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喜欢一个人的表达方式是不一样的。

【秦唐/昊强】Under the darkness 02

现实与电影双线交替推进。

雷RPS者请慎入。


前文请戳:[01]





02·骤变的开端

 

 

 

<壹>

 

 

秦风的泰国之旅并不是他来之前所构想的一帆风顺开心愉悦,而是一趟狼狈不堪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险象迭生的旅程。

 

被甩锅,忍了。

大皇宫没看到,忍了。

持续被借钱,忍了。

 

可莫名其妙被扣上当街袭囘警的帽子,和那位表舅一起上了泰国警方的通缉令,这该怎么忍?

 

 

费劲地从水路逃脱了警方的围追堵截,秦风惊魂未定地和唐仁躲在一处废弃的建筑工地。

唐仁在水泥袋后探出头观察是否将追兵甩开,秦风则毫无形象地一屁囘股坐在了地上,满脸惊恐。刚刚过去的十分钟绝对是他至今为止经历过的最刺囘激的时刻,这会儿冷静下来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手脚发麻。

“不是说去大皇宫吗?”他好不容易喘匀了胸口那口一直吊在那的气,低声质问唐仁。

“对啊……去大皇宫啊。”唐仁很明显也没有从刚才的围追堵截中缓过神来。他刮脸时涂抹上的可笑白粉还在脸上来不及擦去,衬着此刻的神情倒是隐隐透露出几分“面色惨白”的意味来。

“警……警……警……警囘察为什么抓你?”

“对呀,为什么?”

秦风感觉自己即将越过崩溃的边缘,声音里染上一种抑制不住的撕心裂肺,“我问你呢!”

“为什么?”

“为什么?”机械般重复的话语听得秦风怒从心起,忍不住伸手给了唐仁一巴掌试图让他清醒。

无辜挨打的唐仁这才勉强回过神来,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秦风,颇为不确定地开口,“你打我?”

秦风被他看得心虚不已,立刻摇头否认,“我没打你啊!”

唐仁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还有些隐隐作痛痛的半边脸,再次确认,“你没打我吗?”

“没呀。为……为什么抓你啊?”

“他们说我杀人啦?”

“你杀了谁呀?”

“我杀了谁呀?”

“你说你杀了谁呀?”

“你说我杀了谁呀?”

 

秦风只觉得自己脑海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正于两人的对话间逐渐绷断,一去不复返地越过崩溃边缘,往疯癫深处前进。

“——我……我怎么知道你杀了谁呀?”

 

唐仁同样觉得自己要崩溃了。秦风一连串的问题对他原本就不怎么清明的大脑来说仿佛雪上加霜,刚刚发生的所有事情搅和在一起,如同熬好的浆糊般将他的思绪黏了起来,连带着之前抓住的一点线索都直接石沉大海。

“——我怎么知道我杀了谁呀?”

 

秦风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深刻地反思自己刚才的那一巴掌是不是打得太轻了,可唐仁脸上的迷茫又让他觉得如果就这样丢下这个名义上的表舅不管实在是太过残忍。

他在心里无声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连拉带拽地把已经懵圈的唐仁从地上拉起来,示意他先离开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

 

 

勉强回过神来的唐仁领着秦风穿梭在小楼的间隙中。

 

他刚和坤泰打了个电话,但是对方根本没有给他开口的余地,反而是秦风从坤泰的话里听出了一点不一样的讯息——那个警囘察想让唐仁乘坐走私船离开泰国。

秦风回味着刚才那位坤泰警官说的话,重新打量了一眼征垂头丧气在前面领路的唐仁——他这个表舅虽然在泰国混得不太好,但还是有那么几个愿意真心相交的朋友的。

如果是他——当然只是假设——是绝对不会为了这么一个已经被警方锁定的“杀人凶手”尽心尽力的。

 

 

下午的阳光明朗耀眼,略过斑驳的树荫落在两人的身上。

 

秦风跟在健步如飞的唐仁身后,身上的白衬衫皱成了一团,完全看不出原先整洁干净的模样。

“现在怎么办?”他不抱希望地开口问道,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国家,唐仁这个唯一的希望还不如天边的晚霞来得靠谱。

“我一定要找坤泰问个清楚!”

秦风以一种怜悯的目光打量着他,给出了一个自认为比较成熟的意见,“你……你……你自首吧。”

“什么?”唐仁的声音猛然间拔高了八度,他转过头不可置信地看向秦风,想要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一丝开玩笑的意味。

可秦风脸上那副冷淡的表情仿佛冬日里一盆从天而降的冰水,将他心底尚存的一点希冀火苗灭得一干二净。

 

寒冷彻骨。

 

唐仁只觉得自己全身发冷,那样薄凉的目光不应该在一个还没成年的孩子身上出现。

 

 

秦风迎上了他的目光,毫不犹豫地重复了一遍,“你自首吧。”他顿了顿,又好心补充了一下,“反正泰国没死刑,你随便坐四十几年牢就出来了。”他绕过已经愣住的唐仁径直向前走去,好像刚刚说的不过是几句家长里短,也没有轻描淡写决定任何人的命运。

“听听,听听你说的这是人话吗?”反应过来的唐仁赶紧追了上来,“随便坐四十几年牢?”他气得全身发抖,嘴唇哆嗦,“我可是你舅舅!亲舅舅啊!”

“表……表的!”

“血浓于水呀!”唐仁梗着脖子呛了回去的同时在心里暗自腹诽:这个小兔崽子,思想那么阴暗,怪不得考不上警校。

但念叨归念叨,他也深知秦风现在的处境——明明是来散心的,结果却误打误撞被自己拖进这一摊浑水,换成谁都不能给个好脸色。

话说回来,这小子胆子太大,居然敢在泰国袭囘警帮自己逃命,要是泰哥还好说,陪个笑脸递个烟也就过去了。可偏偏遇上的是黄兰登那个锱铢必较的主,自己这个细皮嫩囘肉长得标志的小侄子真要被抓回去落到他手上,下场估计比被十几个大汗轮/奸还要悲惨。

秦风才不管唐仁现在脑内的想法,自顾自地往墙边一靠,摆出一副“我就是不走了你能拿我怎么样”的神情来,把唐仁气得直骂娘。

 

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个侄子。唐人街第一神探咬牙切齿地想到。

 

 

 

<贰>

 

 

 

“好!这一条过了!”

随着陈思诚的一声令下,刚刚还沉浸在和刘昊然扮演的秦风斗嘴的失足青年顿时松了口气,咧嘴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一口白牙里闪着一点金色的光芒。

王宝强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指缝间落下的光线耀眼的让他忍不住闭了闭眼。刚刚那场追逐戏耗费了他不少的体力,泰国此刻的高温更是火上浇油,让他觉得有些精疲力尽。

“宝强,没事吧?”陈思诚从镜头后面露出头来,温和的话语中透着几分担忧。

 

 

《唐人街探案》开拍之前王宝强和刘昊然一起参加了一档名为《真正男子汉》的真人秀,到军营里去体验了一回当兵的感受——用王宝强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去“还债”的*①。

但在录制炮兵的那一期时,他在和刘昊然进行游戏比拼的时候不小心掉下了独木桥导致踝骨骨折,不得不提前退出录制回北京接受手术。那次的手术,在他的小腿里留下了两块钢板和八颗钉子,主刀医生甚至千叮万嘱他要半年不能下地好好修养。

当时《唐人街探案》的开机已经迫在眉睫,王宝强也曾苦笑着要求陈思诚重新选角来代替自己。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陈思诚坚定地选择了等他回来,并且将原本确定的时间往后推迟了40天。为了报答这份恩情,40天后他也如约出现在了开机现场。

而这件事情中的另一个主角,刘昊然,也因此深陷自责,甚至在录制现场一度情绪崩溃,蹲在地上大哭不已。

尽管王宝强一再强调这只是一次意外,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刘昊然还是努力承担起了责任,不但在之后的节目中带着双份的拼搏一起努力,更是在来到泰国后主动照顾起了行动还不是很利索的王宝强,不让他为戏外的琐事分一点心。其用心程度,让陈思诚等人都刮目相看。

 

 

“给我拿个冰/袋来”出了戏的王宝强自然地用回了自己原本的声音,不太标准的邢/台普通话落入在场所有工作人员耳中,不亚于水滴落入油锅,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忙碌起来,连带着陈思诚都站起来快步到他身边查看情况。

 

《唐人街》的动作戏不少,刚才拍的追逐戏更是其中的重头:穿越整个闹市区,在摩托车上跳跃,于菜场中追逐,玩闹般穿梭在小舟之上。陈思诚又是一个精益求精的导演,对每一个动作都有着严格的要求,一旦有一丝一毫的不达标都会被打回重来。一个镜头拍上七八遍早就是家常便饭,就算咖位如王宝强,也不能幸免。

 

“宝强哥……”一双手从身后扶住了他,耳畔传来的少年略显低沉的嗓音里有着揉不开的自责,湿漉漉的气息随着呼吸的起伏落在他的脖颈间,无端带来一丝颤栗。

王宝强无声地叹了口气,借着刘昊然的搀扶坐到了工作人员拉来的塑料座椅上。努力扯开一个笑容,安抚住一脸严肃的陈思诚,然后轻轻拍了拍刘昊然覆在他肩上的手,截断了对方未出口的话语:“停,昊然,你可不能哭。我这本来还不疼,你要是哭了我会疼得受不了的。*②”

“我没哭。”刘昊然弯下腰撩起他宽腿的裤脚,看着红肿的脚踝红了眼眶。他吸了吸鼻子,努力忍住眼泪,伸手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冰袋小心翼翼地敷在对方受伤的地方。

冰袋接触到皮肤的一瞬间,刺骨的冷意和加深的疼痛感让王宝强忍不住咬了咬牙。他抬眼去看站在一旁的刘昊然,那张俊俏的脸上此刻写满了自责和难过,和电影里的秦风截然不同却又意外的和谐。

 

——毕竟还是个孩子啊。

 

“我休息一会就好了。”他歉意地朝陈思诚笑了笑,“你们先忙,不用管我的。”

“今天的戏份到这里也结束了。”陈思诚看过手边的文件,眉峰微皱,表情严肃的让两个梨涡都直接消失匿迹。他合上文件,扫了一眼低着头站在一旁的刘昊然,放缓了语气,“我们收拾一下就准备回酒店。昊然,你仔细照看着你宝强哥。”

“好。”

 

[我也不知道为啥和谐我系列]


“咦,秦风同学,你现在的发型是向你表舅靠近吗?”收拾完过来的陈思诚忍俊不禁地打趣了一句。他在王宝强身边蹲下,手指轻柔地触碰过冰袋周围红肿的皮肤,“情况有点严重。”

刘昊然的眼神顿时黯淡了下来。

王宝强恨不得现在自己能立刻站起来揍这个十几年的兄弟一下——你没看到我刚刚把人哄开心吗?一句话就把我的一番功夫全搞乱了。

“得去医院看看。”陈思诚完全无视了对方的装出来的凶狠,自顾自地一锤定音,“来,我抱你去车上。”

“——去你的,我自己能走。”

“——还是我背宝强哥去吧。”

异口不同声的两个人把陈思诚吓了一跳。他瞅了瞅刘昊然的个子,又瞄了瞄王宝强的小身板,果断退后一步,把这个献殷勤的机会拱手相送。

 

 

“——告辞,不打扰你们舅甥情深了。”

 

 

TBC

 

 

*①:宝强采访里自己说过很多人是看了他演的《士兵突击》才去当兵的,所以去《真正男子汉》是去还债的。

 

*②:《真正男子汉》炮兵那一期视频探班的时候宝强说的话,我化用了一下。

 

*③:昊然弟弟微博自己说的。

 


评论(21)
热度(109)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