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美国队长/盾冬】非典型性包养[全]

简介:冬兵觉得蹲在街头卖水果的美国队长很可怜。

          所以他决定将自己工资的三分之二用来包养他。


灵感来源:【戳】

                  昨天晚上买了两个李子花了我八块钱好踏马贵











【一】



冬兵没有返回九头蛇的基地。


美国队长在航母上露出的那个悲伤笑容始终盘踞在他脑海里,被九头蛇肢解的破败不堪的记忆也在慢慢恢复。他打了一份工,然后用微薄的薪水在老街区租了一间破旧的房屋,把自己藏匿在繁华的城市中,艰苦而又充实地度过每一天。

偶尔他也会戴上帽子压低帽檐偷偷地去美国队长博物馆,然后站在自己的立牌介绍前发一会呆。回去之后他想起在场馆里循环播出的泛黄视频,里面的Barnes中士站在美国队长身边,露出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而甜美。他皱了皱眉,对着镜子无意识地想要模仿,许久都没有笑过的嘴角尝试着上扬,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笑成那样。


我可能不是美国队长说得那个Bucky。他想。但是我肯定认识那个男人。



所以当冬兵看到报纸上关于美国队长最新的消息时,他的手有些发抖,并且完全没有发现这是一份专门颠倒是非以噱头博人眼球的八卦小报,也没有注意到报导旁边就是关于美国队长真爱的猜测,冬日战士以第一名的成绩名列前茅。


——美国队长流落街头卖水果,资本世界竟然这么对待二战英雄?!!

配图是白T恤牛仔裤的Steve站在水果摊前,手里拎着一袋李子递给正在掏钱的Sam。仔细观察的话,美国队长的白T恤上海沾染着点点泥水的印记,牛仔裤的裤脚也有一些磨边,露出一些线头。


看完报道的冬兵莫名有些心疼。

他在报摊老板娘疑惑的目光中放下几枚硬币,扯着报纸匆匆离开。

那个男人过得不好。他想。


回到家以后冬兵第一件事就是把报纸上Steve的照片剪下来,然后打开他放在床头的笔记本。这本笔记本上写满了他回想起的记忆,而其中的大多数都和Steve有关,有小时候的,有长大后的,似乎有关Bucky•Barnes的每一段人生都有着这个人的参与。

他把笔记本翻到最后,泛黄的纸页里夹满了收集来的Steve的照片,他把刚刚剪下来的一张和它们仔仔细细进行着对比,然后得出了意料之内的答案——Steve比之前瘦了很多。


我得帮帮他。冬兵想。以前的Barnes中士一定不会让他的Steve过得不好的。




【二】



美国队长最近遇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每天早上他去上班的时候都能在自己家大门和地板之间的缝隙里捡到一封给自己的信。和那些写满了爱慕和敬佩之情的书信不同,那个用白纸裁剪而成的信封里装着的是一叠看起来就是被人用心对待过的美钞,加起来不多不少正好一百美元。

连续一个礼拜,雷打不动地出现在他门前。

他非常茫然。


“我觉得,这可能是你的爱慕者做的。”Tony舒服地斜躺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一脸满足。

“可大家都知道我并不缺钱。”

Clint伸手去够桌上最后一个甜甜圈:“也许这只是一份心意?”

“或者是某个学生给你的,用自己省下来的零花钱给自己最爱的英雄表白什么的听起来挺浪漫。”Sam说。

“但这已经持续很久了,我收到了700美金,也许明天这个数额就会变成800。”

“会不会是一群人一起凑的呢?”Natasha眼疾手快地抢走了最后一个甜甜圈,在Clint哀怨的目光中舔了一口上面的草莓酱。

“吾友,也许只是有人想要养你。”Thor风风火火地干掉了两块炸鸡,指了指今天Coulson带来的一叠用以饭后消遣的八卦小报,最上面一张印着的内容赫然就是冬兵看到的有关美国队长流落街头卖水果的报道。


Tony怀着一百二十万分的好奇拿起了那份报纸,然后在三十秒后笑得差点让自己的咖啡杯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凑过去的Clint和Natasha同样忍不住大笑起来。

Sam把那份报纸抢了过来,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群智障。当事人之一把报纸拍在桌上,指着配图大声铿锵有力地反驳:“赤裸裸的胡说八道!事实上这只是队长那天晨跑完忘记带钱然后我就好心地帮他付了水果钱而已!”

Steve忧心忡忡:“现在的报纸怎么都这么不靠谱。”

Thor豪爽地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不用担心:“吾友,吾觉得很有可能是你的粉丝看到了这份报导,所以才会给你送钱的。”

Steve眉头皱得更紧:“Bucky看到会误会的。”

Sam翻了个白眼:“我觉得他完全没有把你的话听进去。”

Natasha笑了起来,她把那些八卦小报卷起来潇洒地丢进垃圾桶,然后拢了拢柔顺的红发,挑眉看向Steve:“这么想知道是谁的话,不如我们一起调查一下,恩?”

刚来不久的Wanda和幻视第一个表示同意。




【三】



复仇者们的行动力是非常值得称赞的。

所有参与了讨论的成员再加上一个硬要跟来据说想亲眼瞧瞧这位痴情粉丝的Coulson悄无声息地埋伏在Steve家对面的一幢大楼上,通过神盾局友情提供的纳米监视器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等待那个神秘的爱慕者出现。


据Steve本人说,他睡眠很浅,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把他惊醒,所以普通人基本不可能做到悄无声息地往他家门缝里塞了信封然后在离开这件事的。

而那叠美金被Coulson仔仔细细检查过后也没有发现任何端倪。他表示那些零钞虽然有些皱巴巴的,但所有卷起来的地方都被原主人小心翼翼地抚平过。这肯定是个有心的粉丝,他觉得有点紧张,好像自己第一迷弟的位置快要不保。


晨光微熹的时候他们所等待的人终于露了面。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站在监视器旁,想要一睹这位神秘粉丝的芳容。

当他的身影彻底出现在监视器的画面中时,Coulson惊悚地发现他敬爱的队长居然直接拿着盾从窗户里跳了出去。

“他在干什么?”Tony目瞪口呆。


冬兵觉得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对。

像往常一样,他压低了帽檐然后慢慢挪到了Steve家的大门口,蹲下身刚要把手里的信封塞进门缝,背后突然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还有随之而来的急促脚步声。

他下意识地抽出了藏在外套口袋里的匕首,转过身的时候却对上了一双澄澈的蔚蓝眼瞳。


Steve•Rogers,美国队长,他希望能过的好一点的对象,正气喘吁吁地站在他面前,脚下是碎了一地的玻璃。


“Hey……”冬兵想他该和对方打个招呼,但现在的情况看起来怎么都像是一个被人抓现行的小偷和房主之间的复杂关系——尽管他的目的是来给房主送钱的。

“Bucky。”

冬兵发誓他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心跳加速了两秒。

“这些都是你给我的?”Steve看向他手里的白信封,然后从皮夹里掏出了一叠平整的美钞,注视着处于警戒状态的冬兵。天知道他在监视器里看到他思念已久的身影时是什么心情,他现在得用八倍的自制力才能克制住自己不直接上前把对方拥入怀中。


冷静,Steve•Rogers,你这样是会吓坏你的Bucky的。


复仇者们也在这时赶到Steve身边,把冬兵包围了起来。

他们在看到冬兵手里的东西时面面相觑。


冬兵慢慢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

“……你看起来过得不好。”冬兵回想了下报纸上Steve的样子,觉得他似乎又瘦了不少。他把匕首收起来,费劲地从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面值是50美元的美钞,连带着那个信封一起塞到Steve手里,抿了抿嘴:“多给自己买点吃的。”

然后他在复仇者联盟成员们和现任神盾局局长复杂的目光中转身离开,身形敏捷的如同一只猫。


Steve愣在了原地。


听完他们对话的Clint大惊失色,上下打量着自家队长:“队长过得不好?瘦了?”

Natasha拍了拍他的肩,欲言又止。

Sam戴上了护目镜,一针见血:“他们看对方的时候可能带着七十年前萌萌的布鲁克林小伙子们的滤镜。”

幻视默默地给已经被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之间真挚“友情”感动到哭得稀里哗啦的绯红女巫递上了一张湿巾。

Thor咽下最后一口炸鸡,若有所思:“难道,这就是你们中庭人口中所谓的包养?”

美国队长的迷弟,现任神盾局局长的Coulson脑海里仿佛咆哮而过千万吨巨浪, 充斥着队长瘦了队长过得不好谁虐待队长了我要去找他算账的言论,整个人像朵晒蔫了的花。他一个箭步上前握住Steve的手,一脸严肃,说得义正言辞:“我保证回去以后就帮您申请加薪。英雄就应该得到英雄该有的待遇。”

Tony觉得自己未来所有的白眼都在今天翻完了:“现在的问题难道不是传说中的冬日战士出现了你们却一点行动都没有吗?”


“我要去找他。”这是Steve回过神来说得第一句话。

“哦。”所有人都心照不宣。




【四】



美国队长找到冬兵的时候,他正坐在工地旁的一片树荫下,就着凉水啃面包。


冬兵没有任何证件,正规的营业场所不敢收他,所以只能在工地上做最累的苦力活,工资一天一结。每天下班后领到的一百五十美元就是他所有的收入。他用这笔微薄的薪水交房租,吃饭,原本就过得有些紧巴巴。然后在决定帮助美国队长后他每天把三分之二的收入放在Steve家门口,自己就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收入,日子过得更加艰辛。

而他此刻正在后悔早上把所有的工资给了Steve,这让他来上工的时候差点凑不出足够的钱来买自己的中餐。但是一想到Steve能够用那些钱买多一些吃的,能够把自己养的更健康一些,他又觉得自己的牺牲是值得的,连带着干涩的面包都变得可以忍受起来。


我得在多打一份工。他想。



美国队长深刻地觉得自己是个混蛋。


他看着Bucky用那只带着黑色手套的金属手一点一点撕开面包送到嘴里,面无表情地草草咀嚼后就着凉水咽下,眼眶有点发酸。

他的Bucky,就在离他那么近的地方过着艰苦的生活,因为一篇不知所谓的报道而省下了本就不多的工资来接济他。他想起了从前还是一个瘦弱的小豆芽时,Bucky也是这样宁愿自己一省再省,也要让自己过得好一些。


“……Steve?”

冬兵觉得自己再不出声的话,美国队长可能会因为阳光的暴晒而缺水。

天气太热了,如果不是因为金属手会暴露,他也很想和工地上的其他人一样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干活。

他朝依旧站在太阳下的美国队长挥挥手,示意对方坐过来。

“Bucky。”Steve有些踌躇不前。

“过来。”冬兵皱起了眉,伸出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然后自顾自地把水瓶塞到他手里,“喝。”


他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可他下意识地就想照顾Steve,哪怕现在的Steve看起来比他还要强壮。


“Bucky……”Steve灌下一口水,转头凝视着在和面包作斗争的冬兵,欲言又止。

冬兵疑惑地看着他,灰绿色的眼眸湿漉漉的,和之前那种作为杀手时的冷酷完全不同。

“和我回去,好吗?”

冬兵摇了摇头:“我要工作。”他站起身来,把没吃完的面包塞到Steve怀里,想了想,又低声补充了一句,“不太好吃。”


他必须得工作,不然没有足够的钱养Steve和自己。


我是个贪心的人。冬兵想。


他不想再回到过去那种作为杀人工具的生活,也不奢望能够忘记所有罪孽从头来过。

他只希望能够活下去,然后照顾好Steve,无论是作为冬日战士,又或者是Bucky•Barnes。




【五】



美国队长最终还是用他和七十年前无差的固执和努力成功把冬兵带回了复仇者大厦。


冬兵在柔软的沙发上坐如针毡,局促不安地打量着周围的摆设,双手端着Steve刚刚倒给他的牛奶。

其他人进来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摆出了作战的姿势,然后Steve拽住了他,温热的手掌贴上冰冷的金属臂,冲他摇了摇头。


“他们是我的朋友,Bucky,你不需要害怕。”


Natasha和Sam决定看在这句话的份上暂时忘记冬兵害得她不能穿比基尼/撕掉一边的翅膀并把他从航空母舰上踹下去的事情。

Tony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坐到沙发上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圈冬兵,然后转头对Steve提问,表情夸张:“你就是被这家伙包养了?”

Clint一口咖啡差点喷到墙上。


“我想这是个误会。”Steve冷静地揉了揉眉心,趁Thor还没来往冬兵手里塞了块炸鸡。

冬兵配合地啃了口炸鸡,小声解释自己的行为:“他们说你流落街头在卖水果……”


Steve的笑容僵在了唇角。


然后所有人看着他们英明神武的美国队长崩溃地站起身走到垃圾桶旁开始认命地翻找昨天丢进去的八卦小报,忍不住大笑出声。

冬兵叼着骨头迷茫地眨了眨眼睛,睫毛浓墨的好像一把小刷子。


Sam捂着肚子朝他再次解释了一遍美国队长买水果没有带钱包的丰功伟绩,在Steve凶狠的“美国队长对你很不满意”的目光中笑瘫在了沙发上。

Natasha红唇轻勾,笑得性感:“你的意思是,你以为Steve没有工作,所以想养他,对吗?”

冬兵点了点头。

“我能问一句原因吗?”Clint再接再厉。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这么做。”


鸦雀无声。


Clint觉得自己莫名有点撑,他揉了揉自己根本没吃什么的肚子,把咖啡杯放到了桌上。

Tony心不在焉在地喝起了咖啡,在心里盘算起了同事结婚应该给多少礼金比较合适。

Sam默默地给自己戴上了护目镜,他就知道这对老冰棍无论什么时候都能闪瞎人。

Wanda再次被这段真挚的友谊感动到泪眼汪汪,拽过幻视的披风擦了擦眼泪。

Natasha一脸了然,伸手夺过Steve翻出来的八卦小报,决定好人做到底,帮忙把写这篇报道的人拽出来交给自家队长处理。

至于刚进门的Thor,他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就被Natasha眼疾手快地用两块炸鸡堵住了嘴。来自阿斯加德的神明咬着炸的外酥里嫩的鸡肉,和美国队长一样的蓝色眼眸里闪烁着“吾友,吾看好你”的笑意。


“Bucky,我其实有工作。”一片寂静中Steve艰难地开口,拉住冬兵的手和他对视,蔚蓝的眼眸像是融化的冰山,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情绪,然后在底端汇聚成深深的眷恋,“我过得很好。”

冬兵不赞同地把视线投在Steve那条磨破了边的牛仔裤上。

“嘿伙计,这个我得给他证明,他只是不太注意个人的平时形象而已。”Tony好心地解释道。

Sam也在一边帮腔:“他连跑个步都能把泥水溅到身上。”

冬兵再次疑惑地打量了一番Steve。

“事实上……我只是在攒钱……”

刚走到门口前来慰问偶像的Coulson竖起了耳朵。

“我想在布鲁克林买套房,到时候能带你过去住几天,像我们小时候一样……”

神盾局局长当场决定掏出自己的私房钱帮偶像买房,然后顺带给他申请加薪和结婚补贴。


被闪瞎了的在场人士决定抓着食物夺门而出,把剩下的时间留给那对老冰棍。


“你知道的,我的记忆还没恢复。”

“没关系,我会陪着你的。”直到时间的尽头。他在心底默默地补充道。

“Punk。”冬兵说,嘴角微微上扬,唇瓣柔软的像是滴露的花瓣。

他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笑容,灿烂而柔和,甜美的样子和七十年前的自己毫无差别。

Steve愣了一下,终于决定顺从自己的内心拥抱住他,然后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Jerk。”




【六】



冬兵加入了复仇者联盟。

所有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连远在国外的Banner博士都抽空发来贺电,庆祝复仇者联盟再添一枚得力干将。

除了Sam微弱地抗议了下自己在晨跑的时候突然多了一个会说“在你右边”的讨厌鬼很不习惯外,一切都显得十分和谐有序。


与此同时,美国队长非常诚恳地婉拒了Coulson要为自己在老家买房的建议,并微笑着表示自己完全可以负担得起。冬兵对此表示赞同,并保持了之前养成的良好习惯转头就把自己刚拿到手的工资卡交给对方保管,俨然一副他由我包养的模样。

惨遭拒绝的神盾局局长完全没有心灰意冷的迹象,他在冬兵如冬天般严酷的眼神中握上了Steve的手,拍着胸脯表示自己会回去努力争取他和冬日战士的加薪事宜,为自己的偶像能早日买房尽一份力。

冬兵看着他的目光里多了一份暖意。



又一次拯救完世界后,复仇者们聚集在一起吃饭。


垃圾食品摆满了整桌,啤酒与饮料齐飞,甜甜圈共蛋糕一色。

美国队长看着埋头苦吃的队友们神情复杂,冬兵坐在他身边拿着一杯牛奶小口啜饮,然后眼疾手快地从Tony手下夺过一个汉堡,无视他抗议的眼伸塞到Steve手里。


“吾友,你想说什么吗?”叼着鸡腿的Thor问道。

“事实上,我只想和你们说一声……”

“你终于和你的冬兵登记结婚了?”Natasha插了一句,然后震惊地看着他们伟大的队长从脸红到了脖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Clint一口奶茶噎在了喉咙口。

Sam一脸我一点都不意外的表情。

Tony打了个响指:“Friday,给我查一下出席同事的婚礼需要给多少礼金。”

Thor擦了擦手上的油,热情地给了Steve和冬兵一个拥抱:“恭喜吾友们。”他眨了眨那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蓝眼睛,望向冬兵,“所以你给他的那张工资卡就是中庭人说的嫁妆吗?”

“不。”冬兵摇了摇头,“那是我包养他的钱。”

Steve没有否认,只是微笑了一下。

“这听起来真浪漫。”Wanda说。

幻视默默地掏出了自己的工资卡塞到了绯红女巫手里。

“恋爱的酸臭味。”Natasha一锤定音。


没有人认为这不合理,复仇者们都很乐意对这对被坎坷的命运折磨了太久的恋人送上自己的祝福。

他们觉得这没什么不好的,除了在某些场合需要和Sam一样带上墨镜比较麻烦而已。

唯一难过的只有Coulson,因为他在自己偶像宣布喜讯的时候没有第一个送上祝福,他认为自己是个不合格的粉丝。



冬兵对自己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

他有了一份高收入的工作,有了一个从很久之前就爱着他的伴侣,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他和Steve在布鲁克林贷款买了一套房子,闲暇的时光会回去小住几天。

Steve牵着他的手,像两个年轻的小情侣一般漫步在老旧的城区里,跟他轻声说着过去的事情。

有些事情他还记得,有些事情他还是想不起来。


不过没关系,美国队长有着四倍的耐心和一辈子的时间陪他一起回忆。

直到时光的尽头。



End

热度(527)

  1. 果实床上的奶包天青烟雨楼 转载了此文字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