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全职高手/全员】忘川(各种小段子……

※单元剧类型的东西吧……一个个小故事串在一起的。

※ @Eurfe 我来作死了……记得帮我收尸。

※设定大概是有执念的人是不能入轮回的,只能在忘川彼岸等待。

※多cp……这里只是每个故事大概的内容……有人看的话也许会写……





#林方#

贪吃的小狐狸和教书先生,最后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坐在忘川边听故事的小花妖摇着头,他们明明彼此喜欢啊。

摆渡人笑了笑:大概是因为教书先生会死,而小狐狸只能看着他经历生老病死。

他看向远方,方锐正坐在那里等林敬言,他没办法和林敬言在一起,但是他能守在忘川边看他每一世的魂魄经过这里。


#叶蓝#

小花妖揉了揉眼睛,看向摆渡人,叶将军和小学徒最后怎么样了?

摆渡人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回答:不是每件事情都能有圆满的结局。他看了眼对岸的蓝河,声音低沉,大将军能守住这江山,但是没办法回去救他。

大约是命运的玩笑吧,他才离去,那座城便被破,屠城三日,就连河水也染上了淡淡的红色。


#双鬼#

为什么那个人一直都不肯走?小花妖探出身偷偷地看在对岸的吴羽策,低声问道。

有执念的人是不能过忘川的,他也不肯喝忘川的水忘记前尘往事。摆渡人回身把她抱起,慢慢走远,他是在等人,不过他等的那个人,早就为了他魂飞魄散再也无法进入轮回了。

那他不知道吗?

他知道,可是他愿意等。


#双花#

这次是什么样的故事呢?小花妖一脸期冀地看着坐在一旁的摆渡人。

听说过繁花血景吗?

哎?

那曾是世间最美的景色。摆渡人放下书卷,有些疲倦地推了推倾斜的眼镜。

为什么是曾经,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的话,繁花依旧,血景不存。他撩起一捧忘川水,神色如常,他们中的一个断得干净,另一个执念太深。


#周江#

就没有什么圆满一点的故事吗。小花妖愁眉苦脸地看着放到自己眼前的药,抬头问道。

会在忘川彼岸停泊的,怎么会圆满。摆渡人摇头,不过之前有人告诉我,即使他再也不能说话,也是最明白他的人。

哎?什么意思呀?

被毒哑的管家和周家少爷的故事。他看了眼笑着向他们挥手的江波涛,无声地叹了口气。


#喻黄#

还有什么其他的故事呀?小花妖拉住摆渡人的袖子,来回摇晃。

很早以前,这里有个话很多的人在等人。忘川会侵蚀魂魄,他的话越来越少,知道最后什么也说不出来,就留下了最后三个字,然后消失了。

摆渡人牵着她的手来到一旁的许愿树边,树干上刻着三个字:喻文州。

那……他等的人呢?

妖是没有转世的。


#韩张#

新杰哥哥,你为什么不去转世轮回?小花妖揪着自己的头发,不解地问道。

张新杰闻言愣了愣,然后伸手把她的手拉开,为她梳好发髻,答道:我还有事情没做完。

哎?新杰哥哥也有执念没有完成。

他笑了笑,把最后一朵珠花斜插好:不,我只是在帮一个人续命而已。

哎?那那个人知道吗?

他为什么要知道。

热度(253)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