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全职高手/韩张】荣耀世界邀请赛情侣十五题(4-5)

※感谢原作者 @一寸苏 的授权

※再见再见再见为什么我越写越长了!

※说好的糖!送给最近被我的BE属性祸害的朋友们-3-我爱你们,我不会放弃韩张的!我还能再战十年!


4.团队的适应[韩张]

 

糟糕,对方把石不转从中国队里单独切了出来,形成了BOX-1,这有点不妙啊。但中国队的其他队员似乎并没有想要救援的举动反而专注强杀对方的牧师,这是要交换吗?可之前中国队就已经折损一位了,人数上现在是美国队占据优势。

韩文清听着电视上的解释,眉间紧皱。和他一起观看比赛的其他霸图队员不由开始学习起秦牧云的走位,尽量远离自家队长,却发现最好的位置已经被大漠孤烟的接班人宋奇英还有走位高手秦牧云给占了。

张副是故意的。秦牧云开口,声音压得有点低,你们看那个位置,那里有一个可以站立的地方,还有……很接近换人区的入口。

果不其然,伴随着他落下的尾音,洁白的羽翼在石不转的身后张开,银白色的发丝无风自动。借着天使之翼这一浮空的技能,张新杰操纵者石不转很巧妙地站到了崖壁之上,然后从容不迫地给自己回复了一个治愈术,一个触发了暴击的治愈术,圣洁的光芒把之前接近红血边缘的血线一下子拉了上来。跳动的血线此刻在美国队的队员眼里却像是一道晴天霹雳。他们队伍的配置里并没有忍者,做不到攀岩。唯一的神枪手也因为崖壁太陡峭的缘故发挥不了作用。

宋奇英在此刻点了点头:第六人也应该到了吧。

苏沐橙的沐雨橙风从换人区出来,立刻占据了另外一个制高点,和石不转的站位形成了两面夹击的场面,卫星射线豪迈地配合着他扔出的圣诫之光把美国队的队员从头照顾到脚。

而他们的牧师也被强杀出场,两队的人数重新回到了平衡,唯一不同的是中国队带牧师,而他们没有。

……

团队赛最终以中国队的胜利告终,当荣耀二字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的中国观众都沸腾了,欢呼声响彻了整个场馆。

中国队的队员们陆陆续续从操作室里走出来,和美国队的队员握手示意,然后对着场馆里所有人挥了挥手。

 

真棒,这是我们一起的荣耀。

走出场馆的时候张新杰听到苏沐橙轻声说了一句。他笑了笑,没有说话。霸图和嘉世,霸图和兴欣,如果没有世界联赛的话,怎么也不可能在同一个舞台上为一个梦想拼搏。但是,这样的感觉,也不错,不是吗?所有人一起的荣耀。

他突然很想给韩文清打个电话。虽然对方拒绝了国家队的邀请,但是他觉得这一刻他更想和韩文清分享他的胜利,还有他的……荣耀。

像是明白他的心思一样,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自韩文清的电话。

队长……?他迟疑地按下了接听键。这个时间,中国应该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团队适应的不错。对方的声音里听不出情绪,但凭借多年的相处,张新杰立刻敏锐地感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能把你的才能全部释放出来,我很高兴。

队长。张新杰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回答,只能重复着这个称呼。他个人的风格其实和霸图这支队伍并不契合,是他为了霸图硬生生地融入进去的,有些有冲突的地方他都尽量避让。而如今的世界联赛上因为队伍配置的不同,他的战术才能更够最大程度的释放出来。

作为他一直以来的队长,韩文清自然知道他为霸图做出的牺牲。

我很高兴。韩文清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加油……

一如既往。他打断了对方即将出口的话语,然后轻声笑了起来,学习韩文清的口吻,声音坚定,我们的荣耀。

荣耀。他听到电话那头的韩文清也笑了起来,似乎是为了怕打扰到别人,还特意压低了声音。

属于中国的荣耀,属于霸图的荣耀,属于他们两个的荣耀。

一如既往。

 

 

5.一日游[韩张/喻黄/周江]

 

在紧凑的比赛日程和高强度的训练中中国队的队员们终于迎来了难得的休息。就连叶修也乖乖窝在了房间里睡觉——即使是领队不用上场,但他所承受的,绝对不比正式的队员少。甚至排兵布阵还有安排上场的名单也都是他和喻文州他们一起商量出来的。至于其他的几个,也都想要在今天好好放纵一下自己,睡个懒觉。所以在黄少天提出出去逛逛的时候除了一向站在他那边的喻文州,只有张新杰和周泽楷同意了他的意见。

在中式餐馆犒劳了被牛排土豆折磨的快要罢工的胃后,就连一向沉默的周泽楷都露出了满足的表情,更不用说已经开启碎碎念模式围着喻文州诉说衷肠的黄少天了。

喻文州看了看时间,拍了拍黄少天,示意他先安静一下:附近有音乐喷泉,要过去看看吗?

张新杰点了点头:好。

周泽楷则看着手机没有说话。他正在和江波涛发短信,虽然一路下来基本上是江波涛说一大串而他只是回几个字符,但两个人乐在其中。

小周?喻文州重新问了一遍,你是和我们一起走,还是单独活动?

一起。

行,那我们走吧。少天你认识路吧?

那是当然文州你看我的我肯定把你们平安带到那里我记得以前看的时候那里的喷泉可漂亮了还有好多人围着它扔硬币许愿呢据说很灵的文州你要不要等会试试?

可以。少天,走吧。

 

到了以后一行四人才发现喷泉周围人很多。异国的少男少女们诚挚地站在喷泉池旁,手里拿着硬币许愿,然后将它高高抛起,在明媚的阳光下划出漂亮的弧线落入清澈的水中,和着音乐随着那些无声的祈祷一起沉入池底。

清透的音乐空灵悦耳,即使是在夏天听来也不会有烦躁的感觉,反而很舒服。喻文州看着手里被黄少天硬塞来的硬币微微地笑了,然后转头看向张新杰和周泽楷:你们也试试?

不。周泽楷摇了摇头,拒绝了喻文州的好意。

张新杰看着不远处飞溅的水花,同样也摇了摇头,谢绝了喻文州的好意:我到广场上走走。

周泽楷也指着喷泉对面的长椅,示意他到那里等他们。

那等下我们就在小周那会合吧。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已经迫不及待地闭上眼睛开始许愿,便也不多说些什么,约定了集合的地点以后就学着黄少天的样子站到喷泉池边开始有模有样地祈祷。

细微的水珠带着些许的凉意落到他因为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而露出的锁骨上,又很快消失不见。把手里的硬币抛入水池后喻文州睁开眼睛,发现黄少天正在看他。

怎么了,少天。

队长队长你许的什么愿望?我和你说我想许的愿望太多了我怕一枚硬币不够你说我要不要多扔几枚不然不灵验怎么办?

不用的,心诚则灵。喻文州笑着安抚他,然后伸出手细心地为他擦去溅到脸上的水滴。

那队长你告诉我你许的什么愿?

少天。

嗯?

我希望,我们还有更多的,属于蓝雨的夏天。

 

周泽楷走到长椅那的时候江波涛的短信正好回过来。署名为小江的名字底下显示出了一个笑脸的符号。

-队长你们现在准备去哪里玩?

周泽楷看了看周围,拿手机拍了张音乐喷泉的照片,用彩信的方式回了过去。

-音乐喷泉啊,小周有没有许愿?

-没。

-哎?为什么呀,据说这里许愿会很灵。

枪王看着这条回复,嘴角微微勾起,灵巧的手指在手机键盘上划过,打出了两个字,然后按下了发送。

-一起。

想和你一起来这里许愿。而不是我一个人。

而这次,他等了很久才收到回复。江波涛回的信息一改他往日的风格,简洁明了。

-好。

 

张新杰走到广场上的时候,刚好起了一阵风。经过这里的白鸽们都收起了羽翼,停泊在了广场上。似乎是因为习惯了每天的人来人往,白鸽们并不怕生,看到张新杰过来也没有想要离开的举动,反而靠了过来。有只胆大的还飞到了他的肩上,用并不尖锐的喙轻轻碰了碰他的黑发,痒痒的,并不痛。

这样的对待让他想起了韩文清。虽然轮廓太过冷峻,但却意外的有动物缘分,就连霸图俱乐部饲养的猫比起他也更亲昵于韩文清。

他试着抬了抬手,然后那只停留在他肩头的白鸽突然呼啦啦地飞起,盘旋了一圈之后乖巧地落到了他的手背上,和他对视。

周围的人们看到这样的景象都不由莞尔一笑,纷纷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这一刻。来自异国的黑发男人和白鸽在蓝天白云下和谐的相处,微风吹起他柔软的发,镜片也在明媚的阳光下折射出温柔的光线。

那只白鸽在他手背上停留了一阵,便又随着大部队飞起,洁白的羽翼在他眼前划出美妙的弧度,让他也忍不住带上了一丝清浅的笑意。

I am sorry to bothered you,but I hope youcan accept this photo.[对不起打扰了,但是我很希望你能够收下这张照片。]胆大的少女凑上前来递给他一张照片,抓拍的是他和白鸽对视的瞬间。

张新杰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就一把把照片塞到他手里,然后蹦跳着离去,还不忘朝他挥了挥手。他捏着那张照片,想,也许回去可以给韩文清分享一下那一刻。


热度(168)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