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全职高手/漠石】洗礼[ABO设定]

※ABO设定

※大漠孤烟×石不转

※依然是被和谐的某篇_(:з」∠)_


石不转觉得自己现在有点不对。

身体开始发软,气息不稳,空气里逐渐浓郁起来的信息素的味道让他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还没被标记的身体开始渴望着被进入,后齤穴空虚的感觉愈演愈烈。


……唔。他咬紧了牙关,努力不让呻吟溢出口。

教堂里一片寂静,几乎可以听到他强忍着的呼气声。

薄荷味的信息素在这个神圣的地方蔓延开来。


时间提前了。他有些难受地按住胸口,感到自己的欲望正在抬头,后齤穴溢出的液体已经沾湿了洁白的牧师袍。

真糟糕……他这么想着,想要努力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拿抑制剂,但被发齤情期袭击的身体却软的像水,刚迈开步伐就跌倒在地。

他苦笑着撑起身,在心里默默祈祷不会有人现在到教堂里来祈祷。


糟糕的时间。

糟糕的地点。

糟糕的身体。


似乎什么糟糕的事情都在此刻到齐了。

他这么想着,笑意越发无奈,努力想要撑起身体重新站起来,但是困难重重。


面颊贴在冰冷的地面上,后齤穴的空虚感让他更加难以掌控自己。OMEGA的天性让他不得不放下自己的自尊,骨子里骚动的是渴望被占有的冲动。


他不可抑制地想到了那个男人。大漠孤烟,一个强大的ALPHA。孤傲如猛虎,不知后退为何物。可靠,威严,但是有着对他特有的温柔。

如果他在的话……

这个念头在石不转的脑海中闪过,但很快又被他自己掐断。


不……他是为侍奉神而存在的,怎么可以……


他摇了摇头,唤回自己仅存的理智。但是发齤情期的存在让他无法像平常一样冷静,他觉得自己像是要被欲火席卷了一般,全身上下都渴望着被亲吻,被进入,被占有,被标记。

他颤巍巍地伸出手,探进自己的牧师袍,握上抬头的欲望,上下撸动,希望能减轻一点空虚。但后方更加难受,恨不得有什么东西进去才好。自动分泌的肠液染湿了衣物,湿漉漉的触感。他不得不放开自己抚慰着的欲望,探索着深入后方。修长的手指从隐秘的地方进入,被占有的满足感让他轻轻地喟叹了一声。话音未落他却震惊地停下了动作。他刚刚喊的,是大漠孤烟的名字。这个事实让他浑身僵硬。


他居然……


石不转抬起头,看向自己所侍奉的神,感到了无比的羞耻。他居然在教堂这么神圣的地方,喊着一个ALPHA的名字,自渎。


他背叛了自己所侍奉的神,输给了情欲。


但是又有一种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反驳,你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人,想要让他标记你,你没有错。你只是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做了一件正确的事。你侍奉神,但是你也是人。你有权利让自己个常人一样,拥有爱恨。


……吱呀。

教堂大门被推开的声音让他浑身一冷。这个时间应该不会有人来的才对。更糟糕的是,一个发齤情期的OMEGA此刻无论来的是ALPHA还是BETA,都能轻而易举地被他们……


石不转?低沉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落入他的耳中。


大漠孤烟?他怎么来了?

石不转有些艰难地瑟缩起身体,想要隐藏起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这幅狼狈的模样。


没有得到回答的大漠孤烟皱起了眉。空气中那么浓郁的信息素味道让他觉得很不安。身为一个ALPHA,在触及到这些的时候其实理智早就像崩断的琴弦一般了。


……难道是出事了?他不得不怀疑起这种可能性,一个在发齤情期的OMEGA,无论平时如何,在这种时候,都只有被任人鱼肉的份吧。

这个念头让他更加不安。


快走啊。石不转捂住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出声。ALPHA的味道更加勾起了他身体的空虚感,全身上下乃至每一个细胞都渴望着被人拥抱占有。

他无力地瑟缩在角落,眼角有些酸涩,似乎有什么晶莹的液体滑落下来,在地板上溅起滴答的声音。

糟了。


泪水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在这个空寂的空间里显得格格不入。石不转慌忙抬手擦去眼泪,但即使这样这也不能阻止大漠孤烟一步一步向他藏身的地方走来。

他说:我知道你在这里,石不转。

这句话像是钥匙一般终于将那道横亘在石不转心上的锁打开,他放开了手,放任自己的位置暴露。眼角绯红一片,喘息地厉害。大漠孤烟的味道窜进那股清冽的薄荷香中,萦绕在他的鼻尖挥之不去。


如果是他的话,是不是就可以。

他终于放任自己沉溺在那份永远都不可能说出口的感情中。就算侍奉着神,也不可能将自己的情欲完全抹尽。


大漠孤烟在他面前停下脚步,看着被发情期折磨的牧师皱眉,声音喑哑:我送你回去休息。他的身上还带着鲜血的甜腥,还染着连夜奔波的疲倦,你的抑制剂在哪里?

在……在房间。石不转喘的厉害,ALPHA的气息无孔不入,他觉得自己似乎快要溺死在这一片海洋中。

大漠孤烟一把横抱起他,大步踏出教堂。咸涩的汗滴划过他的脸,落到石不转的胸口,似乎有什么地方受到触动一般,石不转神差鬼使地环绕上了他的脖子,将脸贴在他的胸口。那里是强健稳定的心跳声。

他感到大漠孤烟的动作停了一停。


石不转。像是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间挤出来般艰辛,他听见大漠孤烟一字一句地说着,你在这样动下去,我不能保证,在这里就办了你。

……不。他挣扎着开口,然后被大漠孤烟的唇堵住了接下来的话语。霸道的,浓烈的占有欲从这个深吻中传递。大漠孤烟撬开他的唇,湿濡的舌长驱直入,在他的口中攻略城池。

石不转闭上眼,沉默地接受着这个霸道直接的亲吻,神态虔诚,像是殉道者一般,奉献着自己。只是他攀在大漠孤烟肩膀上的指尖微微颤抖,又因攥的太紧而发白。

然后他发现大漠孤烟的攻势停了下来。双唇分开,他睁开眼,看到对方墨黑眼眸里的情欲,还有隐忍。

……抱歉。大漠孤烟抱紧了石不转。

似乎有心底有什么柔软的地方受到了触动。石不转移开目光,声音低的不能再低。

他说:回房间,然后……请,标记我。


石不转几乎是被大漠孤烟摔到床上的。还来不及多说些什么,柔软的唇瓣就被重新被吻住。强硬的侵略,让石不转没有任何后悔的机会。而大漠孤烟也不会让他后悔。

繁冗的牧师服下摆被撩起,大漠孤烟的手从高开叉的地方伸进去,一点一点把虔诚的牧师从冷漠的外壳中拖出来。温热的掌心透过薄薄的布料摩挲着石不转大腿内部的皮肤,激起他轻微的颤抖。

接下来,石不转的裤子被褪到膝窝处,里衣被撩上,原本装饰的领结现在捆绑住了石不转的双手。

原本应该禁欲的牧师一瞬间淫齤靡了起来,大漠孤烟咬着他的唇,声音低沉。

我开动了。


像是宣告主权一般,他从牧师袍开叉处伸进去的手沿着腰线一路下滑,握住对方已经抬头的欲望,撸动起来。动作说不上轻柔,甚至可以称得上粗鲁,但却很好地抒解了石不转被发情期折磨的情欲。

但是完全不够。

后齤穴的空虚感依旧叫嚣着,属于大漠孤烟的信息素的味道让这种渴望加深。他颤巍巍地伸出被束缚住的双手,去解大漠孤烟的腰带,指尖抖得厉害,尝试了多次才将那个精致的结解开。一直被压抑的欲望获得了解放,大漠孤烟的呼吸粗重了起来。他一把拉住石不转的手,然后下一秒,石不转就被他翻过身,压在了身下。

凌乱的发丝被打湿,粘在石不转的面颊上。他有些难受地呜咽着,似乎是在抗议大漠孤烟的暴行。但之后高开叉的牧师袍被掀起,裸露的大腿和臀部接触到外部的空气,让他不由打了个冷颤。

上身的衣物完好无损,下身却毫无遮掩。石不转有些自暴自弃地把头埋在柔软的床铺中,打开身体任由大漠孤烟动作。


只有这个男人,让他愿意义无反顾地奉献自己。只有他。也只能是他。


……进来。他闷闷地发出邀请,羞耻的感觉让他不敢抬头。但很快大漠孤烟就贴了上来,含住他的耳垂不住舔舐。温热的气息擦过他的皮肤,激起酥齤痒的感觉。

手指刺入身体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攥紧了身下的床单,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出声。

发情期的身体早就自动分泌了润滑的液体,大漠孤烟的手指进入的很轻松,一点一点软化着石不转的穴齤口。

还是不够。

空虚的后齤穴渴望着的并不仅仅是手指。石不转呜咽着,不知如何开口。大漠孤烟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想法,捞起他让他趴跪在床上。模拟交合的手指被抽出,取而代之的是滚烫火热的欲望抵在他的穴齤口,然后一推到底。

呜——

极度的快齤感让石不转无法忍受,甜腻喑哑的呻吟溢出口,又被大漠孤烟强制着转过头,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剩下的尾音。

身体的靥足感让他的眼角染上了一层绯红,生理性的盐水打湿了他长而浓密的眼睫,凝成一片。


压抑的欲望在此刻完全释放开。

大漠孤烟一只手箍紧石不转的腰,另一只手去解束缚住石不转双手的领结。身下的动作不停,完全退出再狠狠进入。温热紧致的内壁包裹着他的性器,像是热情地挽留又像是极致地抗拒,欲拒还迎。ALPHA的天性让他此刻只想狠狠地操弄身下的人,把他吃拆入腹,让他的每一次呻吟,每一次流泪,都是为了自己。


……慢……慢一点……

像是有些承受不住对方疾风暴雨一般的攻势,石不转不自觉地想要向前爬开,但很快又被大漠孤烟一把拦住。他的紧紧地攥住石不转的腰,然后重复着最原始的律动,让对方和自己一样陷入情欲的海洋。

咸涩的海风味道包裹着清新的薄荷味,两个人的信息素在石不转的房间里交融着,刺激着大漠孤烟更加大开大合地操弄着身下的牧师。


一记深顶后大漠孤烟把自己送入石不转身体的最深处。石不转感受到有什么正在他的身体内部涨大,他知道那是在卡结。让自己从此以后从身体到灵魂全部属于这个人。只属于大漠孤烟,一个人。

大漠孤烟重新凑过去含住他的唇,这一次没有太多的花哨,仅仅是唇与唇相互摩挲和亲昵,比起情欲,更多的是安抚。

这个永远不知停步的男人此刻正在安抚着他,这样的认知让石不转心甘情愿地交出自己。


一切结束以后大漠孤烟抱起被齤操弄的昏过去的石不转去沐浴,被弄脏的牧师袍从他的肩膀滑落,他惊讶地停住了脚步。

石不转的锁骨右下侧是一枚黑红色的印记,在他白皙的肌肤的映衬下无比显眼。

大漠孤烟笑了笑,唇舌温柔的亲吻上那片肌肤,那是他赋予石不转的印记。是他给予的洗礼。

怀里的牧师,从此以后,只属于他。


—FIN—


热度(568)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