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全职高手/韩张】压寨夫人[六]

※古风架空。

※主韩张副双花,这章叶蓝秀恩爱(缓缓举起了火把

※老韩终于下定决心咯(撒花

※前文请戳:[一][二][三][四][五]



[六]

 

韩文清和宋奇英回到霸图的时候日已西斜。大片大片的红色映着夕阳的暖光,远远看起来就像是天边的火烧云一般绚烂。

两个人牵着马目瞪口呆地看着被大红绸缎装点的艳丽的山寨大门,差点以为走错了路。

……这是搞什么鬼呢。

韩文清皱了皱眉,把手里的缰绳交给宋奇英,然后大步踏进寨门想去找人问个究竟。一路上看到的情景让他的眉宇锁的更紧。满目的红,到处都挂上了艳俗的红色丝绸,每一块的相连处都缀着花,做工还挺精细。仔细看看似乎还有人把山寨从里到外仔仔细细地清理了一遍,连房门上都留着未干的水迹。

但这并不是重点。

这样的装饰,这样的打理,从内到外都叫嚣着喜庆——就像是成亲时的装饰。

韩文清的心里,渐渐浮现出了一个不祥的预感。

一定是那家伙干的好事。

这么想着,他伸手拦住一个正提着脏水想要去倒掉清洗的手下,面色黑如锅底,沉声询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可怜的倒霉蛋没有捕捉到自家寨主话语里隐隐的怒气,一脸欢天喜地,回答的驴头不对马嘴:“哎?恭喜寨主!贺喜寨主!”

“恭喜什么?”

“寨主不是要成亲了吗!真不够义气居然还瞒着兄弟们,要不是叶捕头和蓝家小公子告诉咱们,咱们岂不是要等夫人过门才能知道!寨主你看这兄弟们也没啥可表示的,就自发地打扫装饰一下这……哎,哎?寨主你去哪?”

韩文清的理智早就在听到“叶捕头”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燃烧殆尽。该死的,就知道是那家伙搞的鬼。他懒得在听手下的碎碎念了,直接松开手转身直奔大厅,去找那个罪魁祸首算账。

还嫌不够乱吗!

 

果不其然,当韩文清推开门踏入大厅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酒是他的老对手叶修正捧着茶和他家小情人坐在一起的场景。叶修脸上的那抹宠溺笑容和深情款款的目光简直闪瞎狗眼。

那蓝家小公子姓蓝名河,长得是眉清目秀。一身浅蓝色的衣衫打理的干净整齐,墨黑的长发也规规矩矩地用白玉发冠束着,一派君子如玉,温柔谦逊的风雅。估计是叶修出言调笑的缘故,面颊上还沾染着一抹淡淡的红,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怒的。

“哟老韩回来了啊,不用太感激我。”叶修放下手中的茶盏,状似随意地朝站在门口的韩文清挥了挥手。

韩文清看着他的笑脸,恨不得直接一拳砸上去以泄心头之恨。但又碍着有别人在场,只能暗自咽下这口气,在心里给叶修重重的记上一笔。这货不添乱能死?他愤恨地想着,脸色不由更黑。

 

这叶修原本也是个富家子弟,名满天下的叶氏布庄便是他家的产业。但此人对继承家业并不感兴趣,反而离家出走后到这个小地方当了个捕头,又因机缘巧合结识了蓝河,便在这落下了脚。

叶修和韩文清成为宿敌的起因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说起来也简单,那时候韩文清才在这扎根落定,就碰上叶修带着人来剿匪。虽然说是不打不相识,但要是打起来拆了别人家刚刚建起来的基业,那这仇可结大了。所以说当叶修施施然离去后留下韩文清一个人站在一堆废墟残骸中,那种气的恨不得分分钟宰了某人的怒火我们也可想而知。

这仇也就算是结下了。

可那之后叶修也只是偶尔带着人过来装装样子,在山脚下溜个弯蹭杯茶喝,顺便在嘲讽韩文清几句就回去交差了——人在追蓝河呢没工夫来找单身汉的麻烦。不过当他用尽一切坑蒙拐骗的手段把蓝河追到手以后,他又多了一个嘲讽韩文清的理由。这次他从孙哲平那听说赌约的时,当下就决定帮孙哲平一把,在暗地里把这个消息扩散出去,顺便搂着蓝河等着看好戏。

——心可真脏啊,叶捕头。

 

“你来这里干嘛?”韩文清可心情和他坐下来聊,直接杵在门口硬邦邦地开了口。

叶修假意叹气,别过头和蓝河哭诉:“小蓝你看,老韩他怎么就不懂我的呢。我好心好意把你要成亲的消息告诉他的手下,帮他们出谋划策打扫寨子准备接新娘过门,他就这么对我。”

蓝河尴尬地看了脸色越来越黑的韩文清一眼,决定保持缄默,和他旁边这个嘲讽过头的家伙保持距离。

“谁说我要成亲的?”

“哎?”叶修大惊失色,“难道张新杰要毁约不成?”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韩文清此刻真的是想上前往这个家伙身上踹上两脚然后丢出寨子。他下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神差鬼使地叫了张新杰一声后,对方的神色就不对劲了。然后直到打道回府张新杰也没再和他说一句话。同行的孙哲平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他有些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要真是毁约倒好了,那他也有理由不再和他继续牵扯下去。但问题是,人家不愿意毁约啊,相反反而把愿赌服输这一道理执行地淋漓尽致,在张佳乐哭丧着的笑容里一脸淡定地回头吩咐下人去准备东西,准备后天应着良辰吉日上山。

有些人犟起来啊,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韩文清比谁都清楚张新杰的个性,所以他觉得头更痛了。

 

“老韩别丧气啊,张新杰要是毁约,你就继续死缠烂打呗。”这厢叶修还在孜孜不倦地出着馊主意,嘴角的笑容欠揍的连蓝河都看不下去了,“反正你有的是时间能和他耗。”

这话说的他好像很闲一样。韩文清瞪了叶修一眼,把他的话当风一样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没事你就快点走,这不欢迎你。”

“有你这么待客的吗,小蓝我们走,有些人啊,就是好心当作驴肝肺。”叶修也不含糊,拉着蓝河的手站起身来,就往门外走去。蓝河挣扎未果,只好放弃把手从他那里抽出来的打算。

在经过韩文清身边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声音温柔认真:“韩寨主且听我一句劝,缘分来之不易,还请珍惜眼前。”

“小蓝和他说什么,走了。”叶修有些不耐烦地拽了拽蓝河,略带挑衅地看了韩文清一眼,“他啊,注定孤家寡人哟。”

秀恩爱也不怕死的快。真不不知道蓝家少爷看上这货哪点了。

“快走快走,没空理你。”韩文清挥手,表情很是不耐。

 

待到叶修和蓝河走远,他才仿佛松了口气一般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缘分确实来之不易,但放到他这,便是只能称之为孽缘了。

张新杰是他命中注定的劫,但他何尝又不是张新杰生命中的劫。

多年前无疾而终的恋情,此刻又被赋予新的生机,路就在自己脚下,该怎么选择已经很清楚了。

他本就不是一个会踌躇不前的人,机会已经交到了自己手中,便不会放任它白白流逝。

只是在那之前,有些事情,还需要弄清楚。


热度(168)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