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盾冬/桃包】好事成三[上]

翻修一篇被吞得惨不忍睹的旧文送给受委屈的 @☀冬战士 ,希望能博君一笑,继续为盾冬产粮出力。

CP包括桃包/盾冬/蛇盾鹿队OOC预警,欢乐向。



P.S:表白所有盾冬的太太,我爱你们!!!





01

 

 

Sebastian是被噩梦惊醒的。

 

梦里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在他的房子里大打出手,振金盾牌和金属手臂砸坏了他心爱的卧室移门,落了一地的玻璃碎片在阳光的折射下晕染出绚丽的色泽。他瑟瑟发抖地抱着被子躲在墙角,挣扎着拨出求救电话却被残忍地挂断。爆炸的轰鸣声盖住了电话的忙音,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房间顶上的水晶吊灯坍塌,锋利的碎片往他所在的角落里飞来……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一滴冷汗顺着脖颈流进了睡衣里。

很好,阳光明媚,天气晴朗,没有美国队长,也没有冬日战士,他的房子和小命都保住了。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他想。

照理来说《美国队长3:内战》的拍摄早就结束,宣传期也过了,电影上映后反响很强烈,票房一路走高,他也绝对应该从这部电影的角色里脱离出来,不再受角色的影响了。

 

——可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或许我该去约个心理医生。”Sebastian嘟囔着伸出手去够放在床头的手机,迷迷糊糊地转过头想要确定一下具体的时间。然后在下一秒,灰绿色的眼瞳里倒映出了两个人的身影,这让他下意识地捂住了额头,然后在心里盘算起了是否有需要连眼科医生一起预约了的必要。

 

“你好?”坐在他床边的Steve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小心翼翼地和他打了个招呼。

Sebastian僵硬地根据条件反射回了他一个微笑,然后机械性地转过头,看向另外一面,试图用明媚的阳光给自己建立一个心理疏导:我应该是没有睡醒。不,我肯定还在做梦。

然后他又看到了两个人。

穿着美国队长制服的James和一身黑色军装胸前绣着九头蛇标志的Rogers。

James朝他露出了和对面的Steve一样和善的微笑:“Hi~”

 

Sebastian的表情在一瞬间冻结。他飞快地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把手机摸进了被窝,看也没看就按下了快捷键,在对面接通的一瞬间高喊了一句:“Help——”

尾音还没落下,蒙在头上的被子被一只金属手掀开,另一只金属手则握着他的手机,干脆利落地按下了结束通话的按钮。

Sebastian穿着睡衣瑟瑟发抖,绝望地抬起头在床的两边来回巡视,觉得梦境即将成真,自己的房子和小命很快就要在两倍速的情况下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各位怎么称呼。”他颤抖着问道。

 

 

刚结束自己新片宣传,正坐车回家的Chris听着从手机里传来的忙音,神情严肃了起来。

 

Sebastian慌乱的声音和猛然挂断的电话忙音让他不由恐慌了起来。

这个和他搭档了三部美国队长电影的罗马尼亚小演员此刻应该和他在同一个城市,不同的是Sebastian应该在享受自己的假期,而Chris自己则是继续忙于工作。

Sebastian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求救?Chris茫然地想着,除非……

“掉头,去这个地址!”他皱起了眉,高声对司机催促道。

 

 

Sebastian哆嗦着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定,左手边坐着Steve,右手边坐着James,Bucky和Rogers则分别站在他们两个旁边,硬挺的身形像极了两把上膛的枪械。

他偷瞄了眼左边的老冰棍们,又瞅了眼右边的老冰棍们,觉得自己仿佛置身神盾局的审讯室——怕是哪个不法分子看到这个配置,这个阵容,都会忍不住将自己干得坏事全盘托出,以求宽大处理。

但是特喵的!明明是他们私闯民宅在先!为什么!是我这个受害人接受审讯!

Sebastian·我只是睡了一觉·世界就变得奇幻起来·不知所措·Stan绝望地想到。


“……所以说,你们都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到了我这是吗?”在分别听过两对老冰棍们的陈述后,Sebastian低声总结道。

四个人同时点了点头。

“那你们知道怎么回去吗?”

四个人同时摇了摇头,然后把希冀的目光汇聚在了他的身上。

Sebastian崩溃地抱住自己的头:“连你们都不知道,那我更不知道了。”

James递过一杯热水给他,柔声安慰道:“事实上我们上网查过解决方法,但是给出的方法千奇百怪,我们需要时间来挑选验证。”

Sebastian却像一只被踩到痛脚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你们用了我的电脑?”

 

他的电脑里存满了关于Chris的电影、图片以及访谈,连带着一些粉丝制作的Evanstan的视频满满当当塞满了D盘和E盘。甚至连桌面也设置成了Chris饰演的美国队长拉飞机的那一幕,手臂上的肌肉饱满的几乎溢出屏幕。

——是的,Sebastian暗恋和他合作了多年的演员,Chris。

 

James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是的。虽然未经允许,但是我们那时候……”

“——谁用的!”

James默默地把“叫不醒你”四个字咽了回去,然后看向了Rogers。

Bucky面无表情地看向了Rogers。

Steve十分正义地看向了Rogers。

Rogers坦然地接受了三个人的注视,理了理黑色军装的领子,朝着炸毛的Sebastian露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和Sebastian电脑上保存的Chris宣传期时一模一样的微笑:“我用的。”

“……”Sebastian顿时如同一只漏气的气球瘫回了沙发上。

好吧,你和Chris长得一样,你有特权,我拿你没辙。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装作无辜模样笑容灿烂的Rogers,崩溃地想到。

“所以在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之前,可以麻烦你收留一下我们吗?”

Rogers说得非常诚恳,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带着一丝蛊惑人心的意味,可Sebastian硬是从中听出了威胁的语气,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他接过James递过来的玻璃水杯,微烫的温度让他安心了不少。偷偷抬起眼,Sebastian小声问道:“那你们要是永远回不去了怎么办?”

“Sam会接任我成为美国队长,继续带领复仇者保护我们的世界。”Steve和James异口同声。

远在另外两个平行世界寻找失踪的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的Sam在此刻同时打了个喷嚏。

Sebastian在心里默默为两个Sam点了个蜡烛。

 

 

Chris气喘吁吁地爬上Sebastian公寓所在的楼层,在门口平复了一下心跳后小心翼翼地按响了门铃。他让司机在楼下等候,如果十五分钟以后他还没有下来,就直接报警。

门铃声响起的一瞬间除了Sebastian以外客厅里的四个人都进入了高度戒备的状态。Steve和Rogers分别把Bucky和James护在身后,Bucky面无表情地从黑色的作战服里拿出贴身保存的小刀,James的手里是一把上好了膛的袖珍手枪。

Sebastian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的动作,一瞬间觉得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吃的胃里堆满了某种可怕的食物。

很撑,非常撑。

门铃还在持续回响,Sebastian默默地拿回了之前被Bucky拿走的手机,扫了一眼通话记录,表情变得纠结了起来。

 

——天哪,谁来告诉他本来应该拨打的报警电话为什么会变成了Chris的电话?

 

Sebastian艰难地挤出了一个笑容,示意自己去解决那个“不速之客”:“是我……朋友。”他斟酌了一下用词,理所当然地给跟Chris的关系盖章定论,“我刚刚不小心把电话打给了他。”

他极为缓慢地把自己挪出了四个人的视线,用演员的职业素养给自己换了一副睡眼朦胧的表情,然后在四道犀利目光的注视下打开了房门,见到了满头大汗的Chris。

“Sebby,你没事吧?”Chris一脸焦急地握住Sebastian的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对方。很好,Sebastian全身上下一点伤痕都没有,应该没出什么大事。他想。

Sebastian从他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咬了咬唇:“没有,之前那个电话我是不小心按错了,我只是没睡醒。”他试图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真挚一些,灰绿色的眼眸里闪烁着歉意,“我很抱歉打扰到了你。”

“没事就好。”Chris长舒了一口气,极为自然地在门口换了鞋,往客厅里走去。

Sebastian想要拦住他的动作,但是为时已晚。

他在Chris尖叫传来的一瞬间关上了大门,然后心累地捂住了头。

 

 

现在坐在沙发中央的人变成了两个。

Chris的脸上挂着和Sebastian刚醒来时一样的表情,来回打量着两对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然后崩溃地看向小口啜饮着牛奶的Sebastian,低声问道:“我们要不要去约个心理医生?”

Sebastian默默地把喝了一半的牛奶塞到了他的手里。

“咳。”Steve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开口说话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带上了属于美国队长的威严,“很抱歉打扰到了你们的正常生活,但还是希望你们能够把我们出现在这里的这件事进行保密,毕竟我们不属于这个时空。”

Chris和Sebastian点了点头。

“所以在我们找到回去的方法之前,麻烦Chris你也住在这里,可以吗?”James微笑着补充道。

“没问题。”

“不可以!”

两个截然不同的答案同时响起,分别来自Chris和Sebastian。

Rogers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两个,慢条斯理地刚要开口,就被对面Bucky一个冰冷的眼神制止了。

他耸了耸肩,做了个把嘴封上的姿势——好吧,无论是哪个Bucky,他都愿意听话。不过,他的眼神转到了James身上,蔚蓝的眼眸里满溢出温柔,还是他的Bucky最好。

“Chris的新片即将上映,他必须去参加宣传。”Sebastian绞尽脑汁,试图用这个听起来合情合理的解释让Chris与这件奇幻的事情划清界限。

Chris无奈地笑了起来:“Sebby你真的是一点都不关心我啊,好歹合作了那么久……”

他在Sebastian茫然而又崩溃的眼神里把手贴上对方的左胸,露出了一个标准的美国甜心笑容:“今天是最后一站,我也和你一样步入了短暂的假期。”

Sebastian今天第三次捂住了自己的头。

“你赢了。”他虚弱地说道,自暴自弃地把负隅顽抗的念头丢到了九霄云外。Sebastian你这个不坚定的男人,下一次绝对不能再被Chris的笑容诱惑了,“我这里只有三个房间,中间那个是我的,剩下的你们随便挑吧。”

Steve抬眼去看站在自己身边的Bucky,一向面无表情冬日战士冰封已久的唇角此刻正微微上扬,透出了一丁点零星的笑意。他伸手握住Bucky的手,站起身来丢下一句“麻烦了”便和对方一起离开客厅,挑了Sebastian卧室左边的一间客房。

James转过头朝Sebastian同样说了一句“麻烦了”,然后朝Rogers伸出了手。Rogers回应了他,只是在路过Sebastian的时候俯身在他耳边低声揶揄了一句“记得把你的电脑上锁”,然后心满意足地牵着James的手回到了他们的那间客房。

Sebastian的脸上顿时绯红一片。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唇,不去看坐在一旁的Chris,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在对方眼皮子底下把自己电脑里的东西全部上锁,以保全自己这段操着暗恋的心,没有明示的胆的友情。

Chris若有所思地盯着Sebastian的侧脸,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件重要的,但是从他进门开始就忘的一干二净的事情。

“糟了!”

Sebastian惊恐地望着猛然间拿起手机的Chris。

而Chris的司机在漫长的交集的十五分钟的末尾,终于接到了来自老板的安全电话。

“——麻烦你转告我的经纪人,我要在Sebastian家住一段时间。”



 

02

 

 

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Chris苦着脸听着手机公放里经济人嘶声力竭的控诉,以一个极度不雅观的姿势瘫倒在了Sebastian身旁,一脸的生无可恋。他在经济人第三次谈到上涨的公关费时发出了一声闻者伤心听者流泪的哀嚎,然后在其他人或关心或疑惑的目光中以壮士断腕之势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成功换取十天的自由支配权。

 


Sebastian在他面前放下一杯咖啡,然后把摆放在沙发上的中型盾坨抱进怀里,下巴磕在它软乎乎毛茸茸的身体上,欲言又止:“其实……Chris你不必留在这的。”

Chris把沙发上的另外一只冬坨压在自己健壮的胸肌上:“那你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出去买这些东西吗?”他抬了抬下巴,指向正在奋笔疾书的Steve和James,“然后第二天的新闻就曝出你有神秘同居人的猛料了。我们必须分头行动。”

Sebastian悲哀地发现自己居然在嫉妒那只可以趴在Chris胸肌上的冬坨。他愤愤地捏了一下自己的怀里的盾坨,假装自己捏了对方的脸,“可你留在这,要是被狗仔拍到,可能就直接帮你出柜了。”

然后你的经济人和我的经济人一定会联手把我们骂的狗血喷头的。他在心里默默补充道。也许漫威高层还会派狙击手来和我们“好好”谈谈。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所以我们必须做好伪装。”Chris不知从哪里掏出了墨镜和口罩,把自己全副武装了起来,然后又往自己头上带上了鸭舌帽,把帽檐压得低低的,“看,这样就没什么问题了。”

Sebastian被他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惊得目瞪口呆,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恶补过这个世界知识的Steve和Rogers同时扶额,很不想承认这是自己的扮演者。

James强忍着笑意开口,“虽然这么说有点打击人,但是我认为,没有人会穿着高级的定制西装,然后……”

Bucky面无表情地接过话题,一针见血:“你不如在脑门上挂个牌子,写上我是Chris你们快来看我。”

Sebastian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了。他想象了一下Bucky所描述的场景,然后在Chris哀怨的目光里大笑着瘫倒在了沙发上,唇角绽放出的柔软笑容,像极了滴露的花瓣。

“好吧,我承认是我考虑不周。”Chris耸肩,报复性地伸手在Sebastian的脸上掐了一把,顺滑的触感让他心满意足地眯起了眼睛。

Sebastian则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把自己手里的盾坨砸到了他脸上,在Chris假意的胡同省中迅速低下头,试图用落下来的长发遮住白净的脸颊上浮现出淡淡的红晕。

“我……我去收拾下,然后去给你们买东西。”他迅速起身,无意识地舔了舔唇,抓起Steve和James共同撰写的清单夺路而逃。

 

 

购物中心里人流如潮,虽然空调打得很足,但Sebastian还是觉得燥热不堪。

他压低了鸭舌帽的帽檐,推着购物车身手矫健地穿梭在各位前来的大爷大妈中间,试图以最短的时间买齐四人组所需要的东西。

牙刷,牙膏,毛巾等各种生活用品只需要一式四份,Bucky和James的衣服也只需要根据自己的尺寸来买,Steve和Rogers的衣服Chris说他会回去解决——是的,Chris再一次麻烦了他可怜的司机,回了一趟自己居住的酒店。

然后,Sebastian在购物清单的最后一项上卡了壳。两个美国队长用正义的笔迹写下了让他无言以对的物品。

 

——润滑油。

 

是他太保守还是他们两对太开放——别问他为什么知道他们是一对,好歹他也拍摄了三部美国队长电影,导演甚至在宣传期亲口盖章Steve和Bucky的故事是一个Love Story。况且那么赤裸裸的眼神,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他们四个两两之间的眷恋和温情。

他想到了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用来形容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的关系的词——Soulmate,突然觉得之前那种很撑的感觉又回来了。

我一点都不羡慕。Sebastian想着,然后再次压低了自己的帽檐,推着满满一车物品站在了成人用品专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里面丢了两瓶润滑油,顺带秉着服务到家的态度带上了两盒安全套,超薄的那种。

这是美国队长交给我的任务,我得好好完成。

他握拳,带着坚毅的神情飞奔向结账的地方,然后在售货员大妈“年轻人,要注意身体,不要贪图享乐”的淳淳叮嘱中拿起装着双份的润滑剂和安全套的超大号购物口袋落荒而逃。

 

 

直到开了门冲进客厅,Sebastian白净面庞上的潮红还是没有退下去。他把购物口袋随手扔到玻璃茶几上,抱着迪士尼出品的大型盾坨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真是太丢人了。他愤愤地想到。这些东西明明不是他用的,却被别人误解。

更让人火大的是,就算买来给自己用,他也没有对象啊,虽然暗恋的家伙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他总不能正大光明地拎着润滑剂和安全套对着Chris那张标准的美国甜心的脸说:“嘿亲爱的Chris,来一炮吗?”

那目测明天各大报纸的头条就是来自罗马尼亚的小演员勾引好莱坞巨星惨遭拒绝了。

Sebastian想了想自家经济人暴跳如雷的语气,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他伸手用力揉捏着盾坨软绵绵的脸颊,努力把它幻想成金发碧眼大胸的某人,然后用力亲了一口盾坨,喜笑颜开。

刚从外面回来的Chris:“……”

他决定找个机会在那个被Sebastian宠幸过的盾坨上来个间接接吻。

不过尚未得及下手,他就被突如其来的询问吓了一跳。他抬眼,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围绕过来的穿越四人组。

 

“这是什么?”Rogers从购物袋里拎出双份的润滑油和安全套,震惊地看向Sebastian,“现在的年轻人都那么欲求不满了吗?”

Sebastian无辜地指着清单上的润滑油,一双灰绿色的眼眸里弥漫着不解:“不是你们需要的吗?”

这次轮到Chris笑瘫在沙发上了。

“我们只是想要一瓶能够保养金属手臂的润滑油,不是……这种……”Steve艰难地解释道。

一边的James已经笑着滚到了Rogers怀里了,而Rogers也毫不掩饰地哈哈大笑。

就连一向面无表情的Bucky脸上也浮现出了隐隐笑意。

“……对不起。”Sebastian恨不得自己立刻变成蜗牛,面红耳赤地把脸埋进盾坨软软的肚子里。

“哈哈哈哈Sebby你真是太可爱了!”

“你闭嘴!”

 

 

润滑油风波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被揭过。

Sebastian在书房帮Chris铺好了被褥后立刻蹿回了自己的房间。尽管他再三坚持不能让客人睡在书房,但Chris的固执出乎了他的意料。更悲哀的是,他发现自己根本不能拒绝Chris的任何要求。

Sebastian你就不能有点出息吗?

他在床上抱着盾坨翻来覆去,把原本柔顺的头发搞得一团糟。

 

在客厅里热牛奶的Steve惊讶地看着右边客房的大门被推开,Rogers走了出来,和他一样从橱窗里拿出了一个玻璃杯,然后转身打开了冰箱拿出牛奶。

他勾了勾唇,算是打了招呼:“给Bucky热的?”

Steve点了点头:“他总是睡不好。”

“我也是。九头蛇洗脑之后留下的后遗症,老是做噩梦。”

“我很羡慕你。”Steve说。

Rogers倒牛奶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嘴角扯出一个模糊的笑容:“为什么?”

“我没有保护好他。”

“我也一样。”

“不,这不一样。”Steve坐了下来,无声地长叹一声。深埋在那双蔚蓝眼瞳里的复杂情绪在这一刻全部涌现,沧桑的,解脱的,把原本澄澈的颜色染成没有界限的纯黑,这个无坚不摧的男人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无比的疲倦而苍白,“我宁愿忍受那些折磨的人是我,就像你一样。”

 

代替他度过七十年的岁月,代替他堕入黑暗,把他破败的人生修正,让他享受荣光而不是作为Winter Soldier被人们恐惧和厌恶。

 

“像我一样,差点在航空母舰上杀了他?”Rogers反问道。他将牛奶一口饮尽,坐到Steve身旁,注视着和他面容相同身份相悖的美国队长,沉下声音,“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下意识地把坠落到河里的Bucky拖上岸,被九头蛇洗脑过太多次的大脑无法运转,我对他的印象除了任务就只剩下一点模模糊糊的记忆。然后他醒来,抓住了我的手,告诉我我是他等了很久的布鲁克林的小个子。”

“很抱歉,我……”

Rogers打断了他的话:“所以当我记起一切的时候痛苦和愧疚差点把我逼疯了,他保护了我那么多年,到最后也没有选择放弃我。他说我必须为我那么多年犯下的错误赎罪,而他会陪着我,直到时间的尽头。”他站起身,恶狠狠地拽起Steve的衣领,“我们两个都没有保护好他们,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他压低了声音,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了痛苦,放肆地在另一个自己面前爆发积压已久的情感。

 

没有人是完美的,没有命运是平坦的。就算未来是缠绕荆棘的负重前行,结局是阳光下破碎的泡沫,可现在他们还在一起。七十年的时间也没有分开他们。将来更长的时光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我会保护好他的,现在会,将来也会。”Steve低声承诺道。虽然他和Rogers的命运轨迹完全不同,可结局却殊途同归。

 

而有些人失去一次就已经足够让灵魂变得千疮百孔。


 

一声轻微的抽泣吸引了两个超级战士的注意,他们回头,看到穿着睡衣的Sebastian正捂着泛红的眼眶尝试着把自己的身影重新缩回房门里。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断你们的……你……你们继续。”他结结巴巴地说道,企图用一个无辜的表情蒙混过关。

苍天啊,他只是半夜睡不着想出来给自己热一杯牛奶而已,根本没想到会想到听到这么感人的对话。

“晚安。”他同手同脚地关上门,然后乖乖爬上了床,用被子把自己包裹成一个厚实的蚕茧。


Steve和Rogers紧绷的身体顿时放松了下来,客厅里浮动的一触即发的火药味散去,两个人对视一眼,从对方蔚蓝的瞳孔里看到了隐隐的笑意,然后端着已经有些冷掉的牛奶分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TBC




以及写在后面的几句废话:我知道我这个人写文很放飞,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盾冬文回报给大家,还偏爱欢乐向的小甜饼,没有正儿八经写过什么正剧向的盾冬文。所以每一个看过我写的文的读者我都非常非常地感激!我爱你们!!!你们都是我的翅膀!!!

热度(220)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