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美国队长/盾冬】我的男朋友是个鬼02

驭灵师SteveX恶灵Bucky

一个关于秀恩爱和打妖怪的故事。


以及第一章的插图by @娇巧软妹韩文清 戳这里





-02

 

对于Steve·Rogers来说,过去的七年其实是一段糟糕透顶的时光。

          

在外人眼里,他是光鲜亮丽的英雄,是一流的驭灵师,率领着所有人都希望加入的驭灵师小队,用至今无人能够打破的战绩一次又一次创造传奇。男人们在提到他时都会带上羡慕的神情,而女人们则将爱慕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渴望自己能够与这位能力和外表都出众的男人来上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七年间从未停止过的自责与噩梦伴随着他度过每一天。每个空闲下来的间隙,过往的回忆就会钻出来,如幽灵般无孔不入。于是他只能让自己埋首于工作,带领自己的小队击杀更多的恶灵,将无辜善良的游灵送去天堂。

他怕他一旦停下,就会忍不住回想起那个签订了一半的契约,想起Bucky消失前留下的最后微笑。

“我的小Steve会成为世界上最棒的驭灵师。”

“我会陪着你直到时光的尽头。”

 

“……骗子。”

 

 

十年前。布鲁克林。

 

天阴沉沉的,大朵大朵盘亘在天边的乌云遮起了仅剩的一点阳光。狂风卷起枯黄的梧桐树叶,在空中打着旋儿。

Steve喘着气靠坐在小巷的墙边,周围是散落了一地的书本。打着一百分的数学试卷上被人恶意踩上了不少脚印,那个鲜红的数字此刻看起来更像是嘲讽。穿在身上的白衬衣也好不到哪去,沾满了泥土和灰尘,灰扑扑的。

他刚和别人打了一架,这会儿全身上下都酸痛难忍,好像有人把他体内的骨骼一处一处打断再重接一般。右手挂了彩,血流不止。

 

挨打的原因就是那张数学试卷。

 

比他强大的男孩们不能忍受一个体弱多病的家伙在任何一方面超过他们,所以他们在放学后把Steve堵在了巷子里,试图用拳脚来重新树立自己的威信。

而Steve反抗了他们。这个瘦小的男孩一声不吭地用拳头表达了自己的怒火,尽管这点反抗在他们眼里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的装腔作势,但他们还是感受到了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

 

“I can do this all day.”又一次被揍倒在地后,Steve顽强地爬了起来,面对着人多势众有备而来的男孩们毫无惧色。

男孩们面面相觑,看着他的目光里带上了恐惧,仿佛对方不再是那个他们认为的可以任由宰割的羔羊,而是一只蓄势待发的猛虎。

“……疯子。”

他们一哄而散,犹如一盘散沙。

 

Steve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卷纱布,动作熟练地开始给自己处理伤口。阴冷的风吹动着书页,发出“哗哗”的声响。他得在回去之前把所有的一切都处理好,不然福利院的社工又会以这个作为借口,克扣他本来就为数不多的晚餐。

她们和那些男孩一样,都不喜欢他。谁会喜欢一个体弱多病又爱和别人打架的男孩呢?更何况他整天都阴沉着脸,除了优异的成绩,全身上下简直找不出一丝优点。

他面无表情地缠好伤口,站起身拍去白衬衣上的灰尘,然后把书本捡起来重新塞回包里,略过了那张分数漂亮却又布满脚印的试卷,准备离开。

“嗨,你落了东西。”有一个轻快的声音叫住了他。

Steve没有理会,径直走出了小巷。

“你得带上它。”那个声音在他身后不依不饶地说道,“多棒的成绩,我就从来没考过满分。”

Steve没有停下脚步。

“Steve·Rogers?这个名字听起来真棒。”

“那群恃强凌弱的家伙真是太过分了,另外你刚刚帅极了。”

“……”

声音还在喋喋不休地响起,Steve揉了揉额角,终于还是忍不住转过了身。出乎意料的是,他的目光所及之处都没有发现声音主人的身影,那张满分的数学试卷倒是从高处飘落到了他的面前。

“你是在找我吗?”

Steve把试卷随手揉成一团塞进了裤兜,转过头继续寻找那个声音。

“你怕鬼吗?”

“不怕。”他随口回道。

“那就好。”

话音未落,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攀上他的肩膀。Steve警觉地回过头,对上了一双漂亮的灰绿色眼眸。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一身剪裁合体的小西装衬得他的身材更为挺拔。英俊的面容上此刻正挂着一个灿烂的笑容,毫无阴霾。除了过于惨白的皮肤和全身上下散发出的阴冷气息,他几乎和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形象如出一辙。

他朝Steve眨了眨眼,收回了搭在对方肩上的手:“你真的不怕吗?”

Steve摇了摇头。他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抗拒感,相反,或许是因为对方从一开始就太过亲昵的语气,让从小就没什么朋友的他第一次忍不住想要去接近一个人。

“之前的几个家伙都说不怕鬼,结果等我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又全都尖叫着跑掉了。”男孩无奈地耸了耸肩。

“所以,你真的是鬼?”Steve问道。

男孩点了点头。像是为了表露身份,他特意在Steve面前隐去了几秒钟身形,从他的裤兜里掏出了那张揉成团的试卷,一点一点展平叠好,郑重其事地放在了他的手里。

“为什么我能看到你?”读过不少怪力乱神小说的Steve对此将信将疑。他看了看那张试卷,又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男孩,按耐住心底那股奇怪的想法,警惕地开口询问道。

“你可以叫我Bucky。”似乎是感觉到了他内心的挣扎,Bucky主动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他收敛了笑容,伸手覆上Steve的双眼,“至于为什么,Steve,你真的是第一次看到鬼吗?”

灵体冰冷的体温让Steve忍不住颤抖,浓密的睫毛擦过对方手掌,柔软的触感仿佛花瓣拂过。

有一些强行遗忘的回忆在Bucky温柔的语调中被重新勾起,幼时墓园里突兀出现的父母身影,福利院每晚在走廊里徘徊的幽灵女孩,跟在数学老师身后早已死去的同学……

“很漂亮的眼睛。”Bucky毫不吝啬地赞美,声线里带着隐隐约约的笑意,话语中的内容却让他如坠冰窟,“你一直都能看到的,不是吗?”

                                               

是的,Bucky说的没错,他一直都能看到。

但谁会相信呢,一个孩子,拥有一双能够看见鬼的眼睛这种听起来就毛骨悚然的事情。

曾经的他将这些事情告诉过身边的人,可除了父母,其他人都以为这只是他太过寂寞而产生的臆想。而这之后的一连串遭遇则让他逐渐学会隐藏,开始对所有人都保持缄默。他选择视而不见,把所有的一切埋藏在心底。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他面无表情地开口,甩开了Bucky的手,“我要回去了。”

Bucky注视着他,灰绿色的眼眸湿漉漉的,仿佛蒙着一层水汽。他叹了口气,伸手揉乱了Steve那头柔软的金发,“我陪你一起。”

“不行。我不能带陌生人回去。”

“她们又看不到我。”Bucky毫不在意地耸耸肩,一把勾住他的脖子,蜷起身子挂在他身上,一副跟定他的样子。

“你……”Steve皱了皱眉,欲言又止。

“放心吧,我是个很有职业操守的鬼,不会像小说里那样半夜爬起来吸你的精气什么的。”Bucky笑了起来,冰凉的指尖点在Steve的嘴唇上,语带调侃,“准确来说,我是个游灵——因为一些操蛋的规矩,死于意外的未成年鬼魂没办法投胎转世,就只能在人世间游荡了。”他毫不在意地揭露开自己的过去,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随便你吧。”Steve低声说道。他把目光从Bucky那张漂亮的脸蛋上移开,背着书包急匆匆地往福利院走去。

Bucky双手交握在脑后,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

 

回到福利院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Steve低着头穿过破败不堪的前廊来到餐厅,果不其然社工们又克扣了他的晚餐份额。属于他的餐盘里凄凄惨惨地放着两片面包和一小段香肠,本应该在一旁的牛奶和鸡蛋不翼而飞。

他端起餐盘,就着月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门落锁,转头开灯,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窄小的房间里亮起了暖黄色的灯光,Steve把餐盘放到桌上,拿起一块面包看向正坐在窗台上的Bucky。他不确定作为一个游灵,Bucky是否需要和人类一样进食。

“天哪,你晚上就吃这些?”

还未开口,Bucky的惊呼声就落进他的耳中。Steve疑惑地看着突然变得暴怒的游魂,不太能理解他为什么生气。是因为他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吗……

“这些混蛋,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对你!”

“Bucky。”Steve只觉得自己的心暖暖的,自从父母过世他搬来这个福利院,就再没有人关心过他。社工们克扣他的份额,孩子们欺负他的弱小,周围每个人都带着冰冷的面具,唯利是从,之前那些美好温暖的生活早已成了回忆里的镜花水月,一去不复返。而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Bucky给予了他一丝久违的温暖,哪怕这点温暖和雪夜里小女孩手中的那一点火光别无二致,他也想努力把它留下来,“跟我一起吃点东西,好吗?”

他把面包撕成小片,往里面裹上半段香肠递到Bucky嘴边,努力扯出了一个笑容。

Bucky盯着他,试图拒绝,可Steve不为所动,依旧举着面包不收回手。他最终在Steve的固执面前败下阵来,乖乖张开嘴叼走了食物,艰难咀嚼后下咽,“其实我可以不吃东西的……”

“可是我想和朋友分享。”Steve说。

“好吧。”Bucky嘟囔着,“你真的愿意和一个鬼做朋友?”

“那你又为什么要跟着我?”

“因为你身上有驭灵师的血统啊。”Bucky说,“我跟着你很久了,虽然我完全不赞同你那套不懂得后退躲避的打架方案。”

“驭灵师?”

“对。”Bucky坐到Steve身边,冰凉的手指落在他的锁骨下方。那里有一片灰色雪花形状的疤痕,“这就是驭灵师的标记。你们可以看见鬼,动用灵力与那些在人世间滋生罪恶的恶灵战斗。甚至在能力成熟以后,还可以和我这样的游魂签订契约。”

Steve低头看着Bucky手指点着的地方:“那我的父母……他们也是驭灵师吗?”

Bucky摇了摇头:“我不清楚。其实有很多人都有这个标记,但是能够成为驭灵师的寥寥无几。”他把头靠在Steve瘦弱的肩膀上,透过磨损严重的玻璃窗看向外面的夜空,眼神迷茫,“反正我是没机会了。”

Steve不动声色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好让他靠的更舒服一些。他想起Bucky之前说的那些关于游魂的话,叹了口气,“那你希望我成为驭灵师吗?”

Bucky笑了起来,眉眼弯弯:“不,我希望你自己做决定。”

 

他会和Steve说这些话完全是因为当年一次阴差阳错的相遇。

彼时他刚成为游灵,漫无目的地在布鲁克林的市区游荡。而Steve还没有失去父母,过着衣食无忧、天真烂漫的生活。他还记得那是一个晴天,阳光很好,万里无云。Steve跟在父母身后,手里拿着新鲜出炉的棉花糖。他百无聊赖地蹲在花坛边,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一摇一晃地朝这里走来。

“给你。”孩童软软的话语在他耳畔响起。

Bucky低头,正对上一双蔚蓝澄澈的眼眸。正疑惑间,对方勉力踮起脚,把棉花糖塞到了他手中,然后笑着朝他摇手,一蹦一跳地回到了自己父母身边。

棉花糖的香味萦绕在鼻尖,Bucky看着Steve和父母说了两句什么,而后年轻的夫妇朝他望来,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没有惊愕,没有恐惧,自然得像是遇到了多年的老友一般。他在Steve期盼的目光中舔了一口棉花糖,甜甜的味道充斥在唇齿间。

 

于Steve而言,这不过是他童年里的一段小插曲。

而于Bucky而言,那些偶然得来的善意如同冬日里的暖阳,融化了他那颗因为意外而冰封的心脏。

 

 

TBC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度(86)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