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全职高手/韩张】但为君故[名字和内容没任何关系_(:з」∠)_]

※民国paro

※韩文清×张新杰

※之前被和谐的某篇……你们都懂



会议室的气氛很紧张。

张新杰像是如临大敌般看着叶修和跟在他身后的三个姑娘,一向平无波澜的眼眸里闪着几丝名为愤怒地火焰。而他的上司韩文清则皱着眉扫过手中的文件,脸色也很不好看。


叶修好整以暇地坐在另一边,点着烟不紧不慢地抽着,一幅哥有的是时间跟你们耗哥耐心好着呢的模样:“我说小张同志,为了组织牺牲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叼着烟笑得要多欠揍有多欠揍,“又不是让你真嫁给老韩这个黑面神,和他假扮下夫妻不会少块肉的。”

“我拒绝。”张新杰皱眉,毫不犹豫地回绝了叶修。

“……啧,本来就没打算让你这么乖的同意,小唐老板娘沐橙,上吧,看你们的了。”


“——你们要干什么?”看着三个气势汹汹的妹子拿着一堆衣物首饰向自己走来,饶是张新杰也不由觉得背后一凉,他刚想不动声色地后退,却被唐柔和陈果一左一右抓住了手臂。

苏沐橙微笑着站在张新杰面前,拿着一件雪白的用蕾丝滚边的西式礼服对着他比划:“不要害羞啊张副官,这不是挺合适的吗。”

“不行,沐沐,我觉得那件黑色的比较合适。”陈果摇了摇头,插嘴道。

“我觉得那件深红收腰的好看。”唐柔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说沐橙,你们不如问问老韩喜欢小张穿哪件好了,反正他们是搭档。”叶修站在一旁凉凉地开口,“我相信小张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


谁要穿这种东西!

叶修的话点燃了压在张新杰心头的火,一向以冷静著称的副官难得的愤怒了,他想要挣开唐柔陈果的限制,奈何她们两个早有防备而且为了不误伤她们张新杰并没有太用力,挣扎了一圈后还是维持了原状——堂堂副官居然栽在了两个姑娘手里,他觉得自己有点不好。


“别挣扎了,早点弄完早点出发。来,老韩选一件。”

张新杰下意识地去看韩文清,却发现他并没有看着自己。他的目光落在远处,像是在沉思些什么。

“……队长?”

韩文清回过神来,发现自己面前堆起了许多剪裁精致的女装。他皱着眉,莫名的怒火:“一定要让新杰穿这些?”

“当然不一定,你也可以啊。”叶修上下打量着他,笑得肆无忌惮,“你们两个中一定要有一个啊。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别了吧,你那样子估计会把那老头吓出心脏病的。”


三个姑娘脑补了一下韩文清扮女人的场景,不由地哆嗦了一下——完全没办法想象啊。


“……队长,选一件吧。”张新杰叹了口气,决定听天由命——为了保护主席的心脏还是自己死吧。反正就像叶修说的穿女装也不会少一块肉,只是一种说不出的挫败感让他觉得有点不适应。动了动手臂,这一次没受到什么阻拦,他理了理制服上的褶皱,然后走到韩文清面前,看着那堆衣服,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又不是让你英勇就义用的着吗?”叶修偏偏还火上浇油,“快点,今晚六点,冯家的宴会可别迟到。”

“闭嘴,叶修。”

“得,老韩开始护短了,姑娘们我们撤吧。”

“好走不送。”

“呵。”

叶修按灭了烟,起身看了韩文清和张新杰一眼就带着苏沐橙他们走了出去,留下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韩文清和张新杰两个人,还有一堆……花里胡哨的女装。沉默地气氛蔓延开来,两个人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对视了一眼,不由地都苦笑了出来,同时开了口——

“……队长。”  

“……新杰。” 

 

这次的任务其实说起来也简单,就是潜伏进今晚日本人举行的宴会,借机和埋在那里的卧底接触收集情报。

本来这样的事情也轮不到他们两个去干,但是由于是高级直接下令再加上卧底的身份特殊,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至于女装问题,只是考虑到了一男一女更方便脱身而已——本来考虑是叶修和苏沐橙去,但是叶修和苏沐橙都在日本人的通缉名单中,现在唯二没有被曝光身份的人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咳。”韩文清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我出去等你。” 

“不用。”

张新杰摇了摇头,随手拿过一件衣服放到会议桌上,然后伸手开始解自己制服的扣子。外套衬衣被依次脱下,露出白皙精瘦的上身。


 韩文清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刚刚没有坚持出去等他——这样的场面实在太诱人,张新杰的一切,从下颚到锁骨到胸膛,就这么一点一点,慢慢的展现在他的面前。这景象太美好,也太考验他的自制力。

 他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扭过头尽可能的不去看张新杰。

但张新杰显然不知道自家队长的良苦用心, 甚至还毫不在意地走到了韩文清面前,蹲下身开始翻找着什么。


“队长,帮我……唔……”

什么叫忍无可忍无需再忍,韩文清在充分地解释了这一含义的同时也身体力行地实行了霸图的风格——管你有心无心一如既往先出手了再说。

炙热的吻准确地覆上张新杰的唇,湿濡的舌尖摩挲过细腻的唇瓣,然后霸道地撬开唇线长驱直入,在他口中攻略城池,扫过口腔的每一处,缠上他的舌邀之共舞,压榨着彼此肺腑间的空气。韩文清的吻带着淡淡的烟火气,尽管他并不经常抽烟,但烟草淡淡的苦涩还是盘亘其间,挥之不去。

这让张新杰觉得有些难受,呜咽着想要抱怨,却被更浓烈疯狂的吻摄去了意识。

绵长而深切的吻在喉间满上隐隐血腥气的时候方才告一段落。张新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角晕染开一抹薄薄的红,暧昧的银丝连在两人的唇齿间,似断非断。韩文清一幅高居临下的姿态,两人对视,片刻之后还是张新杰先移开了视线——韩文清的眼神太具压迫感,燃在眼底的欲望的火让他有一种下一秒就会被对方吃拆入腹的错觉。

但这并不是错觉。下一刻韩文清温热的掌心就覆上了他光裸的背脊,也许是因为使枪的缘故,粗粝的感觉透过两人肌肤相接的地方传递开来。


“队长……等下还有任务。”张新杰挣扎着从情欲的海洋中回过神,拦住了韩文清正准备探向某处的手。

“时间来得及。”韩文清反握住他的手,声音低沉,“……给我,新杰。”

“……好。”


得到恋人允许的韩文清加快了动作,湿润的吻从喉结处一路向下,在锁骨上留下点点印记。不安分的双手也往下摸索着,解开皮带,拉下拉链探进内裤,握住了已经有些抬头的欲望上下撸动。

重要的部位受到挑逗,又是在这种原本工作的地方,虽然只有两个人,但张新杰还是感到了羞耻。他闭着眼,抿紧唇,努力不让呻吟出口。韩文清也没有多勉强他,流连在他胸前的唇重新啃咬上他的唇,两个人交换了一个吻,恍惚间张新杰觉得眼前白光一闪,双手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瘫倒在了韩文清身上。

韩文清搂住他,然后把他平放在宽阔的会议桌上,双手撑在他的双肩旁,高居临下地看着他,眼神深沉。

“不要在这……”

“这样你比较舒服。”韩文清打断他。

虽然并不否认这样的姿势确实会比较轻松,但是只要想到这是他们曾经举行会议的地方……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不喜欢的话,就闭上眼。交给我。”

像是看出了他所想,韩文清的手覆上他的眼睛,睫毛在他的掌心划过,酥酥齤痒痒的。

“嗯。”


异物刺入的体内感觉其实并不好受,干涩的穴齤口没有经过充分的润滑,修长的手指只进入了一半就被卡住。张新杰有些难受地皱起眉,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意外地发现韩文清抽出了手指,取而代之的是湿濡的触碰。

“……队长,停……停下……”意识到那是什么的他开口阻止,想要扭过头去,但韩文清却先他一步按住了他。舌尖在他隐蔽的地方舔舐着,一点一点润湿干燥的穴齤口,甚至还小心翼翼地探到里面辗转而过。

“停不下来的,新杰。”

张新杰沉默了。他清楚这个男人,一旦开始,就不会再停下了。霸图的风格,一向如此。

“那就……继续吧。”

他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放松了身体,任他为所欲为。只因为是他,所以他愿意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他支配,无条件的信任。


舌尖离开那处,手指继续接上,有了之前的润滑,进入变得顺畅了一些。沉入身体内的两根手指在他体内到处的探索,像是在寻找什么一般,甚至还微微曲起,勾弄着柔软的内壁。指尖在触及到某一点时张新杰突然溢出一丝有些变调的呻吟,韩文清的笑意更深,指尖开始围绕那一点打转。


“……可以了,进来吧。”

来自张新杰的邀请,韩文清没有拒绝。他低笑了一声,抽出了在张新杰体内抽齤插的手指。灼热的欲望抵上他的后齤穴,然后被一推到底,突如其来的空虚感很快被填满。

扩张并没有做足,身体被进入时的撕裂般的痛楚像一片钝刃碾转过张新杰全身。压抑在喉咙口的破碎呻吟还未出口就被浓烈的吻所吞噬,霸道的,掠夺的,在他唇齿间攻占,压榨着彼此肺腑间的空气。萦绕在鼻尖的,满满的都是韩文清的气息。


完全进入的瞬间,两个人被完全契合在一起。破碎的拼图被连成了整体。温暖紧致的内壁吸附着欲望,被包裹着的感受远比想象中更美好。交换的深吻还没有结束,身下的律动却已然开始。

韩文清忍得太久了,被欲火逼得几乎发狂。霸图式的猛烈进攻此刻在张新杰的身体中攻陷。每一次的退出都仿佛会被紧致的内壁挽留般带出全部热量,每一次的进入又仿佛受到了千般阻挠。

说不出的美好,即使是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也不能掩盖这场性爱让两个人获得的满足。


韩文清死死地扣住张新杰的腰,狂风暴雨般的冲刺,越来越快的节奏让张新杰有一种几乎要被溺毙的错觉,他伸手搂住韩文清的脖子,双唇相贴,单纯的亲吻,没有任何情色的气息。但他们的下身紧紧纠缠,囊袋撞击臀部发出的啪啪声让人面红耳赤。


他的节奏已经被韩文清全盘掌控。

而他心甘情愿地附和他的节奏。


“……慢一……啊……”断断续续的抗议被韩文清当做了奖赏,他在张新杰的胸膛上落下细碎的亲吻,双手的十指不知何时与张新杰的扣在了一起,紧紧的,坚定的像是无论什么都不能将他们分开。


他做着最后的冲刺,动作虽然猛烈,但是却有些小心翼翼。他满足着自己的同时也没有忘记照顾自己的恋人,他俯下身,吻了吻对方的唇角,然后交换了一个深吻,在韩文清的低吼中先后达到高齤潮。


两个人贴的很近,似乎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张新杰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韩文清按了下来。

“我去弄点水,你……清洗一下。”

“嗯。请快一些,我怕……”

“来得及,新杰。”

他突然贴近张新杰的耳畔,温热的气息擦过,然后满意地看到对方变红的耳垂。

“只要你在,就来得及。”


—FIN—


热度(122)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