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全职高手/韩张】压寨夫人[三]

※古风架空,本故事又名《奉赌成婚》《霸道寨主追妻记》《八一八那个每天按时睡觉的夫人和他收钱包的夫君》。

※主韩张,副双花,微林方宋秦王乔周江喻黄叶蓝←别信(。

※确定参展cp14,因为资金的缘故只会印很少的一部分充充摊位……所以估计没有通贩OTL

※老韩终于上线,韩张终于见面,我的钱包保住了[哭着]另外我终于可以骄傲地说,小奇英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了

※今宵还有最后十五本,求带走


[三]

 

古语有曰:夫妻拜堂之前不能见面,否则不日便有不祥之兆。

但这话规劝到韩文清身上,半点用都没起。只见那韩大寨主一瞪眼,还没开口说话,一干人等就纷纷交出钱袋拔腿就跑。

 

他最终还是决定去见张新杰一面,当面谈一谈。不然自己心里总有道坎过不去。人家堂堂一大男人,样貌好,又知书达理,手腕过人,凭什么因为一个奇怪的赌约就嫁到自己这来吃苦——其实也真算不上吃苦,霸图寨坐落的地方山好水好景色秀丽风光明媚,还有一汪温泉可以养生。况且要是真嫁过来,霸图上下老老少少估计都把他当菩萨供着,怎么可能让他吃半点苦。

他摇了摇头,把那不切实际的想法从脑海中剔除出去,然后回自己的屋子换了身衣服,准备下山找人好好谈一谈。

 

其实仔细说来,这韩文清原先也是个官家公子,家里老爹官至丞相,自己也是军中的一员猛将。可惜当今圣上听信小人谗言,以为韩家功高震主有谋反之心,再加之有人煽风点火,害的一门忠烈最后落得满门抄斩,无人收殓的下场。韩文清因为远在边疆逃过一劫,万般无奈之下只能至此落草为寇,希望有朝一日能还全家一个清白,为惨死的家人沉冤得雪。

 

他扣好衣襟上最后一枚扣子,想了想,又提了一壶好酒方才走出了门——出去拜访别人,总不能空手而去。到了山脚下,那早有一名少年牵着马等候他。

 

少年名唤宋奇英,是韩文清当年白手起家时在山脚下捡到的。韩文清还记得那日正逢飘雪,雪花把整座山都装点的银装素裹,周围一片寂静。风里突然卷过血的腥甜,让他不由皱了皱眉。循着那股浓郁的血腥味,他绕过山石,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遍地的尸体,周围的白雪都流淌的鲜血被浸润成了淡淡的红。他便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宋奇英。大约是事发的时候被人护着的缘故,瘦小的孩子在这一场灾难中幸存了下来,甚至没有皮外伤——仅仅是脸上沾染了一抹血迹。

他仰起头,看向韩文清,眼神戒备。

韩文清的眉皱的更紧。他大约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不外乎仇杀和抢劫,但霸图在这,后者的几率便不复存在,只剩下前者的可能性。他看着站在那里浑身紧绷的宋奇英,无奈地叹了口气,朝他伸出手。冰天雪地里,他不忍让这么小的孩子就这么在这里自生自灭。

宋奇英盯着他看了好久,最后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伸出手,握住韩文清的手。

他就这么好心地把年幼的宋奇英带回了寨子,甩手给一帮大老爷们,让他们把他抚养长大。

不过也许是因为宋奇英的血缘作祟,他半点没有沾染上寨子里那群人的匪气,虽然行为处事上和韩文清如出一辙,但那气质里总带着一抹莫名的书卷气。沉稳,冷静,一点都不像一个刚及弱冠的少年。

 

“我们走。”韩文清从他手里牵过缰绳,抚着自己爱马的鬃毛,声音低沉。他朝远处看了一眼,羊肠小道上一片青碧,不知名的野花开的正艳。

“是。”

 

秦牧云是被拍门的声音叫醒的。大好的午后时光,阳光温暖,正是午睡的好时机。他迷迷糊糊地起来开门,入目的是魂不守舍的守门下人。他刚想开口询问发生了什么这么慌慌张张的,就被一连串的话语给绕的七荤八素。

“秦管家不好了!外面来了个打劫的!”

秦牧云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冷静点,发生了什么?”

“我刚刚……听到有人敲门……就去看,结果……结果是来了打劫的啊!”下人声泪俱下,紧紧地扒拉住了秦牧云的衣袖,“太可怕了……秦管家你快去看看啊!”

来打劫的难道我就拦得住吗。他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面上还是那么的不动声色,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你先去叫大少爷,我去看看。”

“秦管家你可千万小心啊。”下人一步三回头的抹泪姿态让秦牧云顿生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错觉。他定了定神,往大门口走去。

 

韩文清觉得自己现在的面色一定很不好。虽然不是千里迢迢慕名而来,但好歹也是赶了一个上午的路,还把自己的爱马折腾了一路。结果,才刚拍开门,才露出一条缝,还没来得及告知来意就被啪的一声关上,还伴随着一句撕心裂肺的“救命”。要不是他躲得及时,现在脸上肯定就会多出一条深红的印子。

韩大寨主此刻非常愤怒。他又不是来讨债的,至于这么把人拒之门外吗。

相比之下,宋奇英倒是显得格外淡定。他看了一眼还处在低气压状态下的寨主,上前拍了拍门。

吱呀一声,大门应声被打开,而且这一次,没有被立刻关上,也没有伴随的惨叫。

 

秦牧云看着门外站着的俊秀青年,觉得刚刚建立起的三观受到了挑战——说好的打劫的呢?怎么这才一会儿人就不见了?

“请问,你找谁?”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对方的武力值,觉得还在自己能够控制的范围内后他缓缓开口询问。

宋奇英回头看向韩文清。

秦牧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不由地手一抖。原来真正打劫的……在后面?!

韩文清大步上前,正想开口说话,却听见砰的一声巨响,刚刚还打开的大门瞬间又合上了。

韩文清:“……”

宋奇英沉痛地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把到了喉咙口的话语咽了回去。反正这种事情,寨主他,不是早就应该习惯了吗。

 

秦牧云看着大门在自己面前合上,下意识地回顾了一下自己之前的动作,发现这并不是出自他的手。他慢慢地转过头,然后惊悚地看见自家大少爷正气喘吁吁地站在自己身后,保持着关门的动作,脸色很不好。他不动声色地往旁边退了两步,仔细想了下今天孙家少爷似乎并没有来找他们麻烦,心里放心了不少。

“大少爷……您这是?”

“不许开门!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开门!”张佳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薄汗,声音严厉。

他也是不久前被下人从美梦中叫醒的,结果匆忙赶过来,就看见了韩文清的那张脸。旧时的事情在他的脑海中浮现翻滚,叫嚣着不好的回忆。

总之不能让新杰看到。他在心里默默下了决心。

结果下一刻,命运就和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张新杰的声音传来,落到他耳中恍若晴天霹雳:“为什么不开门?外面是谁?”

……靠!

“来者是客,小秦,开门。”

……操!

 

张府的大门今天第三次被缓缓打开,韩文清和宋奇英对视了一眼,决定不再莽撞,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韩文清目不直视地看着脸色很臭的张佳乐先踏出门,然后看到了记忆中那个熟悉的身影,缓步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在下韩文清,希望张家少爷履行赌约。”

——等等寨主这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

“我靠!”

——大少爷你冷静。


热度(148)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