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一百八十线小写手。
冷逆专业户。

【秦唐/昊强】Under the darkness 01

现实与电影双线交替推进。

雷RPS者请慎入。






01·一切的开始

 

 

 

<壹>

 

 

刘昊然这个名字,对王宝强来说算不上熟悉,可也不能说是陌生。

说熟悉,所知道也不过是十几年的好兄弟陈思诚亲自挖掘的好苗子,《北京爱情故事》的主演之一。说陌生,要是有人天天在你耳边夸他认真上进,耳濡目染这种事也是不可逃开的。

 

所以当陈思诚第一次把刘昊然带到他面前时,他还是打起了十分的精神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这个尚显青涩的少年一番。

 

 

干净。

这是他对刘昊然的第一印象。

 

彼时男孩才十七岁,身形还未长开。白衬衣和水蓝色的牛仔裤毫不刻意,齐长的刘海乖巧得落在眉毛之上,笑起来的时候虎牙微露,眼角轻弯,浅褐色的瞳孔里透着少年人特有的朝气。

 

或许是接触娱乐圈的时间太短的缘故,刘昊然的身上并没有沾染某些小鲜肉爱耍大牌的通病,反而是不骄不躁,不高不傲,进来第一件事就是给王宝强鞠了个躬打招呼,把自己放在了后辈的地位上,丝毫没有因为处女作的大火而恃宠而骄。

 

 

“宝强,来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给你这部电影亲自挑得搭档——刘昊然,我家丫丫的宝贝弟弟*①。”陈思诚坐到王宝强身边,眉梢微挑,颊边的两个梨涡深深陷了下去,然后歪过头就着王宝强手里端着的杯子喝了口咖啡,搂着他的脖子一派哥俩好的作风,“这是我的好哥们,王宝强,你应该知道的。”

王宝强试图把自己从对方的魔掌中解救出来,奈何陈思诚死搂着不放手,他只好歉意地朝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孩笑笑,“昊然你好,坐,别客气,要喝点什么吗?”

 

虽然早就知道王宝强和陈思诚是十几年的好兄弟,但真正见到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样子时,刘昊然还是有些惊讶。

他诚惶诚恐地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抬首撞上王宝强清澈的目光,原先的紧张不知为何在瞬间烟消云散,“咖啡就好。谢谢宝强哥。”他顿了顿,“我很喜欢你和思诚哥他们主演的《士兵突击》。”

“昊然可是你的小粉丝呢,这次刚和他提了句是和你合作,就激动得直问我什么时候能跟你见面。我说你在外省拍戏,他还特失望。”陈思诚懒洋洋地搂着王宝强往自己怀里靠,声音里带上了一点调侃的意味。他伸出手戳了戳王宝强脸上酒窝的地方,心满意足地眯起眼,“这不,你一回来我就带他过来了。”

王宝强曲起手肘往陈思诚的胸口来了一下,总算挣脱了他的怀抱,在对方的吃痛声中义正言辞,“别闹,谈正事呢。”他伸手给刘昊然倒了一杯咖啡,把杯子推到对方面前,“速溶的,别嫌弃啊。”

“他敢嫌弃?”陈思诚假意威胁,“我们宝宝亲手倒的咖啡啊,多少人可望而不可求的,是不是啊,昊然?”

刘昊然受宠若惊地点点头,然后朝王宝强露出了一个更为灿烂的笑容,真心实意地向他道谢,“谢谢宝强哥,宝强哥真好。”

王宝强黑着脸又给了陈思诚一下,颇为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刘昊然,“别听他瞎说。”

陈思诚捧着胸口哀叹:“这还没开始演戏呢舅舅就开始护着外甥了,说好的人不如旧呢?”他在王宝强再次抬手的一瞬间矫健地闪到了另一个沙发上,抽出放在一旁的剧本充当免死金牌举过头顶,“停停停,开始说正事啊。”

他把剧本分别递给刘昊然和王宝强,原先嬉皮笑脸的模样变得严肃起来,“你们两个主演先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准备先去泰国踩点看看场子,然后再确定别的演员阵容。”

 

王宝强也收敛了神色,开始认真翻看剧本。

陈思诚之前和他说过这个畅想,唐仁这一角色就是以他为蓝本创作的。至于秦风这个角色,他抬头偷偷看了一眼对面正认认真真翻看剧本的刘昊然,若有所思。

“……怎么了?宝强哥。”注意到王宝强不断往自己这里飘来的视线,刘昊然放下剧本,有些疑惑。

“没什么,就是觉得秦风这个角色,有点……”王宝强皱起眉,试图在脑海里寻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没想到却在这卡了壳,只好转过头用目光向陈思诚求救。

“腹黑?”未等陈思诚开口,刘昊然主动接过了话头。

“对对对,就是这个词,昊然真聪明。”

“是有点切开黑。”陈思诚同意了这一说法,然后仰面躺在沙发上,重新把问题抛给另一边因为收到夸奖而显得有些羞涩的刘昊然,笑得狡黠“昊然,再仔细说说你的看法。”

“啊?我觉得其实秦风是个复杂的人,腹黑的同时也有一点黑化的意味在里面。”意识到这是导演给自己的考验,刘昊然瞬间坐直,表情严肃,“他一开始说他想要完成一次完美的犯罪,然后在结尾又放过了思诺——这个完美犯罪的制造者,也可以归结为是同类之间的吸引。因为小时候父亲的事情,他变得特别孤僻而冷静,或者说是冷血。而唐仁的出现对他来说是一个契机,也是一个防止堕落的转折点*②。”

“昊然正解。”陈思诚帅气地打了个响指,“宝强,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唐仁为什么要去泰国,我觉得一个人背井离乡总是需要理由的。”王宝强把剧本翻到医院里秦风和唐仁在手术室外等待阿香的那一幕,“我觉得这里可以加一点对话,把唐仁的背景也交代一下,能够更立体得塑造这个角色。”他笑了笑,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加了一句,“不是为了追逐梦想,就是因为受了太多的伤撑不下去了。”

刘昊然忍不住看了一眼他,眼神里染上了敬意。

 

王宝强的演艺道路在娱乐圈里一直是为人所津津乐道的,非科班出身,少年时因为梦想来到北京当群众演员,20岁被李杨导演挑中拍了《盲井》,从而成为了娱乐圈的一颗常青树。

其间的各种辛苦,同为北漂的刘昊然感同身受。

 

 

“——太好了宝强!你给了我一个新的思路!”陈思诚激动得跳了起来,扑过去给了王宝强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回去和编剧再好好商量一下,争取过几天把这个部分再完善一下。”

王宝强手忙脚乱地挣脱他的怀抱,笑得淳朴:“兄弟加油啊。”

“那我就先走了?”陈思诚大力拍了拍他的肩,颊边的梨涡因为笑容的缘故显得更深。他弯下腰把散落的剧本重新收拾起来,朝刘昊然说道,“昊然,我顺路带你回去吧。”

刘昊然乖巧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打算向王宝强告别,“……那宝强哥,我们先走了。”

“等等。”王宝强叫住了他,在对方疑惑的眼神里摸出手机,“加个微信呗昊然,方便联系。”他的话语诚恳,眼角的皱纹也随之舒展开来。

刘昊然愣了一下,慌忙掏出手机战战兢兢地递过去。他出道还没多久,以前合作过的一些演员都只是把他当成小角色对待,别说加微信了,就是和他们讨教一些关于演戏的问题也是爱理不理的。所以第一次有大牌明星主动加他的微信,他心底的触动不言而喻。

“好了。”王宝强用他的手机扫了自己的二维码,随即通过了邀请,在刘昊然有些复杂的目光中把对他的昵称改成了小侄子,然后将手机交还给了他,“多多指教啦,老秦。”

“好的,小唐。”

 

 

 

<贰>

 

 

秦风对唐仁的第一印象可以称得上是极度糟糕。

——邋遢、油腻、不修边幅、不仅迟到还满嘴谎言:明明是因为打麻将才忘记了来接他的时间,却硬要说成是为了破案。

可他却对唐仁讨厌不起来。

就像他明明很讨厌别人骗自己,但是在对方飞扑过来抱住自己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轻轻扯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极为浅淡的笑容。


“Welcome to Thailand!”卷发的小个子舅舅大力怕了拍他的背,用极不标准的英文表达了对他的欢迎,随后便热情地一把拎过他行李,带着他朝机场的出口走去。

或许是多年来在外面跑生活的缘故,唐仁的手掌有些粗糙,虎口的老茧摩挲着秦风的手腕,细嫩的肌肤上蔓延出一阵酥痒。

唐仁如数家珍般地向他介绍着泰国的景点,秦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心不在焉地附和着,注意力却始终集中在抓着他手腕的那只手上。唐仁的手很漂亮,骨节分明,指尖修长,唯一的美中不足便是指缝间残留的尚未来得及清理的黑泥。


很碍眼。



秦风突然反客为主地抓住了唐仁的手,在对方有些不满的挣扎中把他带到了机场的洗手池边,冷着脸丢下一句:“洗……洗手。”

“啥?洗什么手?”被突然拽去要求洗手的唐仁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拎着行李的手,“没什么问题啊。”

“洗……洗干净。”秦风的态度非常坚决,大有一种你不洗我就立刻打道回府的威胁意味在里面。

“靠,小兔崽子,有你这么对舅舅的吗?”

秦风梗着脖子回了一句:“表……表的!”

“血浓于水啊!”唐仁嘟嘟嚷嚷地说道,却也没再多和秦风争论。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估计是个洁癖。大城市来的人都有那么点小毛病,要是和他计较岂不是丢了自己长辈的面子。

这么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唐仁把行李放到了一边便挽起袖子打开水龙头,刚想把手伸到水流之下,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般收回了手,在秦风疑惑的眼神中小心翼翼地摘下手上戴着的珠串和手表堆到秦风手里,“帮我拿着啊,这可都是我的宝贝。”

他细细叮咛,确定秦风好好拿着之后才转过头去,双手伸到水流下仔细冲洗。

秦风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指了指旁边的洗手液,再度发号施令,“用……用那个洗。”

“靠!你怎么这么多要求。”唐仁恨不得直接抬手甩他一脸水。

秦风看了他一眼,毫无惧意地拎起那些珠串威胁:“你……你不洗,我……我就不还给你。”

唐仁顿时紧张了起来。

他举手作投降状,点头哈腰示意秦风,“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千万不要迁怒啊。”随后立刻按照他的要求用洗手液把自己的手仔仔细细地洗了一遍。温热的水流冲刷掉满手的泡沫,水珠顺着手掌的纹路落下。洗去污垢后的指甲干净饱满,连带着淡去了几分原先的焦糖色泽。


甩干水,拿纸巾擦干,唐仁垂头丧气地把洗干净的双手伸到秦风面前,努力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可以把东西还给我了吧?”

“以……以后也要这样洗……洗手!”秦风这才不情不愿地把手表和珠串还给唐仁。

话音未落,他头上就挨了唐仁一下。

被迫洗干净手的唐仁迫不及待地把手表和珠串重新带回手腕,斜睨着因为吃痛捂着额头的秦风,“小兔崽子你管得也太宽了吧,我这可是把自己的运气都洗掉了啊!”他转了转手腕,珠串发出清脆的碰撞声,目光在看到秦风有些委屈的表情时不由微微躲闪。

“你……你怎么打人?”

“打你怎么了?”话虽如此,唐仁还是踮起脚轻轻揉了揉秦风的额头,“以后还管不管你舅舅了?”

“管!”

“靠!”唐仁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又骂了一句粗口。

他收回手,重新拎过秦风的行李,气冲冲地走出了洗手间,然后停下脚步,看向还捂着额头的秦风,撇撇嘴,“走啦。”

秦风赶紧跟上。

唐仁朝他伸出手。

秦风不解地看向他。

“牵着啊,这回洗干净了的!”唐仁转开了目光,瓮声瓮气地补了一句,“不然迷路了我可不会回来找你的啊我先声明。”

“哦。”

“快点走了。”

秦风的手搭了上去,被唐仁一把抓紧,朝着入流如潮的出口走去。

他的目光落在那只洗干净的手上,嘴角的笑意突兀得浮现,勾得几个来泰国旅游的女孩忍不住朝他张望。


不碍眼了。




TBC



*①:出自微博,有人说昊然像丫丫的弟弟。

*②:出自昊然的访谈。


评论(28)
热度(141)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