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一百八十线小写手。
冷逆专业户。

【复仇者联盟/盾冬】Something before a party[全]

给 @聿涯 GN的一个生贺补档,《星际》容我再拖一个月(喂

一个存在于我妄想中的MCU妇联电影结局。

幻红提及,全员友情向。






Tony提议要开Party庆祝的时候,Steve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毕竟他们刚刚和灭霸大干了一场,每个人身上都多多少少挂了彩,横七竖八在纽约的大街上躺了一地,从远处看来就想一堆沾血的七彩棉花糖乱七八糟的糅杂在一起。

他这会儿累得连根手指都不想抬,只想以天为被以地为席闭着眼和Bucky一起大睡个七天七夜,除此以外,他什么都不想干。

 

可他的队友明显不那么觉得,Peter第一个响应了这个提议,甚至因为太过激动从地上蹦了起来而牵扯到了脚上的伤口,疼得倒抽一口冷气。

第二个响应的是Thor,雷霆之神半坐着举起自己的新锤子表示了赞成,完好的那只眼睛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甚至有种迫不及待的意味。

第三个同意的是奇异博士,或许准确来说是他的斗篷,Cloak兴奋地整个飘了起来,竖起的面料在博士的脸上蹭来蹭去,充分以肢体动作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引得博士哭笑不得地训斥了一句“别闹”。

接下来,Natasha、Clint甚至是身为瓦坎达国王的T’Challa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压倒Steve的最后一根稻草是Bucky望向他时的期待眼神,灰绿色眼眸里的点点笑意让他心底的那么一点坚持彻底动摇。他在复仇者联盟所有成员的注视下点了点头,通过了Tony的提议。

 

 

“很好,那么晚上八点,不见不散。”Tony一锤定音,启动盔甲捞起灰头土脸的Peter飞回了复仇者的新基地。他迫切地想要洗一个热水澡,让滚烫的水流将所有的疲倦冲刷干净,然后挑选出一套新的西装三件套,以最佳姿态出席这场为了庆祝胜利而举行的Party。

“Stark先生,我想去看梅姨。”Peter的声音隔着头盔落入他的耳中,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感和劫后余生的喜悦。

“等你洗完澡上好药,我会让Happy开车送你回去的。”

 

Wanda扶起精疲力竭的Vision,在他额头原先镶嵌在心灵宝石的位置印下一吻。宝石在大战中被灭霸抢走,Vision也受到巨大的创伤,但好在他们最终又把它夺了回来。

“我真想快点回去洗个澡。”女巫假装抱怨道,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自己的丈夫往家的方向走去,“然后再喝碗你做的汤。”

“这次我一定仔细按照配方来。”Vision在她耳边轻声回答道。

 

“Hulk,不生气,Hulk,高兴!”绿巨人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和朝他走来的Natasha碰了碰拳,“Nat,高兴!”

Natasha站在他面前,把落到额前的银发撩到而后,然后伸出手搭到了Hulk厚实的手掌上,“这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她勾起唇,笑意盈盈,“嘿。”

Hulk的嘴角不住地咧开,喉咙里发出的笑声震耳欲聋,“Banner,高兴!”他握住了Natasha的手,第一次不需要安眠曲就慢慢褪去了一身绿色,逐渐变回了Banner的模样。

“真糟糕,你们谁能给我一件衣服?”全身上下只剩内裤的Banner在纽约冬季的冷风中瑟瑟发抖,双手环胸努力掩护住另一个重点部位。

Clint大笑着把自己的外套扔给了他,心情极佳地跟他开起了玩笑,“没事,我们都会假装没看到的。”

“好吧,我也只能假装被安慰到了。”

 

Thor甩了甩满是灰烬的红披风,颇有些艳羡地打量了下奇异博士身上那件依旧一尘不染的斗篷,然后拎着自己的锤子打算回山达尔星看望被安置在那安家落户的族人。

新任阿斯加德的王非常感谢山达尔星在危难关头朝他们伸出援手,在他们遭遇灭霸飞船之时派出了新星军团与银河护卫队一起转移民众。

正当他挥舞着锤子准备离开的时候,奇异博士拦住了他,“我觉得你需要这个。” Stephen的指尖微转,一个连接着山达尔星首都的金色传送圈出现在了Thor面前,传送圈中阿斯加德的民众正和山达尔星的人民一起重建被灭霸毁灭的家园,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对未来的期盼。

“多谢。”Thor真心实意地朝他道谢,伸腿跨过了传送圈,“斗篷不错。”他大笑着朝博士挥手,看到斗篷也捏起一角朝他摆手,“待会见。”

 

Sam和Rhodey相视一眼,从彼此周围散落的装备残骸中看到了对方此刻面临的同样的窘境。毕竟拖着这些报废的装备走回去并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他们在火箭浣熊的极力邀请下决定搭银河护卫队的飞船离开,把自己收拾干净后再去赴那个美好的Party。

缩小的蚁人跳上了Groot的肩膀,在对方枝干交错的脖颈旁找了个舒适的地方躺下。星爵开了音乐的外放,试图邀请正在和Mantis交流心得的Gamora共舞。

 

T’Challa的护卫队在他身旁降下了飞船。他摘下了自己的头盔,向一旁的Steve和Bucky询问道:“需要送你们一程吗?”

“不用了,陛下。”Steve婉拒了对方的好心建议。他知道T’Challa身为瓦坎达的国王,在大战之后一定还有许多事情等待处理。

“那么,晚上见。” T’Challa也没有强求,随即转身登上了飞船,接过护卫队队长递来的文件仔细研读了起来。

“晚上见。”

 

Steve从一堆废墟之中扒拉出来自己的哈雷,尝试性地启动了一下,意外地发现这辆从他在这个时代醒来之后就一直跟着他的机车居然没有毁于刚才的世纪之战。他拂去坐垫上的碎石和灰尘,跨坐了上去,朝Bucky招招手,“Bucky,我们该回家了。”

当年击败Loki之后,他曾经心血来潮在布鲁克林买过一套很小的公寓,就在七十年前他和Bucky的家的位置附近。原本是为了怀念过去,没想到上天在和他开了一系列不公正的玩笑之后,他真的可以带Bucky回家了。

回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

Bucky疑惑地看着他。

Steve笑了笑,没有多作解释,只是拍了拍他身后的坐垫。

“希望你不要带我去什么奇怪的地方。”Bucky跨坐到Steve身后,双手环绕住他的腰,把头靠在他宽阔的背上。

他是大战来临之前被Steve从冷冻仓里唤醒的。还没来得及多问,面容沧桑神情却无比坚毅的美国队长已经简明扼要地向他说明了原因。这是一场有可能有去无回的战争,而他毫不犹豫地选择加入。

Steve启动了哈雷,带着Bucky在已经被破坏殆尽的纽约中心城的街道上飞驰,“是个惊喜——”他大声喊道。

“那我很期待——”Bucky用同样的音量给予他回复。

 

当Steve从门口的花盆底下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Bucky才意识到Steve所说的惊喜,于他而言,确实是一个非常具有冲击力的事实。

一个家,在他流亡了七十年之后,切切实实愿意接纳他的家。不再是任何一个冷冻仓,也不是任何一所监狱,而是一个位于布鲁克林的家。

他猛得回头,对上Steve温柔的眼神,眼眶突然酸涩得想要落泪。

“欢迎回家,Buck。”他听到Steve有些哽咽的声音,低沉而柔软,和七十年前别无二致。


或许是因为很久没有人来收拾的缘故,所有的家具上都沾染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房间里的空气也有些污浊。

Steve推开了客厅的窗户,冷风吹入,扬起无数尘埃在阳光下飞舞。Bucky站在客厅中央,逆着光朝他微笑,美好得恍若虚幻的梦境。

“离八点还有很久,我们可以先把这里打扫一下,然后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去参加Party。你这儿有换洗的衣服吗?”Bucky问道。他已经开始动手将过长的头发扎在脑后,黑色的发圈咬在嘴里,发音有些含糊不清。

Steve打开了窗户旁的衣柜,偌大的橱柜中赫然挂着一黑一白两件西装,“Nat当时帮我置备的。”他解释道,走过去接过Bucky嘴里的发圈替他将长发扎起来,露出一段修长的脖颈。

“哇哦。”Bucky意味不明地赞叹了一句,“看起来我们有了可以去参加Party的礼服。”

“去的路上还可以顺便领个证。”Steve说。

“好……什么?”Bucky的声音猛然拔高了几度,他回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背后那个一脸坦然的男人。

还穿着那身染着血的战斗服的Steve在他面前单膝跪下,英俊的面颊上几处淤青清晰可见。

“James Buchanan Barnes,你愿意接受我,Steve Rogers的求婚吗?”

他低声说道,神情紧张得仿佛一个初尝禁果的年轻男孩。事实上这确实是他称得上漫长的一生中最紧张的时刻,他深爱的男人此刻就站在他面前,七十年的磨砺都没有让他那双灰绿色的眼眸蒙上任何尘埃。

他们错过的太久,等待的太久。


“……我愿意。”片刻之后,Bucky给了他回应。他一字一句说得坚定,笑容从唇角开始绽放,柔软如初春的滴露花瓣。

怎么会不愿意呢,所有的一切早就在七十年前就埋下了种子。年轮流转,时光飞逝,周围的一切都早已如沧海桑田般变迁,旧友换新朋,唯有誓言一直都没有变过。


I a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



收拾完房间,痛痛快快冲了个热水澡后Steve和Bucky穿上了那两件西装。他们互相为对方打上漂亮的领结,在彼此的眼眸里看到了对方紧张的模样,不禁同时笑了起来。

关上门下楼,他们一前一后地跨坐上机车。Steve踩下油门,哈雷飞驰出去的瞬间Bucky轻声问他。


“我们去哪?”

“未来。”





-Fin-





一篇看起来失败了并且写得不知所云的文章……是时候收拾收拾回老家重新修炼了OTZ

再次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你们,(๑′ᴗ‵๑)I Lᵒᵛᵉᵧₒᵤ❤

评论(9)
热度(197)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