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魔道祖师/星洋】靥

晓星尘×薛洋 
晓星尘×薛洋 
晓星尘×薛洋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拒绝掐CP
另外……打人别打脸。【严肃】 
LFT越来越敏感了啊……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p/1001603957717118104718?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wenzhangmod
 
 





晓星尘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四/肢乏力,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一般。 
 
他回想起之前他和薛洋阿箐围在小房间的炉子旁吃了一顿简单的年夜饭,阿箐闹着要喝酒,他不允,自己却被薛洋狠狠灌了几杯酒,再然后……似乎就不记得了。 
 
当真是喝酒误事。 
 
他这么想着,试图支撑起身体下/床去看看另外二人的情况,却诧异地发现自己凝不起一丝力气。手指摸索着想要去拿放在一旁的霜华,有人却先他一步握住了他的手。 
是你么?他皱眉,想要把手抽出来,对方似乎有意和他作对一般,握得更紧,力道之大,让他的手腕关节都有些隐隐作痛,别闹了,我去看看阿箐怎么样了。 
她啊,她很好。 
对方慢条斯理地开口,声音带着一点稚气,语调是邻家少年郎一般的轻快。可这声音落入晓星尘的耳中,便如晴天霹雳一般。他错愕地抬起头,有些不敢置信,但这确实是薛洋的声音,他终其一生也不会认错。 
你似乎……很吃惊啊。薛洋俯下身来,凑到他的耳旁,浓厚的酒气扑面而来,让晓星尘下意识地皱了下眉。他笑的有些得意,小虎牙微露,忽视掉眼中的戾气和嘲讽,倒是可以称得上翩翩公子。 
阿箐怎么了?晓星尘的声音沉了下来,带着些许冷意。他奋力挣开了薛洋的桎梏,想要拿回自己的霜华,却听到一声沉闷的声响——有重物掉落到了地上。 
这种时候,还在关心那个小丫头,真不愧是人人夸赞的正派人士啊。薛洋冷笑着将他挥落下来的霜华剑踢得更远,我说了,她很好。所以,他伸手扣/住晓星尘的下/颚,你不如关心一下你自己吧。 
 
 
你待如何。 
最坏不过是一个是死字,只是死在薛洋手上或许会有些不甘……和愤怒罢了——不甘于死在一个肖小手上,又愤怒于他长久以来的欺骗。若早知自己救的是他……若早知……双手握成拳,指节因为愤怒而发白。 
我待如何?你以为我会杀了你吗,嗯?薛洋的手指缠上晓星尘的发,一圈一圈地缠绕着,我还没有玩够啊……他假意叹息了一声,忽而嘴角又绽开了邪气的笑容。他凑近晓星尘,在包裹着的绷带上印下一吻,我们再玩个游戏好不好? 
他重新握住晓星尘的手,动作轻柔地一根一根把他的手指掰开,恍若情人间的体贴,你要是听话的话,阿箐就不会有事。欢快的话语里蕴藏着浓浓的威胁之意,薛洋眨了眨眼,眼眸像是融化的松墨,带着三分狡黠,像极了撒娇的邻家弟弟,可爱,但是致命。 
你…… 
嘘,他打断晓星尘未说出口的话,语气真诚,不会让你去杀人的,只是一些,令人愉快的事情而已。 
 
 
只是这事情,在晓星尘看来,并不比杀/人愉悦。而阿箐在薛洋手里这个事实,让晓星尘更觉绝望。无辜的小姑娘卷入他们两个之间,可将她带进来的,又恰巧是他自己。 
薛洋坐到床/边,高举临下地看着晓星尘,目光在他的面容上徘徊。失去血色的面颊让他显得更为苍白,唯一血色尚存的薄唇则因为愤怒而有些颤抖。 
 
 
这个人越是无暇,他就越是想要把他拉入万丈深渊。 
 
 
他这么想着,伸手挑/开了晓星尘的道袍。有些微凉的指尖触碰到他的胸/膛,毫无意外地感受到了对方的轻/颤。他有些恶劣地收回手,解开自己的衣/襟,目光有一瞬间的兴奋,然后很快消失不见。 
 

[——刷卡上车——]
 
 
这场博弈里,他一败涂地,毫无还手之力。 
可薛洋还在笑,还在动。他并不想停止这场由他一手促成的性/爱。 
 
 
放过你,可是谁来放过我? 
他歪过头,笑容明媚,小虎牙微露: 
 
和我一起下地狱吧。要不然,我一个人太孤单了。 
 
 
 
 
【END】 


热度(46)

  1. 秋萤儿天青烟雨楼 转载了此文字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