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美国队长/盾冬】非典型性追求[全]

简介:《美国队长追求指南》,交叉骨主笔,冬兵亲自验证,绝对有效,欲购从速。

            若出现人员伤亡,九头蛇概不负责。 


七夕快乐(づ ̄ 3 ̄)づ



冬兵在沉思。

他坐在电击椅上用金属手指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桌面,从喀秋莎敲到Star Spangled Man节奏感掌握的非常好。

 

 

“我想我恋爱了。”过了许久,他突然开口,口吻有些苦恼。

 

时间在他尾音落下的一瞬间冻结,原本忙碌的科学家们停下了手中的活,纷纷怀疑起自己的听觉是不是出了问题。他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靠在墙角目瞪口呆的Rumlow身上,用眼神明确表示了自己的疑惑。

 

——关我什么事?Rumlow毫不犹豫地瞪了回去。

——冬兵的事不就是你的事?科学家们反唇相讥。

——你们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一时无言又被赋予众望,Rumlow不情不愿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站到冬兵面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恋爱了。”冬兵重复了一遍。

Rumlow下意识扶住了旁边的桌子,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了心头:“……和谁?”

“一个金发的男人。”冬兵舔了舔唇,灰绿色的眼眸闪闪发亮,“他的胸很大。然后他朝我扔了个盾,我看到了他的眼睛,蓝色的,很漂亮。”

 

预感成真,晴天霹雳。

 

 

所以当Pierce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九头蛇宝贵的资产半裸着在发呆,而周围的科学家和看守们则面面相觑,一副见了鬼的模样。而他的心腹下属Rumlow瘫坐在桌边,大口灌着酒思考人生。

“发生了什么?”刚从神盾局下班归来,Pierce感觉心很累。既要和Fury虚与委蛇,又要回来照料这群不省心的小崽子,他觉得自己的头发一天掉得比一天快。

 

没有人回答他。

Pierce很不满意。他感到自己的威信下降了。

 

“我再问一遍,发生了什么?”

“我恋爱了。”一个声音弱弱地回答了他。

“很好……什么?”

Rumlow及时扑过来扶住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的Pierce。

 

三分钟后,勉强冷静下来的Pierce给依旧保持沉思姿势的冬兵倒了一杯牛奶,坐到了他的面前,摆出一张自以为和善的笑脸,问了和Rumlow一样的问题:“士兵,告诉我,你和谁恋爱了?”

冬兵接过牛奶,诚实地重新回答了一遍:“一个金发,大胸,蓝眼睛还拿盾扔我的男人。”他歪头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我想追求他。”

Pierce的表情一瞬间变得非常精彩。

Rumlow在他愤而起身地一瞬间把他按回了椅子上,沉声开口:“我觉得您应该同意。”

Pierce看向他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发酒疯的智障。

Rumlow据理力争:“我觉得这是个把九头蛇发扬光大的好机会。”

Pierce冷漠地指了指洗脑机:“虽然我不知道哪里出错了,但是我觉得给他洗脑是现在最好的办法,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给你洗一个。”

Rumlow对他的威胁毫不介意,他努力循循善诱:“如果冬日战士能够成功追求到美国队长,那对您来说,您将拥有一个美国队长和一个冬日战士,四舍五入一下就是拥有了整个世界。”

Pierce有点心动。他幻想了一下自己左拥美国队长,右抱冬日战士的场景,又想了一下美国队长健硕的胸肌,猛然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Rumlow趁热打铁,继续向他灌输让冬日战士追求美国队长的好处:“反过来要是神盾局拒绝了冬兵的要求,我们还能义正言辞地告诉各大媒体神盾局早已腐朽,它们甚至不允许美国的象征自由恋爱。到时候再宣传一下我们九头蛇对冬兵的支持,收获一大批死忠绝对不在话下。您把Fury弄倒台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Pierce彻底动摇了。

 

所以当冬兵再一次用那种湿漉漉的眼神看向他们时。

Rumlow当机立断:“买。”         

Pierce不再犹豫:“干。”

他们的手一左一右搭在冬兵肩膀上,语重心长:“士兵,我们将赋予你一个非常伟大的任务。”

冬兵疑惑地眨了眨眼。

“去把美国队长追到手。”

 

在场的科学家们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纷纷表示九头蛇要完,他们要去找新的下家继续进行毁灭世界的研究。

 

 

 

Rumlow说:首先,你要给他留下一个永生难忘的印像。

 

 

这并不困难。冬兵想。

此刻他正被派去执行一个机密任务,在高温下穿着黑色紧身的作战服埋伏于高架桥上,汗流浃背。这次的任务是狙击一个叛徒,和干掉美国队长身边的两个小伙伴。

 

对此Rumlow表示,要想以天降的身份打败青梅竹马,必须狠下杀手,干掉他们,这样美国队长傲人的胸肌就只属于你一个人。并且他在出发前对天发誓,如果能够好好完成任务,冬兵将会和自己一见钟情的对象顺利会面。

“士兵,想象一下,你在美国队长面前一枪把敌人致命,动作精准,气质出众,他会不注意到你吗?”Rumlow在冬兵愤怒的眼神中揉了下他花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才打理好的长发,“你得带着面具,这有助于你保持神秘感。”

冬兵默默地带上了面具,同时拒绝了化妆师为他化上次那种夸张的黑色眼妆。

Rumlow表示理解,并递了一副黑色眼罩给他,顶着冬兵湿漉漉的眼神硬着头皮解释:“你在适当的时候用适当的方法摘掉它,然后露出你的眼睛,相信我,这会让你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的。”

冬兵听话地带上了眼罩,Rumlow松了一口气,做了最后总结:“任务完成以后,你从高处走下来,慢慢地出现在他面前,看到美国队长眼里的迷恋,这样第一步就算完成了。”

 

 

任务进行的很顺利。

冬兵扑倒目标车辆,单手打破了车窗,然后掐着叛徒脖子干脆利落地把他丢了出去,一击毙命。接下来他抽出了手枪,打算挂在高速行驶的汽车上把另外两个目标干掉,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直接从后座爬到了前排,坐在了他一见钟情的男人身上。

不可忍。冬兵愤怒了。他开了枪,子弹绕开了美国队长打进皮质的座椅里。

从他身上给我下来!

 

然后他被一个来自美国队长的急刹车甩了下去。

摔下去的一刹那他下意识翻了个身,单膝跪地稳住身形,用金属手作为手刹在地上磨出了五道深深的痕迹。

长发飘逸。

 

冬兵在车水马龙的高架上站起身,看着九头蛇安排好的车子撞向目标,一跃而起,身形敏捷地扒住了车顶。他在车顶站稳,一拳砸破了前面的挡风玻璃,拽掉了该死的方向盘。然后在目标开枪的一瞬间跳上了后面的车,稳稳地避开了子弹的轨迹,以一个帅气无比的动作将自己固定在车头。

围观了全程的九头蛇打手们忍不住在心里为他们的头号杀手鼓起掌来。

 

两辆车在马路上玩起来追逐战,冬兵趁机理了理自己凌乱的长发,安心等待时机的到来。

出乎意料的是,目标们居然放弃了车子的掩护,被放弃的目标车辆翻转了很多次,在马路上划出绚丽的火花。

冬兵看着靠在美国队长身上的女人和紧紧抓着他的男人,低声用俄语骂了句脏话,接过了手下递来的重型机枪,狠狠地扣下扳机。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美国队长推开了那个女人,自己用盾牌挡下了这强力的一击。强大的冲击力让美国队长摔下了桥,掉进了一辆公交车内。冬兵听着玻璃破碎的声音,心底稍稍有些后悔,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

 

但任务还没完成。他还不能去找他。

 

手下们在他身后持枪无差别地扫射,冬兵端着枪,寻找着能够将目标一击毙命的机会。

女人的身手很灵活,再被轰下桥后依旧能够给他造成极大的压力。冬兵换了把枪,来不及关注美国队长的安危,把Rumlow的谆谆教诲丢到了脑后。一把摘下有些碍事的眼罩,他举枪对桥下的女人扫射。

 

“她交给我,你们去找他。”

你不该坐在我追求对象身上的,也不该靠在他的胸肌上。冬兵想,然后单手支撑着自己越过围栏,落在桥下一辆车的顶棚上。

 

他有些惋惜美国队长没有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很好地遵循了从高处慢慢走下这一原则。他单手举着枪,枪口朝上,空出的金属臂有些沉重,扯得步伐有些歪歪扭扭。

女人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周围是一片惊恐的尖叫声。

冬兵面无表情地给狙击枪装上子弹,仔细寻找着她的身影。

有声音传来,像是在用手机报警。注意力被分散的一瞬间女人从视觉盲区跳出,两条修长笔直的腿有力地勒住了他的脖子,冰冷的钢丝随后缠绕其上。

 

很好,要算的账又多了一笔。

 

冬兵甩开她的一瞬间眼眸里泛上了一丝冷意。举起枪想要再次攻击时金属臂上又被贴上了一个小玩意,电流逆流而上,让与之接轨的神经有些短路,手指的灵活度明显下降。

他甩了甩手臂,继续寻找女人的身影。

 

再次锁定女人后,他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枪。

变故突生。

他想要追求的对象,美国队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拿着上次扔给他的盾狠狠扑了过来。

来不及反应,金属臂已经下意识地迎了上去,火花四溅。

 

搞砸了。

这是冬兵的第一反应。他给美国队长留下的印象好像并不像Rumlow所说的那么美好。

 

他们在手下们的惊呼中扭打在了一起,美国队长看他的眼神里没有迷恋,只有怒火。

 

他彻底搞砸了。

冬兵有些难过地把夺过来的盾丢还给美国队长,力道没有控制好,深深地嵌入了车窗内。

 

“如果这样都不成功的话,就用你精湛的搏斗技巧征服他吧,男人都喜欢强者,你一定可以的。”

Rumlow的话又浮现在耳边,冬兵决定放手一搏。

 

他抽出战术小刀,再次和美国队长扭打在了一块,进行了一场亲切而不失美好的亲切交流。交流中他踹了美国队长一脚,顺便掐住了他的脖子近距离围观了一下那双漂亮的蓝眼睛,而美国队长则用盾砸坏了他的金属臂,还把他的面罩打落了下来。

 

有点疼。冬兵想。幸亏没让化妆师画黑色烟熏妆。

他遵循着Rumlow的教诲,慢慢地回过头,让长发甩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微微皱起眉望向自己想追求的对象。

Rumlow的计划好像还是有点用的,冬兵看到美国队长停下了动作,眼眸里的怒火一瞬间被扑灭,换成了他所看不懂的情绪。

 

“Bucky?”美国队长的话语低沉而深情,蓝色的眼瞳里满溢的温柔像是绵延的长河,让人不由自主地沉溺其中。

“谁他妈是Bucky!”

好样的美国队长,你不仅拈花惹草,为了女人打我,还把我认成了别的男人?

 

冬兵压抑已久的愤怒彻底爆发了,他再次举起枪,却被来自后方的突然袭击踹倒在地。他爬起身来想要攻击,却在再次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犹豫了起来。

蓝色的温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止境的悲伤。

冬兵觉得自己心底的某处非常疼,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冲破束缚。他举起枪,子弹出膛的轨迹稍稍有些偏移,正中美国队长后面的轿车。

然后在巨大的爆破声和绵延的火光中,悄然离去。

 

你在难过什么?



Rumlow说:其次,你要送他一份无与伦比的礼物。



冬兵不开心。

具体表现在李子也不吃了,牛奶也不喝了,美国队长的杂志专访也不看了。前几天还开开心心地寻思怎么追求美国队长的九头蛇好资产一下子失去了动力,睁着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坐在电击椅上,周身弥漫的气息委屈又难过,还夹杂着一丝微微的醋意——尽管Rumlow一再坚持声称这是最近饺子吃多了的缘故。

 

Pierce有些发愁。

他珍贵的资产没有追求到美国队长,四舍五入就等于他失去了全部的世界,再四舍五入一下就等于美国队长健硕的胸肌依然可望而不可即。

他找到了Rumlow商量对策。两个人在神盾局办公室嘀咕了半天,期间砸坏了一扇玻璃窗,两个茶杯,三个书架,然后双双鼻青脸肿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Rumlow去花店买了一束开的热烈的红玫瑰。

Pierce在网上订购了一大叠《教你如何追求到自己一见钟情的对象》教程。

 

冬兵惊恐地看着摆在他面前的东西,被电击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大脑再一次做出了明确的判断:九头蛇疯了。

“士兵,你上一次的任务没有完成好,我们给你一次补救的机会。”Pierce笑容满面,皱纹挤成了一朵菊花。他举着教程,侃侃而谈:“把美国队长变成你的人。

Rumlow把火红的玫瑰花塞到他手里,一脸严肃:“失败了没关系,我们的作战不能太迂回。直接一点,送他一个热辣火热的亲吻,保证他会回心转意接受你的追求。”

他们再次一左一右把手搭在冬兵肩膀,重申了一遍任务要求:“去把美国队长追到手。”

 

正在给冬兵保养金属臂的科学家们再次集体翻了个白眼,决定等会回去就递交辞职报告。

 

 

美国队长现在心情非常复杂。

他才刚刚踏进家门,就被人用枪指着。这也就算了,自从当上美国队长他对这种事已经是习以为常了。可是,那只揉着他屁股的手算怎么回事?现在的杀手已经那么饥渴了吗,连男人也不放过?

 

冬兵对美国队长屁股的手感表示非常满意,并且遵循着自己的欲望把手伸进对方的白T恤里。美国队长胸肌的手感和他想象的一样棒,他在心里吹了个口哨,愉快地掐了一把后收回了手,开始执行自己的任务。

“我要追求你。”冬兵说。

他把手枪收回了腰间,凑上去吻住了那双红润的唇瓣。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这几天被压在电击椅上观看的材料,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舔对方的唇。

 

非常熟悉的触感,美好而遥远,就像很多年前他就这么做过一样。

 

Steve被冬兵猝不及防的亲吻惊到了。

他僵硬地抬起头,那双蔚蓝的眼眸里酝酿着狂风暴雨。如同冰山融化,那些被冰封了七十年的情绪逐渐显露。惊讶,欣喜,悲伤,最后全部交织在一起,汇聚成从未改变过的温柔。

“Bucky……”他轻轻叫了一声。

 

冬兵粗暴地推开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男人狠狠地撞在了墙上,唇角紧抿。

“Winter Soldier。”他说。

Steve从地上爬起来,依旧温柔地注视着他。被冬兵插在花瓶里的红玫瑰开得热烈,仿佛血色燃尽。

“Bucky……”他又叫了一次,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抱住了那个幽灵般的身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七十年前的没有握住的手,这次他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

 

名字是有魔力的。是最简单有最有效的诅咒。

冬兵觉得自己的大脑疼的要命,仿佛有千万台洗脑机一起工作,强烈的电流刺激着每一根神经,那些被掩埋在深处的记忆逐渐苏醒,碎片连成片,拼成面。

美国队长的怀抱温暖的可怕,连带着冰冷的金属臂都有了暖意。

 

“……Steve。”他迟疑地叫出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隔了遥远的七十年,隔了一段漫长的岁月。

美国队长把他抱得更紧,力气之大仿佛要把他揉碎融进骨血里一般:“我在这儿。”

 

 

 

Rumlow说:最后,你要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

 

 

冬兵失踪了。

 

九头蛇被愤怒的美国队长一锅端,被九头蛇渗透的神盾局毁于爆炸的航母。

一干被生擒的九头蛇余孽蹲在监狱里瑟瑟发抖,生怕美国队长一个心情不好就把他们拎出去当沙袋对待。

 

美国队长的小伙伴之一Sam表示,遇到关于Barnes的事,他就变成了那个暴躁的布鲁克林十六岁的小个子。

美国队长的小伙伴之二Natasha表示,谁让你们自己把冬兵送上门的,这么低的智商九头蛇不完谁完。

美国队长的小伙伴之三Clint表示,如果再不把冬兵找出来,美国队长可能要死于睡眠不足了。

 

和美国队长同样金发大胸蓝眼睛的Thor带来了好消息。

复仇者联盟的成员同时表示,他们看到自家队长仿佛一道流星般冲了出去,挥一挥衣袖,不留一点痕迹。

 

 

冬兵在布鲁克林。

 

Steve找到他的时候他正站在一块墓碑前,黑色的长袖外套遮掩住了他那只显眼的金属臂。

墓园里一片寂静,翠色的万年青把这里点缀的略显生机。

Steve走过去的时候冬兵只是抬眼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重新转回了那块墓碑上。

黑色的大理石墓碑上刻着的名字是他们两个都所熟悉的。而墓碑的主人就站在这里,带着难以言说的神情。

 

“Bucky。”

“他死了。”冬兵说。

 

Bucky·Barnes早就死在了那场暴虐的风雪中,他掉下了火车,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现在站在这里的只是满身鲜血的Winter Soldier,金属臂的每一片合页都沾染着永远洗不干净的血腥。

 

“不,Bucky,你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是被控制的,那并不是真实的你。”

“可我毕竟做了。”冬兵伸出手想要触碰Steve的脸,却在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停住了动作。灰绿色的眼眸里被冻结了七十年的冰雪消融,春意重新回暖,属于Barnes中士的那部分温柔渐渐浮现。

 

可时光不会倒流。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和Steve之间不止隔了七十年的光阴,还隔着一条血与骨堆砌的长河。

恶名昭彰的冬日战士和神圣正义的美国队长站在河的两岸,渐行渐远。

 

但Steve伸手抱住了他,没有犹豫,没有迟疑,就像很多年前一样。他低下头,吻上冬兵的唇,仅仅是单纯的触碰,不带任何情欲。

“我会陪着你直到时光的尽头。”他在冬兵耳畔轻声许下誓言,就像那一年他母亲去世时,Bucky对他说的一样,“无论你是冬兵,又或者是七十年前的Barnes中士,你都是我的Bucky。”

 

冬兵靠在他的胸口,美国队长强健有力的心跳声传来,如同最优美的乐章。他注视着那双满溢着温柔的蓝眼睛,咬了咬唇:“你是我的任务。”

“那就完成它。”

“我要追求你。”

Steve笑了,牵起他的手,温暖的手指扣进金属手指中:“美国队长愿意接受你的追求。”



END



一个短小的番外。



据某登记处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员透露:美国队长带着他的伴侣前来登记结婚。


一位接待了他们的工作人员痛苦地补充:结果他们在签字的这一环节产生了分歧。一个要坚持要写Winter Soldier,另一个觉得应该签Bucky。然后他们吵了起来。
可事实上,那位先生的证件上写的是James。


另一个员工捂着眼睛:你说最后?那个金头发的大个子吻了那位先生,然后他们就走了。他们甚至没来得及签字就去开房了!!


热度(257)

  1. 撒尿柔丸天青烟雨楼 转载了此文字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