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一百八十线小写手。
冷逆专业户。

【美国队长/盾冬】为了北方神的荣耀[全]

-欢乐向OOC,请谨慎阅读-

时间线混乱,一个关于十万个冷笑话里的雷神串门的故事。Wondersteve提及。一句话寡鹰幻红。注意避雷。

 给@大树施它活太太的一个迟到很久很久的生贺,断断续续写了接近一个月……顺便给大家安利这位太太写得【美国队长的毛茸茸的小问题】已经完结啦,可以放心食用,特别可爱! 




-01

 

 

冬兵是被舔醒的。

 

这个结论连他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毕竟此刻他正处于逃亡中,既要摆脱九头蛇的回收,又要杜绝美国队长和他的小伙伴们地毯式的搜查。以至于每到一个地方,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换个造型,然后把窗户用美国队长的海报——内页朝里的那种——糊得严严实实,再在门上加个十七八道锁,确保连只蚊子也进不来。

所以当他感受到脸上那种潮乎乎黏答答的感觉时,内心是崩溃的。

 

他面无表情地睁开眼,左臂在同一瞬间掐上对方的脖子,灰绿色的眼眸里倒映出了一只……

卡通狗的形象。

一只拿着锤子披着披风的……卡通狗。

一只他只在动画里见过的眼睛圆溜溜身体圆滚滚的……卡通狗。

 

What the hell

这难道是九头蛇研发的新型武器?

还是神盾局终于破罐子破摔开始走可爱路线了?

又或者是外星人入侵纽约第三次复仇者大战要开始了?

 

冬兵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和卡通狗对视,内心飘过了许多不切实际的想法。

 

“汪汪汪!(你是谁!)”

“你是谁?”

“汪汪汪汪往汪!(我是雷神托尔!)”

“……”

 

冬兵觉得自己可能是被九头蛇电傻了才会试图和一只狗交流,尽管这只狗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会在五点钟准时嚎叫着让你带它去遛弯的狗,甚至不能称得是这个次元的产物。

 

这不能怪我,他想,毕竟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活着的东西了。

在逃往之前是因为每一个他见过的,除了九头蛇,到最后都会成为他的任务。而在这之后,为了不引人注意,他在流浪的途中都尽量往人迹罕见的地方去。

他松开手,看着卡通狗跳上床,然后用那只圆圆的小爪子按下了肩头的一个按钮——

 

“我是雷神托尔!”

字正腔圆中国

 

前九头蛇第一杀手,美国队长的好伙伴,作者的梦中情人之一,猛然间觉得,可能第三次复仇者大战真的要开始了。

 

 

 

-02

 

 

自称雷神托尔的卡通狗在拿着锤子试图用小电流证明自己身份的时候遭到了冬兵的残酷镇压。

 

尽管它一遍又一遍地交替按着三个按钮中的两个,让整个房间里都回荡着“我是雷神托尔”、“为了北方神的荣耀”来表明自己的身份,同时露出湿漉漉的狗狗眼试图博取对方同情。可冬兵还是非常淡定地选择把它丢进了临时制作的笼子中,同时把周围钉上木板包上棉花,然后如临大敌般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以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打开了大门,把它连狗带笼子拎了出去。

 

“我送你去你该去的地方。”

“汪汪汪!(你无情!)”

“按按钮也不行!”

“汪汪汪!(你冷酷!)”

“闭嘴!”

“汪汪汪汪汪!(你无理取闹!)”

“如果你不想被人做成狗肉火锅,就闭上你的嘴。”冬兵在盖上笼盖时冷酷地威胁道。

 

 

 

-03

 

 

冬兵对那位来自阿斯加德的复仇者——雷神Thor的唯一印象来源于一本逃亡路上买的《复仇者绝密资料》,里面事无巨细的介绍了复仇者们的身高体重品味爱好。

 

他觉得这本书非常真实可靠,毕竟美国队长的爱好那一栏里赤裸裸地写着他的名字,编者还特别贴心地注明了,前咆哮突击队成员,现冬日战士这一点。

而关于雷神的那一页,因为正好和美国队长的连在一起,所以被他毫不在意地和笔记本糊在了一起,导致只能模糊记起对方是奥丁的儿子,上面有一个黑眼圈浓重,杀人如麻的姐姐,下面有一个发际线堪忧,热爱捅肾的弟弟,同时热爱自己的锤子并且在幼时向自己的母后表达了崇高的愿望想当一个武神……

 

至于外表。

 

冬兵表示,从北欧神话来看,应该是个不骑马吃坐骑公羊又把他们复活的纯爷们。从绝密档案来看,似乎是个和美国队长一样金发大胸蓝眼睛的……纯爷们

反正不会是他手里拎着的这只卡通狗。

 

 

 

-04

 

 

“美国队长,美国队长,你的老伴冬日战士拎着一个笼子在复仇者大厦门口等你!”

“再重复一遍,美国队长,美国队长,你的老伴冬日战士拎着一个笼子在复仇者大厦门口等你!”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美国队长,美国队长,你的老伴冬日战士拎着一个笼子在复仇者大厦门口等你!”

 

正在和Steve进行恢复训练的Sam看着自家金发大胸的队长如一道闪电般冲出了训练室的大门,扭过头朝正蹲在通风管道里吃甜饼的Clint问道,“Jarvis被电脑病毒入侵了吗?”

前神盾局优秀特工,现复仇者联盟成员默默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淡定地回答道,“Tony最近迷上了旺仔牛奶。”

Sam:“……好喝吗?”

Clint:“不知道。”

路过的Natasha:“有点甜,不适合减肥时饮用。”

同样路过的Wanda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

 

 

 

-05

 

 

冬兵对天发誓,如果他知道Jarvis对复仇者大厦周围的监视几乎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如果他知道复仇者联盟还有来自隔壁宇宙的外援,如果他知道史蒂夫在这里——好吧,这个他的确知道——他绝对会选择去打劫一架九头蛇的无人机去送这只不停播放自己是雷神托尔的卡通犬,而不是傻乎乎地拎着笼子来自投罗网。

所以当他被飞奔而来的美国队长一把抱在怀里并且打横抱进复仇者大厦的时候,他还僵硬地保持着被复仇者的外援,隔壁宇宙的持盾女侠用一根金灿灿的绳索套着手腕的姿势。

 

 

身材曼妙面容美艳的亚马逊女战士笑得灿烂,挥挥手端起jarvis特别为她准备的香草味冰淇淋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你应该为此感到骄傲。”当冰凉香甜的冰淇淋融化在唇齿间,Diana不由地发出了和一个世纪之前毫无二致的赞美。

“多谢您的赞美,Prince小姐。”电子管家标准的英伦腔响起。

“我的Jar是最棒的。”Tony怨念地盯着她手里的冰淇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捧着的热牛奶,感受到了整个世界的恶意,“你一定是在报复我让你念旺仔牛奶的广告词。”

“事实上,Sir,我并没有。您最近熬夜太多,我认为牛奶能舒缓您紧绷的神经。”jarvis实事求是地说道,“况且旺仔牛奶的广告词可以简单明了地说清当时的情况。”

Tony一瞬间觉得自己无言以对。

 

 

冬兵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了。

无论是谁被美国队长那健硕的胸肌包围超过五分钟,都会出现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的症状,从而感觉呼吸困难——是的,他绝不承认是自己的原因造成这样的现状。

 

好在收到消息前来围观的复仇者成员越来越多,身为高龄老人的美国队长不太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秀太久的恩爱——事后猎鹰捏着自己碎了的墨镜呵呵一笑表示鄙视——磨磨蹭蹭地放开了怀里的冬兵,拉着对方坐到了沙发上,在Natasha和Wanda的注视下拉过了一大盘小零嘴放到他面前。

 

我的Bucky瘦了。他痛心疾首地想到。

 

“Bucky……”

冬兵看着美国队长眼眶通红地和一个苹果做斗争,一句“谁他妈是Bucky”到了喉咙口又咽了下去,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你这两年去哪了?”Steve手脚麻利地把去了皮的苹果切下一小块喂到冬兵嘴边,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任何异样。

 

他苦苦寻找的人如今就好好地坐在自己面前,没有什么比这个事实更让他开心的了。

 

“我……”冬兵试图拒绝美国队长这种类似宠恋人式的投喂,但最终还是败在了对方真诚的眼神中,“我在世界各地流浪。”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他诧异地睁大了眼睛,无法理解自己为何直接吐露出了真实答案。

听到答案的Steve眼眶更红了。他极快地仰了仰头,随即将目光落在了缠绕在冬兵手腕上的真言套索上。他伸手把它取下来还给Diana,“谢谢,不过Bucky不需要这个。他不会骗我的。”

 

Diana在对方坚定的眼神中收回了真言套索,重新挂回腰间,“看起来是我多此一举了。”她笑了起来,唇角抿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很久之前也有一个人这么对她说过,他不会骗她。那个人的眼眸的颜色如波澜壮阔的海洋般蔚蓝,注视着她的时候有万种柔情缱绻翻涌。他们曾在万千星辰下共舞,雪花落在他的金色发间恍若白首。

可惜那个人,早就消失在了天际。她漫长的生命中永远留有两架飞机的影子,一架跌跌撞撞地闯进了她的生活,另一架带着不舍与决绝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她。

“真希望我们还有更多的时间。”

 

“真羡慕啊。”她轻声说道,尾音里带着婉约的叹息。

 

 

Bucky默不作声地看着Steve与Diana交流,灰绿色的眼眸中疲惫与担忧一闪而过。他不知道自己这样贸然出现是否会给Steve带来什么后果。

 

恶名昭彰的九头蛇杀手和光明磊落的美国队长位于地狱与天堂,他们的命运绝不该再度交汇。

他咬了咬唇,唇瓣上还残留着的苹果甜味猛然间变得苦涩起来。

 

 

 

-06

 

 

“队长,你等会有足够的时间和你亲爱的Bucky叙旧,所以,这位……”Tony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冬兵带来的笼子,饶有兴趣地看着正委屈蹲着画圈圈的狗狗雷神,在冬兵的称呼上稍微斟酌了一下,随即一拍坐在旁边的Sam的大腿,在后者试图杀人的目光中悠悠然开口问道,“我们未来的同事,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吗?”

冬兵:“……”

“看起来像是个小可爱。”Wanda蹲下身来戳了戳它毛茸茸的小耳朵,“很像动画片里的那……种。”她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指尖泛起了丝丝红色。

冬兵用一种非常冷静的声音陈述了他之前听到的结果:“它是雷神托尔。”

“汪汪!(没错!)”

卡通狗一瞬间精神了起来,它在复仇者们的集体注视下按了自己披风上的按钮,一瞬间“我是雷神托尔”、“为了北方神的荣耀”接二连三地在房间中响起。除了早就听过的冬兵,其他人都露出了“这踏马是在逗我”的表情。

 

Tony:“Loki的玩笑?”

Sam:“奥创卷土重来?”

Clint:“灭霸的飞椅到了?”

Natasha:“次元壁破了吧?”

Diana:“早就破了,DC都能来你们这串门。”

 

 

 

-07

 

 

所有复仇者以及串门的正联成员外加复仇者家眷围着卡通犬团团坐下,神情严肃。

 

美国队长看着那只次元形象和自己完全不同的卡通犬,掏出了手机,在冬兵震惊的目光和其他成员见怪不怪的目光里拨通了由因为受不了阿斯加德两位王子经常往地球跑害得自己心惊胆战的奇异博士专门建立的阿斯加德专线。

 

一段诡异的电音随着最后一个号码的播出响了起来。

 

受到魔音攻击的冬兵往沙发后面挪了挪。

Steve把手盖在他的手上,试图用自己的温度去安抚受惊的恋人。他张了张口,似乎有些难以启齿,“……Bucky,这是Thor强烈要求的音乐,据说能让电话传达的速度更快。”

熟知内情的Tony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说白了就是他自己唱的五音不全的那首。”

摇滚音乐爱好者Sam冷漠地补充:“说真的,我已经被他洗脑的差点不记得原版是什么样的了。”

在Steve开始拨号就给自己带上耳塞的Natasha冷冷一笑,“下次用炸鸡卷威胁他把这歌换了,复仇者的品味就是被这种人给拖累的。”

Diana若有所思:“或许我可以把我们队里的海王介绍给他,我总觉得他们应该会有共同语言。”

在第一瞬间给Wanda捂上耳朵的Clint心有戚戚:“为了海里众生的安全,最好还是不要。”他看了一眼正游荡在自己和Wanda身边的Vision,好心补充了下,“毕竟与水与雷电。”

冬兵深深觉得自己可能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一曲终了,电话终于被接通。

“你好,我想问一下,你们家大王子是否还在阿斯加德?最近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事吧?”Steve说的严肃而关切。

阿斯加德接线员拿着电话,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正在播放由Loki编剧指导的小电影的监视器屏幕,伸手换了个台,以一种悲悯的目光扫过自家雷神王子正在宫殿里被刚归来不久的奥丁长嗣Hela大公主暴打的惨状,“您说的是我家二王子吧,他挺好的。”

“……不,我不是问Loki,我说的是Thor。”Steve一头雾水,只好直接报上了与自己同样配置的同事大名,“我们这出了一点事,需要与Thor联络。”

“哦哦,您还不知道吧,我家大公主回来了,所以原来的大王子就降级成二王子了。”接线员诚恳地解释道,“三王子好像因为这事挺不高兴的,整天说大公主抢了他台词,连带着最近产出的同人电影都走黑暗系BE结局了……”

“那么麻烦你请你家大……二王子抽空来一趟复仇者大厦,我们有急事找他。谢谢,再见。”得到了有用信息的Steve干脆利落地掐断了电话,在集体复仇者“你懂我懂大家懂”的目光里一摊手,沉痛地宣布了一个信息,“Loki干得。”

“哦……”复仇者联盟加串门女侠见怪不怪地应了一句。

只有明显在状况外的冬兵一脸茫然。

Steve好心给他解释,“复仇者联盟准则第一定律,一切超出常理的事情肯定是Loki的锅。”

冬兵觉得自己更茫然了。

Tony言简意赅,“一个揍过你家Steve的神。”

Banner博士推了推眼镜,笑得温文尔雅,淡定补充道,“一个很弱的神。”

抓住了重点的冬兵猛然握紧了拳头,眼神坚定——谁揍他的Steve,他一定双倍奉还。

 

远在阿斯加德围观自家姐姐家暴哥哥邪神突然狂打喷嚏,导致在王座前打成一团的两个人同时回头,用同一种审视的目光看向他。

Thor:“你又在想什么坏点子?”

Hela:“小可爱,是不是回心转意,想和我一起去征服九界了?”

Loki:“……我不是我没有!”

 

 

 

-08

 

 

“那么,在Thor来之前,我们应该谈谈队长你的小可爱了。”Tony站到老冰棍们坐着的沙发后面,高居临下地问道,“这位未来的同事,你愿不愿意跟随我们,一起维护世界的和平?或者说,和你的Steve一起并肩作战?”

冬兵低声开口:“不,我跟随的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打起架来也不知道后退,我得看着他。”他再次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脸色在触及到身边露出的一截金色后突然变得无比惨白。即便经历了九头蛇的无数次洗脑,即便过往的记忆已经完全缺失,可有些感情已经篆刻心头,在血脉中交织纠缠。

 

但他不能。

 

Bucky·Barnes早就死在了那场暴虐的风雪中,他掉下了火车,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现在坐在这里的只是满身鲜血的Winter Soldier,金属臂的每一片合页都沾染着永远洗不干净的血腥。

时光不会倒流。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和Steve之间不止隔了七十年的光阴,还隔着一条血与骨堆砌的长河。

 

 

Steve瞥了正和女侠眼神互动的钢铁侠,一时不知是否应该感激他们,“Tony。”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Tony摊手,收回了刚刚从Diana那顺来的真言套索,“队长,剩下的你自己搞定。”他施施然走回了自己的座位,端起自己管家准备的牛奶以一种大义凛然的就义姿态喝了下去。

Steve揉了揉眉心,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精神一些。

 

复仇者的工作、摧毁九头蛇剩余势力和满世界地找人耗费了他大量的精力,在今天之前,大量的无功而返让他身心俱疲,可他仿佛不知道放弃为何物,依旧努力地寻找着任何一丁点和Bucky有关的信息,同时以一种狂风暴雨般的力度打击着九头蛇。

每剿灭一个九头蛇基地,他的Bucky就会安全一分,而彻底消灭九头蛇,他的Bucky回到自己身边。

他一直是这么坚信着的。而上天确实也没有让他失望。

他的Bucky真的回来了。

 

“Bucky。”美国队长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他太激动了,失而复得的喜悦席卷过全身。当Bucky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一切都变得明媚了起来,“你愿意吗?”

冬兵看着他,缓缓地,坚定地摇了摇头,“不。”他伸出手想要触碰Steve的脸,却在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停住了动作。灰绿色的眼眸里被冻结了七十年的冰雪消融,春意重新回暖,属于Barnes中士的那部分温柔渐渐浮现,“我不能。”他慢慢握紧那只手,机械手臂上倒映出Steve弥漫着悲伤的蓝色眼眸,“我杀了很多无辜的人,我记得他们每一个人。”

“Bucky,你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是被控制的,那并不是真实的你。”

“可我毕竟做了。” 

 

他杀了他们,用的就是这双手。被九头蛇洗脑不是他逃避的理由,James Barnes是他,Winter Soldier也是他,无可分割,不能分割。就好比灵魂和身体,身体犯下的错,灵魂同样也有罪。他不能将作为冬兵的七十年舍弃得一干二净,Steve也不能。

每个人都得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他也不能例外。

因为现在坐在这的,是Bucky这个人,活生生的,有着心跳有着温度的,人。

 

Steve缓慢而有力地握住了Bucky的手,粗糙的掌心摩挲着对方冰冷的指尖。他的蓝眼睛里染上了一层悲伤的颜色,在阳光下隐隐泛出一点翠色,“Bucky,你相信我吗?”

Bucky毫不犹豫地点头。

 

“我知道你的手上沾满鲜血,但我也知道你的灵魂依旧纯粹。”Steve说,“过去无可否认,你愿意正视它我很开心,但它不该是困住你的枷锁。”

“人总得相信些什么,正如你相信我一样,我同样也相信着你能够坚强坦然地面对这一切,从黑暗中走出来,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而我会陪着你,直到时光的尽头。”

 

 

 

-09

 

 

所以,当风尘仆仆从阿斯加德赶来的Thor一进门,迎接他的就是一群眼眶通红的复仇者。

刚和自家姐姐打完架的雷霆之神十分诧异,还来不及说话,一只软乎乎的卡通犬已经嗷呜呜地叼着扑了上来。

Thor:“这他妈是个什么东西?”

Tony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你家的东西。”

Thor石化了:“……啥?”

卡通犬抱着Thor红披风的一角泪眼汪汪:“汪汪汪!(大哥好!)”

Natasha不动声色地把一张有些湿润的纸巾丢到垃圾桶里,端过一边的黑咖啡啜饮一口,“或许你该问问你家弟弟。”

Thor显得更加迷茫:“Loki最近沉迷拍电影和引进中庭优秀电影,应该没空……”他猛然闭上了嘴,把那只卡通狗拎到自己眼前,仔细打量,眯着眼仔细从仅剩的一点记忆中搜索有关部分,然后想起了某部Loki从中庭大国引进的让Hela都哈哈大笑的动画片,“……我想我知道它是什么了。”

奥丁在上,他真的不知道那天自家母后一句“这狗真可爱,和Thor挺像”会让Loki真的把它从电影里变了出来。

复仇者们用一种不太友好的目光盯着他。

Thor耸耸肩,露出了一个无辜的笑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你们知道的,最近我家不太太平。”他回想起自家姐姐和弟弟互相指着对方让对方跪下的场景,心下一凉,“我能在这待一段时间吗?”他还有点想念中庭美味的炸鸡。

Tony指指他手里的卡通狗,笑得高深莫测,“不能。”

Thor遗憾地叹了口气,“吾友,你真残忍。”

Tony挥挥手:“多谢夸奖。”

Thor以一种受伤的眼神看向其他人,试图寻求安慰,目光在扫过坐在美国队长身边的Bucky时突然停顿了一下。他把卡通犬打包好,大步朝对方走去,“你一定就是吾友Steve一直提的那位男朋友了。”

复仇者们和串门女侠的目光顿时全部集中到了脸一瞬间红的可以滴血的Steve身上。而Bucky只是微笑着晃了晃被Steve牵着的手,一脸无辜。

 

Tony痛心疾首地摇头:“没想到原来你是这样的队长。”

Clint目瞪口呆:“原来最开放的居然是队长。”

Natasha不为所动:“完全不出我所料啊。”

Wanda一脸艳羡:“真好啊。”

Sam冷漠地喝了口红茶:“呵呵,不然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要戴墨镜。”

Diana微笑祝福:“如果Steve还活着,一定也会为你们高兴的吧。”

 

 

 

-10

 

 

Bucky在一片祝福中看向笑容和煦的Thor,低声开口,“如果我和Steve在一起了,你会带着你弟弟来吗?”

Thor拍着胸脯保证:“奥丁在上,我一定会带着姐姐和弟弟一起来的。”

Bucky笑了起来:“我很期待。”

复仇者们和Diana纷纷在心里为他点了个赞。Tony甚至已经和Jarivs低声交谈起要去把奇异博士请过来的事情,他非常想直观地见识一次传说中的自由落体三十分钟。

 

对自己把弟弟卖了一事毫不知情的Thor热情地拍了拍Bucky的肩,爽朗一笑,“欢迎加入复仇者联盟。”他朝同伴们挥挥手,带着挥舞着小爪爪对众人恋恋不舍的狗狗雷神大步走了出去。

 

Natasha优雅地站起身来,把落到前面的一束红发撩到而后,目光转向正在吃小甜饼的Clint,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陪我去练练手?”

Clint受宠若惊地看着她,后知后觉地Get到了那丝笑容的意义,“走吧,Nat。”不过满足恋人的一切需要是一个特工在自由时间里的第一守则。

 

Wanda同样看向正飘在她身旁的Vision,歪过头邀请他:“你愿意陪我去Stark的厨房里做一点小点心吗?”

Vision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在Tony略有些怜悯的目光中跟着Wanda一起走了出去。

 

Banner温和地朝Bucky笑了笑,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我去实验室研究一下有关你机械臂的改进方案。”

Tony立刻插嘴:“你需要伟大的Tony Stark的帮助。”他不动声色地放下才喝了一口的黑咖啡,连拖带拽地把Banner拉了出去,“Jar,我们需要两杯咖啡。”

“Sir……”电子管家好听的英伦腔里带上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

 

蹲在一旁的Sam默默看着同伴们的战略性撤退,又看了看那对坐在沙发正中间含情脉脉对视着的老冰棍,决定跟上大部队的行动,“虽然你上次扯坏了我的翅膀还把我从航空母舰上踹了下去,但是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他撇了撇嘴,朝Bucky丢下一句“欢迎加入复仇者联盟”后就目不斜视地走了出去,打算去康复中心看看那些正在努力让自己恢复正常的士兵们。

 

来串门的Diana也站起身来,朝他们挥了挥手。她踩着高跟鞋慢慢地走向出口,背影有一瞬间的落寞,但很快消失不见。很久之前有个人跟她描绘过和平年代人们的生活,而现在,她更希望这对饱经命运磨难的恋人能够好好体验一下。

 

“没有战争的时候人们会做些什么?”

“他们会吃早餐,喜欢早晨醒来,看看报纸再去上班,他们会结婚,生几个孩子,然后一起变老。”

 

她笑了起来,背对着他们好心提了个建议,“或许你们可以选择一起去吃个早饭,你知道的,人们总是很正视早饭的。”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Steve和Bucky两个人。

 

“欢迎回来,Bucky。”Steve给了Bucky一个拥抱,一个迟到了七十年的拥抱,“或许我无法分担你的痛苦,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我保证。”

他轻声在对方耳畔许下承诺,一如七十年前Bucky在他最无助的时候许下的诺言一般轻声有力。

 

“Jerk.”

“Punk.”

 

“I will tillyou until the end of line.”


 -FIN-





一个关于Loki同人剧的补丁:

“我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家业凭什么我一分都拿不到?难道就因为我是你女儿他是你儿子?”海小美气急败坏地冲到奥老头面前质问道。

奥老头神情淡定,看向海小美的眼神充满了慈爱:“大锤还小,你是他姐姐,自然不能跟他抢东西。”

海小美冷冷一笑:“你放屁,你明明又在外面有了个私生子。”

雷大锤晃晃悠悠地抱住海小美的大腿,奶声奶气地安慰道,“姐姐不哭,姐姐不气。”



一个关于Loki后来命运的补丁:

Loki发誓,如果自己能夺回法力,一定会把站在外面抱着爆米花喝可乐的家伙统统变成流浪汉。当然前提是这个自由落体运动先停止了在说。

奇异博士和Bucky微微一笑,对他的威胁不置可否。



一个关于老冰棍吃早餐的补丁:

神盾局局长Coulson因为上次队长家属回归自己不在现场而感到非常难过。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他特意安排两位九旬老人出国度蜜月。

Bucky和Steve在广州喝了半个月的早茶,回来以后默默加入了女子减肥军团。



一个关于神奇女侠的补丁:

某日雷霆之神Thor和死亡女神Hela去隔壁宙斯家串门的时候给Diana献上了一份大礼。

毫发无损年轻如初的Steve上尉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自家女神又哭又笑的表情。

“嘿,My angle,我回来了。”



一个关于狗狗雷神的补丁:

“弟弟,他的第三个按钮是啥?”

“你自己按。”

Thor按耐不住好奇,轻轻按了一下第三个按钮,然后——
















“十万个冷笑话2手游欢迎你!”

评论(15)
热度(260)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