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美国队长/盾冬】我的男朋友是个鬼01

驭灵师SteveX恶灵Bucky

一个关于秀恩爱和打妖怪的故事。

多年不写长篇,希望能够坚持写完吧。




01


Steve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的。

床头闹钟的指针堪堪指向七点的方向,距离他睡下还不到三个小时。


他睁开眼,摸索着拿过放在枕头边的手机,迷离的视线在触及到屏幕上闪烁着的联系人的瞬间变得清明起来。

“Nata,出什么事了?”他迅速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手机开了免提丢到一边,开始穿衣服。

“队长,很抱歉打扰你难得的休假。事出突然,布鲁克林发现恶灵,Sam和Clint无法压制,我们需要你的支援。”电话里传来的女声低沉而严肃,夹杂在巨大的撞击声中显得格外急促,“具体坐标随后发送到你的手机上。”

“我马上来。”

 

Steve挂断电话,理了一下睡的乱糟糟的头发。

他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打理干净,抓起挂在一旁的机车钥匙和小型工具箱匆匆出门。出任务专用的哈雷机车停放在门前的草坪上,他在发动的瞬间读取了Natasha发在手机上的坐标,随即带上头盔,一路风驰电掣地赶往任务地点。

 

 

发现恶灵的地域位于布鲁克林城郊的一处废弃别墅。

 

Steve赶到的时候由驭灵师创建出的隔离结界已经摇摇欲坠。原本如蚕茧般包裹着别墅的灵力丝线相继被阴森的鬼气突破,逐渐实体化的黑色火焰愈燃愈烈,属于恶灵的邪恶气息开始反噬,见缝插针地蚕食着不堪一击的结界。

同样身为驭灵师的他自然察觉到了结界创建者的灵力不支。他扭头,看到了正在苦苦支撑结界的Natasha。

原先性感美艳的面容因为灵力的快速流失而显得有些扭曲,冷汗打湿了她漂亮的红色发尾。她的指尖盘旋着一圈蓝色光圈,细微的丝线从里面蔓延,极为缓慢地修复着被突破的地方。

“Nata,三秒钟后你撤回自己的灵力,我来重新创建结界。”Steve拎过自己的工具箱,骨节分明的手指划过密码栏。伴随着“咔哒”一声,工具箱被打开,他飞快地在自己的脖颈处割出一道伤口,蘸取鲜血涂抹在取出来的一枚小小星盾上。

“就现在,Nata。”他大声喊道。

Natasha依言撤回了自己维持结界的灵力。

属于她的灵力散去的那一瞬间另一股更为强大的灵力覆盖过这幢被废弃的别墅,刹那间蓝色的光芒大盛,以不容反抗的强势将那些突破出来的黑色火焰重新压制了回去。

Steve站在原地,臂弯处悬挂上了破除封印的星盾,整个人俊挺的仿佛一把上了膛的枪。他的手心里燃着一团蓝色火焰,无数的灵力丝线从他身上喷薄而出,汇聚成一张网,温柔且坚定地将战场团团包裹。

Natasha靠在墙边不住喘气。灵力在维持了那么久的结界后接近枯竭,全身酸软的仿佛被拆掉了所有的骨骼。她注视着Steve的双眼,急促开口,尾音沙哑而曼丽:“Sam和Clint还在里面和恶灵对峙,我们怀疑它是吞噬了不少同类才达到了这样的力量强度。”

Steve深深地皱起了眉。

“而且它具有其他恶灵所不具备的自愈能力,我们很难找到击杀点。”Natasha组织着语言,快速而有条理地报备之前收集到所有的信息,“Clint箭矢上附着的净化咒语对它无效,红翼所携带的圣水甚至会被它吸收。”

“我知道了。”Steve的眉头皱得更紧,“如果十分钟后我们没有从里面出来,联系Fury过来收拾残局。”

Fury是负责猎杀恶灵的驭灵师联盟的最高领袖,也是Steve领导的这个驭灵小队的直接上司。

Natasha没有应答。她看上去有些忧虑,直视着那双如海洋一般蔚蓝的眼眸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向你保证,不会随便动用他留下的能力。”Steve叹气,紧了紧手肘上的机关装置,朝Natasha扬手,原本盘亘在手心里的蓝色火焰轻巧地落在了对方肩头,随即分散成点点星火融入她的血脉中,枯竭的灵力顷刻开始复苏。

“明白。”

 

踏入结界的一瞬间,恶灵阴冷的气息便铺天盖地而来。

Steve扶了一下星盾,神情严肃地往别墅深处跑去。

 

他在楼梯的拐角处遇到了筋疲力尽的Sam和Clint。

出乎意料的是,“鹰眼”和“猎鹰”这对亡命队友看上去虽然伤痕累累,但是那些伤口并不致命,翻卷的皮肉里甚至没有遗留一丝鬼气。

Steve蹲下身,宽厚的掌心小心翼翼地覆盖在他们身上,蕴含灵力的蓝色丝线如同唇舌般温柔地舔舐过伤口,很好地减轻了疼痛带来的困扰。

“情况怎么样?”

他能察觉到鬼气最浓厚的地方就在楼梯的尽头,那里遍布的黑色火焰和之前遇到的完全不同,阴森压抑的如同无间地狱里燃烧的业火,满溢着绝望和愤怒。

Clint在他的治疗下勉强支起身,长弓斜放在他手边,原先光滑的金属外表上此刻划痕累累,无声的诉说着之前经历的一场恶战,“那家伙很强……”

“它有自己的意识,但是主意识对自身的控制权似乎不是很稳定。从刚刚的对战来看,它的主意识并不想伤害我们。”Sam费力地抬起自己的左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接过Clint的话头,“它应该是吞噬了不少恶灵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Sam的推断和Natasha所说的不谋而合。

Steve站起身,目光落在楼梯的尽头处,黑色的火焰在他的注视下仿佛有意识一般燃烧得更为热烈。他沉吟了一会,拿起星盾往楼梯上走去,“我上去看一看。”

他的心底忽然漫出一种强烈的冲动,驱使着他想要尽快赶到楼梯尽头看一眼那个藏匿着的恶灵。

 

附着灵力的星盾在这个半幽闭的空间里散发出淡淡的蓝光,于Steve身边形成一个真空的结界,一路上不断有黑色的火焰试图阻拦他的道路,还未靠近就被萦绕着的蓝色光芒撕扯殆尽。他靠着星盾强大的防御能力顺利地闯过了那些黑色火焰,但越往上走鬼气的作用越是强烈,冷汗顺着他的额角慢慢滑落,呼吸变得黏腻不堪,连带着心跳速度都加快了起来。

Steve咬了下舌尖,疼痛和嘴里弥漫开的血腥味勉强将这种难受的感觉压抑下来。

 

驭灵人的灵力在强大的鬼气压制下完全无法施展。他叹了口气,在心底对Natasha说了一声抱歉,手指朝着锁骨下侧一处形似雪花的灰色疤痕狠狠按下。同一瞬间,黑色的纹路从他的眼角开始蔓延,于左脸上勾勒出神秘而诡异的刺青,蔚蓝色的眼瞳颜色逐渐加深,浓稠的墨色覆盖过海洋之蓝——

依存在他身体里的鬼气获得了主导权。


 

现任首席驭灵师的Steve七年前曾与游魂定下过半纸契约,这件事在联盟里几乎是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秘密。但知晓他能够同时使用鬼气和灵力的人只有寥寥数人,Fury是其中一个,而Natasha是另一个。

 

鬼气和灵力,两股完全不交融的力量在他的身体里碰撞,仿佛血脉里沸腾的熔浆,瞬间蔓延到四肢百骸。他抵着墙,闭上眼放缓呼吸等待着最初的一波疼痛过去。

等到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黑色的灵力和蓝色的灵力宛如两条交尾的蛇一般紧紧缠绕在他的身边。鬼气的作用渐渐散去,Steve平复了一下呼吸,迈上最后一级台阶。

 

楼梯尽头是一间小小的储藏室。

或许因为别墅的主人是个恋旧的人,这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许多年前的旧物。Steve绕过那幅悬挂在中间的巨大油画,在房间的一角捕捉到了恶灵的踪影。

那是一团混杂着血色的黑雾,虚无缥缈,隐隐约约勾勒出一个颀长的身影。

Steve伸手抚过星盾,浮于其上的蓝光随着他指尖的动作散去,星盾化为透明,属于鬼的那部分力量盖过浅蓝色的灵力,让主人更好的藏匿起身形。

他悄无声息地接近恶灵。

 

恶灵周身的温度是刺骨蚀心的冰冷。

他控制着自己的动作,于恶灵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被鬼气强化过的双眼此刻将对方的动态观察的一清二楚。他能看到那团黑雾里的偶尔露出的一点属于人类的部位,还有每一次颤动之后消失在空气里的一股能量波动。

恶灵体内在自相残杀。

他忽然想起Natasha和Sam说过的话。

眼前的恶灵吞噬了太多的同类导致对于自身控制权的失衡,而它的主意识并没有任何想要伤害人类的想法。否则凭借他感觉到了这股强大力量,Sam和Clint,甚至是守护在结界外的Natasha都不会有存活的几率。

 

Steve缓缓抬起右手,属于驭灵人的圣洁光芒在掌心逐渐汇聚。盘亘在周围作为掩护的鬼气散去,他立于恶灵的对面,守护的蓝光重新附着其上,成为了黑暗中唯一的一点光亮。

“你应该回到自己该去的地方。”他轻声说道,“地狱或者是天堂,但绝不该是这里。”

掌心的蓝光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化为了锁链冲向恶灵。

恶灵的反应同样迅速的惊人。虚无的形体消散在空气中,躲过了蓝光锁链,而后又在Steve背后汇聚,黑色的利刃猛然出现在它的手中,朝着Steve的脖颈动脉处狠狠刺下。

重新展露出实体的星盾挡下了这强劲的一击。

剧烈的撞击让恶灵和Steve都不受控制地向后退去。

恶灵嘶吼咆哮着,黑色的火焰裹挟在它身边蠢蠢欲动。Steve稳住身形,持着星盾的手臂隐隐发麻。两方在狭小的空间中对峙,像是隐藏在草丛中的猎豹,小心翼翼地探查着将对方一击毙命的机会。

四周一片寂静,只余下Steve轻微而绵长的呼吸声。

 

浓郁的鬼气让整个储藏室的温度下降的很快。

恶灵不会被寒冷影响,而身为人类的Steve却不得不顾虑环境所带来的糟糕影响。失去了原先释放的鬼气庇护,Steve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冰海之中,全身的关节都被冻结,毛孔被寒气堵住,鼻腔和口腔里挂着霜,呼吸变成一种煎熬,每一次地唇齿开阖都让人无法忍受。持着星盾的手开始变得僵硬,原本无懈可击的防守因为手部的轻微移动而露出了一丝缝隙。

恶灵在同一瞬间隐去了身形。它显然是一个极佳的狙击手,不会浪费任何一个微小的机会。

猛然间暴涨的黑色火焰将Steve团团包围,寒冷散去,热浪涌来,浑身的痛感在这一秒悉数被唤醒。发丝被点燃,皮肤被融化,肌肉被炙烤,火舌在他身上不断蔓延,直至眼角眉梢。星盾的防御此刻变得不堪一击,周身的蓝光不断被吞噬,灵力被抽离身体,剧痛让他无法动弹分毫。

一片火光中他捕捉到恶灵的身影,重新聚起的形体出现在他身后,利刃破空的声音响起,无比刺耳。

Steve咬了咬牙,勉强举起星盾挡住了对方的蓄力一击,然后借力就地一滚,逃出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他大口喘着气,收敛了属于驱灵人的灵力,蓝光黯淡下来,另一种和恶灵完全相同的气息涌现在他周身。而伴随着鬼气的不断侵入,他的眼眸再度变为之前的浓稠墨色。

恶灵似乎被他的转变所震惊,直觉告诉它面前的男人是敌人,可是对方散发出的气息却让它感到无比熟悉。利刃的攻击频率在不经意间放缓,它的迟疑给予了Steve很大的喘息空间。被鬼气包裹的他没有了之前的顾虑,无需多言,他和恶灵再度纠缠在一起。

利刃和星盾不断碰撞,两股鬼气交织,在空气中幻化出点点星火。

 

再一次缠斗无果后Steve拼尽全力朝对方丢出了星盾,恶灵闪身躲过了这一击,却被紧接其后的灵力锁住了身形。

回旋而至的星盾割开黑雾,恶灵原本虚无的形体在Steve悄然释放的蓝光中挣扎翻腾,露出了真正的面容。

那是个极为英俊的男人,全身上下包裹在一套黑色的衣服中,下装紧身的设计和锃亮的长靴勾勒出足够诱人的小腿弧度。鼻梁高挺,薄唇诱人,眉眼如画,他的五官精致到就算放在成堆的型男靓女之间,也毫不逊色。

 

如果Natasha在场,她一定会诧异于眼前的恶灵眼眸的颜色居然是血一般的猩红,而对于Steve来说,在恶灵褪去黑雾伪装的一瞬间,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震惊。他满脸的不可置信,持着星盾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两步,站在离恶灵更近的地方仔细观察。

 

“Bucky?”他下意识地喊出了那个尘封了七年的名字,眼眸里充斥着的疑惑一瞬间被失而复得的喜悦所替代。

他的声线颤抖,伸出手想要触碰那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无数次出现在他梦里的面容,那是他埋在心底最深的思念。

 

“Bu——cky?”或许是因为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缘故,恶灵的语速放得很慢,声音仿佛老旧生锈的锁链转动时发出的声响,尖锐而刺耳,“谁他妈是Bucky?”他挣脱灵力的束缚,飞速地重新将黑雾聚集起来,萦绕在周身的红光大盛。




TBC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度(122)

  1. 小黄逗天青烟雨楼 转载了此文字
  2. Samantha天青烟雨楼 转载了此文字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