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全职高手/漠石】以神之名

※依然是被和谐的某篇……翻了翻文档最近都在吃存货哦怎么活

※一点点的肉渣……╮(╯▽╰)╭大概能吃吧2333333

※还有一篇肉正在炖……死目,你们记得带点吃的去看我哦。



哥特式的尖顶刺破天际,与氤氲的雾霭相纠缠,泛出墨红的光朵。象征不详的黑色乌鸦掠过穹顶,向远方灰色的阴霾奔去。教堂后的杨树林已经枯萎,枝桠伸展直至天际。

原本已经荒废的教堂里却在此刻传来了压抑的呻吟,还有激烈的喘息。

 

银发的牧师被压制在墙上。繁冗的牧师服被解开,然后自然而然地落下,却被袖口扣紧的扣子所阻挡,半掉不掉地挂在腕口。裤子被褪到膝窝处,里衣被撩上。因为常年不见光而异常白皙的肌肤上布满了情欲的痕迹,胸前的凸起也红肿不堪。

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自淡色的唇瓣开阖间流泻而出,又在对方突然触碰到体内敏感点时拔高了音调,可羞耻感又让他不得不咬紧了唇,硬生生的折断了尾音。

……不……不要了……

再一次被深入的时候他的声线里染上了哭腔,脖颈扬起,挑出优美的弧线,像濒死的天鹅一般堕落的美感。

还不够。

大力操弄他的男人却咬住了他的喉结细细啃咬,让他有种被扼住呼吸的错觉。身下的动作不停,大开大合地进出引得无数的快感席卷四肢百骸,让牧师的不可抑制的颤抖。男人的手紧紧箍住他精瘦的腰肢,让他无处可逃,只能任由其鱼肉。

修长的指尖没入对方浓密的发间,缠绕过血色的头巾。灼热的欲望在他体内横冲猛撞,每一次进入都仿佛要将他刺穿,而每一次退出都让他的空虚感越演越烈。

而男人似乎是默许了他的动作,欲望被湿润紧致的内壁绞着的快感让他难以自拔,甚至渴望着把面前的人吃拆入腹,揉碎在自己的血脉之中。

 

激烈的情事结束在日暮西沉的时光。

大漠孤烟放开怀里被他操弄的昏过去的牧师,从他身体里退出来的时候点点白浊滴落在了暗色的地砖上。他皱了皱眉,横抱起石不转,带他去教堂后面的河流里去清洗。

怀里的牧师沉沉地睡着,精致的眉眼间情欲的色调还没褪去。薄薄的绯红沾染在他上挑的眼角,还有未干涸的泪痕盘亘其上。薄削的唇瓣紧抿,一如往常的严谨。

 

大漠孤烟和石不转的初遇是在烽火连天的战场上。

那时候坚毅的拳法家刚刚和草草组织起来的军队一起结束了一场战斗。他的身上到处都是未干的血迹,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他的目光落在远处的战场上,有零零碎碎的身影从哪里回来,但更多的人已经永远沉眠在荒草丛生的战场,伴着骨和血交织的送葬曲。他无意识地握紧了拳,眉间紧锁。

你受伤了。薄凉的声音带着一点点微卷的尾音,从他后方传来。他转头,与白袍的牧师目光相接。很干净纯粹的一双眼睛,像是融入了一抹纯色的墨,映着血色的日光,深邃悠远。

他抬手,精致的十字架上圣洁的白光亮起,沐浴到拳法家的身上。大漠孤烟觉得自己那一瞬间似乎被神亲吻了一般,那些交错的七零八落的伤口在圣洁的白光中逐渐愈合褪色,一点点消失不见。——然而他并不信神,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在他眼里远不如自己手中的力量来的可靠。

你的名字?

石不转。

 

后来他们一起在战争中挣扎着,扶持着。连绵的烽火被血和骨燃的热烈,到处都是悲伤和哭泣,然后转换成仇恨,生生不息。大漠孤烟如猛虎般冲锋,一次一次地浴血而归。而石不转如磐石般守护,一次一次地为他们祈祷胜利的曙光降临。

 

可大漠孤烟不止一次地看到石不转独自一人站在营帐外眺望远处的孤单背影。一向面无表情的精致容颜上流露出悲伤,还有厌倦。对血的厌倦,对战争的厌倦。

白袍的牧师渴望着和平的降临,但这在乱世中不过是一场无法言说的谎言。

 

再漫长的战争也总有结束的一天。

大漠孤烟依稀记得那天天气很好,久违的阳光照耀在这片满目疮痍的大陆上,仿佛被暖色光芒亲吻一般。美的不真实。

他和石不转并肩站在离营帐不远的山崖上,入目是一片缭绕的云雾。

 

石不转。先开口的是他,你打算接下来去干什么?

回到教堂,侍奉着我的神,为死去的英灵祈祷。

意料之中的回答,他皱眉,看着将牧师袍扣得一丝不苟的石不转,移开目光,声音低沉: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到处看看。

他还记得石不转惊讶的目光,然后听到耳边的一声轻笑。

你在以谁的名义邀请我呢?

以神之名。以你侍奉的神的名义邀请你。石不转。

他看见牧师唇边的笑容更深,连带着墨黑的眼眸里也映上了流光。淡色的唇瓣动了动,似乎是想要开口,但他的动作更快,未出口的话被他以吻封缄。

霸道的拳法家搂紧牧师,像是要将他融入血脉一般用力。暗色的皮草与纯白的绒羽交错,在阳光下映出斑驳的痕迹。

 

石不转的回答是在霸道的深吻结束后说出的。

淡漠的牧师第一次品尝到了情欲的滋味,上挑的眼角染上薄红,惊艳了时光。

他说:我愿意。

 

大漠孤烟。沙哑的声音传来,让他忍不住低下头去,正与怀里人的目光对上。

我带你去沐浴。他从过往的回忆中回神,声音下意识地放的很轻。

好。石不转有些疲倦地闭上了眼。

再睡会吧。大漠孤烟低头,一个轻吻落到他额间,不带情欲。

麻烦了。

 

你以神的名义邀请我同行,而我以神的名义陪伴在你的身边。

这么多年的等待,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与你相见。即使这将耗尽我的一生与你纠缠不休。

但终将是我一生所幸。

                                              [END]

 


热度(351)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