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全职高手/韩张】压寨夫人[FIN]

※终于脱战啦XD

[天窗戳我]

※CP14我在P29,欢迎来找我玩呀XD


霸图寨的成员们觉得自己最近的日子过得很不好,每天都处于瞎眼状态。虽然是新婚燕尔,但你们也不用那么同进同出举手投足间都是一股甜蜜的气息吧……这让寨子里的大部分单身汉怎么活哦。

尽管如此,也没有人敢吭一声,毕竟月底了,攒点钱不容易。

 

韩文清踏进霸图的时候日已西斜,火烧云红的黄昏,霞光璀璨。

他本是下山去办点事情,途中碰到叶修又被纠缠嘲讽了许久,直到蓝河使劲捏了一把叶修才把这场即将酿成的惨案制止住。蓝家小少爷歉意地朝韩文清笑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叶修牵着手拉走,态度嚣张得简直欠揍。可惜这种秀恩爱的把戏现在也闪不到韩文清了,寨主大人冷哼一声,转身就去了糕点店买了半斤白糖糕准备带回家投喂媳妇。

新嫁进来的夫人偏爱甜食这点在霸图寨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寨主每次出门必定会带着细心打包好的糕点回来,手下们看到的时候总是老泪纵横地夸赞着韩文清的体贴,稍微有点文化的还会偷偷地在暗地里说一句: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不过说实话这夫人还确实有点手段,才嫁过来没几天就把霸图上下打理地井井有条。霸图虽然明里面看起来是山贼窝,干的是劫富济贫的勾当,暗地里却也经营着各类产业,尤其是江南一带的布艺。可惜好马没有配上好鞍,霸图一直缺少一个能够细致管理的存在,所以在经销上还差着人家那么一筹。

而张新杰的到来正好弥补了这一缺陷。他本是商家子弟,专攻此道,张家的产业本也是由他一手打理,所以干起这些事情来颇为得心应手。加之韩文清的信任,爽快放手把手里的产业交给他让他一手操办,自己专心去打理其他事情,霸图的生意逐渐有了起色,隐隐约约间有了可以和名满天下的叶氏布庄一拼的架势。

也难怪叶修要嘲讽韩文清找找平衡,任谁在和小情人一起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的时候三番四次地收到家里催促他回家的信,而罪魁祸首又是他老对头的情况下,会善罢甘休才有鬼。

 

韩文清在张新杰的房门口站了一会,刚想敲门就听到吱呀一声,房门从里面被打开了。张新杰一身天青色的长衫,墨黑的发丝整齐地束起,手里还拿着一卷书信。他抬头看了看韩文清,有些惊讶,但很快又拢了回去归于平静:“回来了?”

“嗯,被叶修拖了一会。”韩文清点了点头,目光落到他手中的书信上,“要出去?”

“是准备去找你,有些事情要和你说。”

“那进去吧。”

“好。”

 

两个人坐到书桌前,房间里的光线有些昏暗,屋外的火烧云也逐渐褪去,乌压压的云层堆积在天边,落雨的节奏。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熟练地点起油灯,然后将书信摊开平放在桌上,似是在斟酌如何开口般沉思了一瞬,微垂下眼。

“什么事?”

“关于……韩家的事情。”张新杰一字一句咬得清楚,然后毫不意外地看到韩文清的脸色变了变。他叹了口气,继续道,“早晨的时候我收到了家兄托孙哲平送来的书信,里面是一沓我当时收集的证据。之前也拜托了蓝溪阁阁主喻文州和雷霆当家肖时钦调查当年的事情,这一叠是我整理过的,想给你过目一下,然后由你决定什么时候为韩家翻案。”

韩文清没有说话,只是拿过桌上的那一叠书信看了起来。上面的字迹苍劲有力又不失清秀,整整齐齐,有些重要的地方还用笔墨在下面划了两道,意为着重。书信的页数不多,韩文清看的很快,目光从最后一个字上划过的时候张新杰起身为他倒了一杯茶,茶叶是他从张家带来的,上好的雨前龙井,浸上热水一瞬间清香四溢。

韩文清把书卷放回桌上,接过他倒的茶浅泯一口,眉间微皱:“你怎么看。”

张新杰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韩文清会问他这个问题,过了许久方才开口回答:“这些东西,不能直接呈上去。如果真要翻案,我们可能需要……让叶修帮个忙。”

在听到叶修名字的时候韩文清的眉皱的更紧,但除此以外也没什么其他的表示。他点了点头,示意张新杰继续。

“让叶修把这份东西转交给他弟弟叶秋,从那里入手。当年那些人现在的势力更为庞大,而且互相之间交错,一损俱损,所以必须要步步小心。虽然证据确凿,当今圣上也更为明理,但还是谨慎为上。”

“有几分把握。”

“七分。”

“那就放手去做吧。若是失败,也不会比现在更惨。”韩文清笑了笑, 把之前在集市上买的白糖糕推到张新杰面前,“只是可能要委屈你,一辈子在这当个压寨夫人了。”

张新杰也笑了笑:“一次不成功还有下次。人在做天在看,公道自在人心。”他拈起一块白糖糕送进口中细细咀嚼,微甜的滋味在口中蔓延,“善恶终有报。”

 

酝酿了半天的大雨此刻终于倾盆而下,滴滴答答地打在屋檐上,扯出一串不间断的雨幕。韩文清本想出去看看,在站起身的一刹那却发现坐在他对面的张新杰脸色惨白,连嘴唇上也看不出半丝血色。

“新杰?”他大惊,伸手拉过张新杰的手,冰凉的触感让他不由皱眉,“怎么了?”

“无碍,只是旧疾罢了。”张新杰摇摇头,想要抽过自己的手,没想到遭了反效,反而被韩文清握得更紧。对方宽厚的手掌将他的手包裹其间,温热的触感从肌肤相贴的地方传来,或许是因为早年从军的缘故,韩文清的手掌有些粗粝,指尖覆满了一层薄薄的茧。

“怎么会这么凉。”韩文清的语调里染上了些许的不悦,他一把拉过张新杰,目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之后锁定在了一件白裘披肩上,“披上衣服,我带你去个地方。”

张新杰依言将那件披肩披在了身上,颈间一圈白狐狸毛触及到皮肤,柔软温暖,将寒意驱散。

“去哪?”

“跟我来。”

 

张新杰跟着韩文清走过霸图寨后面的郁郁葱葱的山林,来到半山腰处。绕过崎岖怪异的山石,两个人在一个洞口处站定。韩文清伸手挑开用来阻挡视线的藤萝,示意张新杰先进去。

从外面看上来并不起眼的山洞里面却是别有一番洞天。鸽子蛋般大小的夜明珠嵌在两旁,幽幽的光亮把不小的空间照的光亮。不远处是一张石桌,上面摆放着几坛未开封过的美酒,再过去,便是一汪泉水,冒着丝丝热气。

“孙哲平弄的。”韩文清见张新杰盯着那些用来照明的夜明珠,随口提了一句,“他嫌这里面太暗,又说蜡烛没有情调,就把这些东西拿来用了。”

“……这是家兄之前输给他的一箱西域夜明珠。”张新杰解释道。

韩文清无语,只能推着他往里走,“快进去泡泡。”

“好。”张新杰收回视线,跟着韩文清往温泉那里走去。

 

经过雕琢的温泉池壁被泉水烫的温暖,褪下的衣衫连带着单边眼镜一起放到一旁,张新杰慢慢把身子沉进水里,暖意便从骨子里透出来,把之前的阴寒驱散干净。他满足地喟叹一声,转眼又瞥见韩文清坐到了石桌旁,开了坛酒正准备独饮。山洞外雨依旧下个不停,雨滴打在石壁上的声音在这个空间里回荡,像是极佳的曲子,含着山林特有的清新韵味。

“你不来吗?”

韩文清被问得一愣,正在倒酒的手一抖,一泼陈年的美酒就那么喂了石桌。他把酒坛重新放回到桌上,摇了摇头:“不了,你自己泡吧。”

他回想起之前张新杰手的温度实在太过吓人。再联想起过往之事,也不难猜出是那次之后落下的病根。正好后山还有这么一池温泉,思虑着可以养身便带他过来泡一泡,驱散寒意。

“……嗯。”

张新杰即使是泡在温泉里,姿势也是一如既往的端正。背脊靠在温热的池壁上,两条腿伸的笔直,脖颈以下的部位都浸在泉水中,头靠在岸边一小块凸起的石桩上,闭目养神。池水里似乎还撒了一些药材,淡淡的苦味萦绕在他的鼻尖,伴随着泉水的轻轻冲刷,让他增生了几分睡意。

他努力想要保持神智的清醒,却听到韩文清轻声说了一句:“睡吧,等下我叫你。”

“麻烦了。”他也轻声回了一句,便自在地放任自己入梦。似乎只要有这个人在身边,一切都可以安心托付。

 

山洞外雨声渐歇。韩文清出去看了一遭,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回去准备叫醒张新杰,却发现那人也幽幽转醒,没有眼镜遮挡的眼眸里一片朦胧,像是沾了水的墨一般缓缓晕染开。

“新杰,起来,我们该回去了。”他站到温泉旁边轻唤,然后看着青年慢慢从水中起身,清透的水珠从白皙的肌肤上滑落,重新坠落回水里的时候溅出,多多水花。

见他意识开始回笼,韩文清便不再多说什么,转过身去把石桌上空掉的酒坛拢到一起,准备带出去处理。做好一切后他正准备出去等张新杰,却听到背后的人低声问了一句:“可有……梳子?”

“什么?”

“头发乱了。”张新杰解释。

韩文清回头,发现他正扯着刚刚睡乱的头发有些无奈。眼镜还没戴起来,眼神依然有些朦胧,但最深处又是一片清明。韩文清走过去,把他按到石凳上,从一旁摸出一把木梳开始帮他梳理头发。

张新杰的发质很好,长发入手就是一派顺滑,木质的梳子一梳到底,没有半丝阻碍。韩文清的动作放得很轻,但还是不小心扯到一部分的发丝。有些粗笨地打理好后他看了一眼梳子,上面有几根被他不小心折断的头发。他将梳子放到一边,随手抓了两边的一缕发丝汇集到脑后,然后用白玉簪子固定了一下。

“不太会弄,凑合下。”

“没事,挺好……的。”张新杰笑了笑,伸手摸了一下韩文清有些粗糙的作品,勉强挤出了一句夸赞。

“先回去吧。”韩文清别过脸,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别介意,自己也有些不忍直视自己的手艺。

“嗯。”张新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和他一起走出去。外面的雨已经完全停了,湿润的气息裹挟在风中,苍翠的树叶上点着透明的水珠,在月光温柔的亲吻下折射出明亮的光线。

两个人的身影在月光下拖长,直至交汇在一处。

 

 

[尾声]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平平淡淡的不起波澜。

霸图的名下的生意逐渐在江南一带站稳了脚跟,还开起了在别处的分店。叶家的催促更加紧迫,惹得叶修恼怒地来找韩文清算账,却被自己的老对手以及他家媳妇联手洗涮了一番,带着一肚子气被自家弟弟半押解半哄骗着和蓝河一起回了江南叶家。

张佳乐也来找过张新杰,看到自家弟弟在这里过的不错,沉思了半会拍了怕韩文清的肩,语气凶狠地威胁他不能辜负自家宝贝弟弟,不然一定和他没完后被孙哲平拉走,然后在张新杰面前坦然承认了自己之前的错误,收获了一个从未有过的爱的拥抱,一脸满足。

孙哲平趁机也和韩文清交换了一下感想,虽然现在他和张佳乐之间已经处在了那个微妙的点,但总有一种莫名的挫败感。韩文清沉思了许久之后摇了摇头,没有给出任何有用的建议。倒是张新杰一脸诚恳地和他道了句谢,希望以后还能多多照顾他家兄长。

 

两个人在寨子里吃了顿饭,离别前张佳乐一脸悲伤地握住张新杰的手,恋恋不舍,嘱咐道:“要是韩文清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欢迎随时回家。”

韩文清的脸黑了黑,但碍于张新杰在场还是忍住了没有说话。

孙哲平倒是毫不客气地笑了出来:“你这是在撺掇你弟弟回娘家吗?”

张佳乐斜了他一眼:“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的事,以后他要回家,可就是来我这了。”

“哈?”

孙哲平没有再解释,只是一把拽过张佳乐的衣领朝韩张二人示意了下,就往山下走去。张佳乐奋力反抗,却没有办法脱离他的掌控,只能骂骂咧咧地朝两个人挥了挥手,然后吃瘪地和孙哲平一起走了。

张新杰看着自家兄长不甘心离去的背影,唇角无意识地弯了弯。

韩文清握上他的手,声音低沉:“回去吧。”

“好。”

 

重新回到房间点燃烛灯,韩文清却没有和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在书桌前坐了下来。

“怎么了?”

“新杰,叶修那来消息了。”韩文清也不卖什么关子,直接切入主题。

张新杰给他和自己各倒了一杯茶,推到他面前,声音不疾不徐:“慢慢说。”

“东西交到叶秋手里了,官场现在动荡,又是一轮权利的洗牌。”韩文清顿了顿,把一卷书信放到张新杰面前,示意他看一下,然后又继续道,“叶修说这件事情包在他身上,只是……”话音到此他突然有些咬牙切齿,“他信里要求我们把江南一带的生意撤出去,好让他回来继续自在逍遥。”

张新杰翻看着那卷书信,听到韩文清的话也不由轻笑出声:“那你的意思是?”

“先把事情做完再来谈条件。”

“也是。”张新杰点点头,“等他的消息吧。”

“嗯。”

“好,那你早些休息。”张新杰站起身来,准备出去打水,却发现韩文清还坐在那里,半点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韩文清也站起身来,两个人之前隔得很近,几乎都能感受到对方呼出的热气。他微微眯了眯眼,伸手搂过张新杰的腰,让两个人贴的更紧,然后低头擒住对方的唇,印下一吻,无关情欲,只是简单的摩挲。

“晚安。”

他放开张新杰,转身出门,听到背后传来一句轻轻的“晚安”,唇角也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屋外月明星稀,一片美好的景象。

 

 

—FIN—

 


热度(190)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