手机,界面壁纸还是当年与白羽瞳的合照,“方便以后联系。”

白羽瞳似笑非笑,修长的手指划过自己的领口,把有些松散的领结重新正了正,“我的电话号码从来没换过。”

他捞起自己的西装外套,率性而随意地朝展耀挥挥手,往门外走去。

展耀盯着他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四年……没换吗?

真巧,我也是。



TBC

评论(34)
热度(221)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