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美国队长/盾冬】Future[上]

简介:比被两个老冰棍支配更恐怖的是什么?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Sam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一】


Sam觉得自己一定是被瓦坎达的天气热昏了头,不然怎么可能在推开房门的一瞬间看到了五个美国队长,四个冬兵。

不对,准确地来说是三个衣冠不同的正版美国队长,一个豆芽菜版美国队长再加上一个大胡子版美国队长和一个躺在冰柜里的冬兵,一个拿着枪带着面罩的冬兵,一个穿着军装拿着狙击枪的冬兵以及一个大胡子版的冬兵。

Sam揉了揉眼睛,再次数了一遍医疗室里的人数,然后转身就走。


一定是没睡醒。他想。


然后被Natasha一脚踹了进去。



美艳的红发女特工显然比他更适应当前的状况,一手叉腰一手握枪一脚踩在椅子上发号施令:“所有队长站左边,所有冬兵站右边,现在,立刻,马上!”

或许是因为她的声音太有感染力和号召力,Sam惊恐地发现满屋子的老冰棍们居然真的动了起来,除了一根迷茫的豆芽菜,一个冰柜和传说中的布鲁克林一枝花愣在了原地。

大胡子版的美国队长和大胡子版的冬日战士好心地把豆芽菜和一枝花拉到了自己身边,然后在Sam的目瞪口呆中,另外三个冬兵站到了冰柜旁边,五个队长整齐划一地站在了他们对面。

Natasha满意地点了点头:“现在,把你们那个时间线上的对方认出来。”


你们是在玩连连看吗!


Sam翻了个白眼,看着刚刚排好的队伍再一次动了起来,其中还包括了一个冬兵的非暴力不合作,以及一个穿着军装孤零零站在队尾的美国队长。

不知道为什么,Sam很想握着他的手,和他探讨一下此时此刻的心情。比如,看着别人成双成对再不济都有个冰柜做安慰而你孤身一人没有对象的问题,前提是他不会被一盾拍飞的话。




【二】


瓦坎达的国王觉得自己头很痛。


他翻着侍卫长送上来的文件,一点也不想去那个据说充满了美国队长和冬兵的医疗室。

侍卫长小心翼翼地给他奉上一杯咖啡:“殿下?”

黑豹沉思了很久,决定先把自己的振金制服穿上,然后戴上了Sam友情赠送的大号墨镜。


毕竟据Natasha说,那里面还有来自《美国队长2》时期和Steve在航母上打的不可开交还没有完全恢复意识的九头蛇第一男模。
以及来自未来的已经结婚并且戒指就挂在脖子上的某对狗男男。



保护动物,人人有责。




【三】


Sam以及后来的Clint和Wanda在Natasha的刚柔并济的教导下终于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红发的女特工一撩头发,笑得妩媚又性感:“简单来说,就是宇宙魔方又搞事了。”

Sam点头。

黑豹指了指擦拭着盾牌的军装队长,表示道理我都懂,为什么少了一个冬兵。

Clint说可能是因为掉火车了。

然后他收获了来自四个不同时间线的美国队长的“美国队长对你很不满意”的眼神和一个豆芽队长迷茫的眼神。

Clint默默闭上了嘴,往Natasha身后蹭了蹭。

Wanda忧心忡忡地表示你们不看一眼现在的情况吗?


缩小版的美国队长因为身体缘故喘的快要没命了,布鲁克林小王子正守在他身边好像一只护崽的母鸡。

队2时间线的冬兵一脸茫然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几个任务目标,端着狙击枪犹豫不定,不知道向谁开枪。与他同时间线的美国队长试图和他交流,却被他一拳揍翻在地。

属于他们时间线的美国队长对周围一切视而不见,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冰柜里的属于他的Bucky,恨不得下一秒就找出能够消除九头蛇设下的禁制的方法,好公开出柜。

大胡子版的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正悠闲地喝着咖啡,黑色的作战服衬着脖子里挂着银戒指的项链,闪的过分,让人不忍直视。


剩下的那个单身的美国队长……在场的所有人都对他抱有一百二十万分的心疼。




【四】


Natasha亲切地关怀了没有Bucky陪伴的美国队长。

一身二战时期军装的美国队长婉拒了她的关怀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他把目光放在了正在和大胡子版美国队长喝咖啡的冬日战士身上,表示自己其实是来自于《美国队长1》快结局的时候,还没有被解冻。


“挺感谢这个魔方的,起码让我知道在未来还有遇见Bucky,然后和他在一起的可能性。”
“嘿,我的小Steve,这可不是什么可能性,而是你将拥有的未来。”来自《妇联3》时间线一头长发胡子拉碴的冬日战士朝他微笑,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戒指,然后转头抱怨道,“虽然你拖了接近一百年才向我求婚。”

大胡子版的美国队长耸肩,然后给他的咖啡里加了三倍的牛奶。


刚给豆芽队长买药回来的Sam表示,你能提前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出柜吗,我好提前出去避个难保护眼睛。

Wanda激动地抱住Clint在Natasha的注视下亲吻了他的脸颊,充分展现了萌的cp发糖时迷妹的疯狂。

黑豹殿下毫不矜持地翻了个白眼,并衷心地希望在治好冬兵的脑子后美国队长可以拖家带口地滚出瓦坎达。




【五】


来自队2时间线的美国队长终于把冬兵手里的狙击枪夺了下来,并在他试图反抗自己的时候手脚并用地缠住了他。


Clint眼疾手快地捂住了Wanda的眼睛以确保她没有看到这少儿不宜的一幕。

Sam默默带上了和黑豹同款的墨镜。

黑豹在心里默默庆幸自己的明智。


“you are my friend.”美国队长深情告白,然后成功收获了来自冬兵的肘击。

Natasha翻了个白眼,补充了一句:“是boyfriend.”

然后她诡异地看到五个美国队长脸一起红了。

“虽然我知道你们很纯情,但是你。”她指着大胡子版的美国队长,一脸不可置信,“你们婚都结了,你害羞什么?”

《妇联3》时间线的美国队长低下头喝了口咖啡,试图沉默是金。


Sam发誓,他甚至看到这个队长耳朵都红了。


而现时间线的美国队长依然注视着冰柜里沉睡的Bucky。

二战时期的美国队长捏了下自己手臂上的肌肉,希望自己下回碰到这个场景时能让Bucky舒舒服服地躺在自己胸前,不要被咯到。

豆芽队长依旧咳的撕心裂肺,躺在Barnes中士怀里不能动弹。




【六】


黑豹召集了瓦坎达境内最好的医生来给豆芽队长看病。

除了被这个时间线的美国队长委以看护的重任的Sam留下和坚决要守护在一旁的Barnes中士,其他人都去了黑豹安排好的房间。



目送他们三三两两离开的Sam,咬碎了一口白牙:其实我真的不想留在这里。


白大褂黑皮肤的医生们忙碌了一个上午,纷纷表示这位小伙子能成功活到现在是个奇迹。他们看向这位还没有升级成美国队长的小个子时目光里带着敬佩和狂热的好奇,Sam发誓如果不是有黑豹的命令和那张脸的威胁加成,他们绝对会在下一秒就把那位小队长扔进实验室好好研究。


Barnes中士看着他们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一声不吭地端着药坐到了床边,往瘦小的Steve身后垫了两个枕头,把药片和温水递给他,然后抿着唇看他吞下药片,往他手里塞了一颗剥开包装的橘子硬糖。

“一起带过来的。”Barnes中士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中慢吞吞地开口,左手伸进那件绿色军装的口袋掏了一把,再伸出来时掌心里满是同样包装的糖果,“本来想晚上塞给你讨好姑娘们的,结果……”他耸了耸肩,嘴角扯出一个笑容,灿烂而美好,转了个话题,“未来的你真是辣极了。”

瘦小的Steve咳嗽了两声,声音因为高烧的缘故有些沙哑:“你也很酷,Bucky。”


他们默契地没有提那些出现在Steve身上的疤痕和Bucky那只明显不属于人类的金属臂,也假装忽视了某条时间线上孤独的Steve和沉睡在冷冻柜里的Bucky,只看到了属于未来的美好一面。


“真不敢相信,我们居然在一起了。”

“这没什么不好的,不是吗?”靠在床头的小Steve轻声说道,然后抬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剥好的橘子糖塞进了Barnes中士的嘴里,看着他呆愣的模样笑了起来,眉眼弯弯,“Future,这可是你说的。”


被那道异样的蓝光传送到这里之前他们正并肩从小巷里走出。他的嘴角还残留之前打架的血渍,狼狈不堪。而Bucky穿着笔挺的军装,毫不在意地把手中的报纸递给他,说着要去未来。

有些情愫从一开始就像是荆棘的种子缠绕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生,在年复一年的岁月流逝中逐渐生根发芽,最后在被侵蚀的面目全非的心上绽放出带刺艳红的花朵。

其实一直不曾仔细幻想过未来究竟是什么样的,但有一点Steve很确定,就是他的未来里一定会有Bucky。

而Bucky的未来里,一定会也有他的身影。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很介意他说的你拖了一百年才求婚的事,你有这么不解风情吗?”


一枚用糖纸卷成的小戒指突兀地出现在了Barnes中士面前。


“亲爱的Bucky,如果回去我还能记得的话,我会给你补一个真正的戒指的。”拿着戒指的Steve有些不好意思,原本惨白的脸上泛出稍许的血色。他在Barnes的默许下把糖纸戒指戴在对方纤长的手指上,阳光落于其上,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Punk.”

“Jerk.”

他们互相拥抱,笑容里毫无阴霾,纯粹而美好。


也许真正的未来对于他们而言还太过遥远。那些分离,那些苦难还未降临,他们还有许多时光能够互相守护。

而此刻,分享彼此的体温,认清彼此的情谊,比什么都重要。



站立在门口被迫听完全程的Sam表示,他不仅需要护目镜,更需要一副耳塞。

毕竟七十年前的老冰棍们,比七十年后的更加黏黏糊糊,让人目不忍视,耳不忍听。

我真的不想待在这里。”他小声逼逼。



【七】


Clint发誓,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一定会义正言辞地拒绝现任美国队长的要求,转身邀请Natasha一起共进午餐,而不是在房间外盯梢,预防那两位来自队2时间线的家伙拆了整个房间。

虽然他们之间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火药味。


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美国队长此刻正在帮自己上药,棉签沾着暗黄色的碘酒一点一点涂抹过伤口,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酒精味。

安静下来的冬兵坐在他对面,灰绿色的眼眸湿漉漉的,像是盈着一层水雾。

“疼吗?”他突然开口。

“不疼。”Steve摇了摇头,收起碘酒,然后开始给自己抹药膏。瓦坎达特制的药膏清凉滋润,抹在伤口上很好地缓解了疼痛,“你的伤口,需要我帮你处理吗?”他看向冬兵的脸,眼睛下方有一道很浅的伤口,朝他晃了晃药膏,“这个很有用。”

冬兵避开了他的视线,垂下眼抚摸着自己的狙击枪,动作温柔得如同情人间的爱抚,低声开口:“你很熟悉,我认识你?”


他在来执行任务之前接受了一次洗脑,强烈的电流将他的记忆洗得支离破碎,呈现出一片空白。可身体的本能告诉他,他熟悉面前的男人,他熟悉他的一切。

那是千万次电流都洗刷不掉的记忆,是存在于身体中最原始最深刻的冲动。

想要触摸他,想要抚平他眉宇间的沟壑,想要亲吻他的伤痕,想要给他一个拥抱,想要……


“我认识你。”他换了一种肯定的语气。

“是的,Bucky,我们从小就认识。”Steve叹了口气,伸手覆上对方的脸,让他抬起头注视着自己。蔚蓝的眼眸里承载着无数的情感,像是融化的冰山汇聚成河流,满溢出温柔,“我们曾经形影不离,是最好的……朋友。”


Clint觉得再听下去自己可能会忍不住进去暴打自家队长一顿。

去他妈的朋友,这他妈根本就是爱情


冬兵注视着他的眼睛,眼神在不经意间柔软下来,沾染了冰雪融化后的暖意:“是吗?”

“Bucky,你想起了什么?”

冬兵苦恼地指了指自己的大脑,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疲倦:“这里很乱,但是……”

“但是什么?”

“朋友的话,会这么做吗?”他站起身贴近Steve,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中于他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如蜻蜓点水,转瞬即逝。

Steve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打乱了所有的思绪。他僵在原地,神情紧张的像是即将步入婚礼殿堂的男孩。

冬兵就站在他对面,那张英俊漂亮的脸此刻离他很近,近的连对方的呼吸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太过了。Steve想。可他又太高兴了。


有什么比得到了一个迟到了七十年的亲吻更美好的事呢?


他想不出来,他只能搂住对方的脖子,重新吻了上去——七十年了,那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向他最好的哥们,最好的恋人要点小奖励,一点都不为过,不是吗?


“你会找到我的,对吗?”

“是的Bucky,无论回去以后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我见过未来了,我的未来里有你,这样很好。”



Clint觉得自己也许该和Sam一样带上护目镜,又或者他需要出去一趟,像任劳任怨的老爹,为两个不省心的儿子买一盒避孕套,顺便带管润滑剂回来。

我真不想待在这。

好脾气的前神盾局优秀特工鹰眼,现在非常想把搞事的宇宙魔方砸成碎片。



【八】


瓦坎达的国王礼貌而又客气地在实验室里招呼了据说前来帮忙的大胡子夫夫。


不得不承认,美国队长蓄上胡子比原来的美国甜心多了一份沧桑,也更有威严。

至于冬日战士,黑豹想,爱情使人更强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站在美国队长身旁,俊挺得如同一支上膛的枪,比起他之前见过的那位,现在的冬日战士更像是一头磨练了利爪的狼,随时能够给人致命一击。可他看向美国队长时眼神又是那么的温柔,仿佛冻结了七十年的冰雪在一瞬间消融,汇聚成汨汨流淌的溪流,滋润万物般柔软。


实验室里科学家们忙忙碌碌,来自未来的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站在玻璃门外,神情肃穆。同款的银色戒指挂在他们胸前,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很抱歉又要麻烦陛下您了。”来自未来的美国队长向黑豹歉意地一笑,“我想只要找回宇宙魔方就能把我们送回原来的时间线了。”他问一旁的工作人员要来了纸和笔,在空白的地方写下了一串地址,然后递给国王,“事实上我们被传送来的时候与灭霸的战斗正一触即发,我们得快点赶回去支援Tony他们。”

他说得非常诚恳,蓝眼睛里闪烁的焦急情绪让黑豹非常触动。

受到感染的国王陛下对他们许下郑重承诺:“我会动用所有资源去寻找宇宙魔方。”

“谢谢。”一直沉默着的冬日战士开口,声线低沉。

美国队长看了他一眼,朝黑豹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黑豹当着他们的面签发了一系列命令,瓦坎达的军队动作迅捷,很快就锁定了美国队长提供的位置。根据无人勘察机传来的信息,那周围确实有不同寻常的能量波动。


“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很快就能取回宇宙魔方,到时候就能把你们送回自己的时间线了。”黑豹说,眉眼间带着显而易见的疲倦。

在敬爱的父亲身亡后临危接手瓦坎达,又公开拒绝签订索科维亚协定,暗中庇护美国队长冬日战士和其他在逃的复仇者们,这位年轻的国王所承受的压力,比所有人想象的都来的沉重。

“多谢。”再多的感谢也不能表达Steve此刻内心的感激。来自未来的他是现在这段历史的见证者和经历者,自然也知道眼前这位威严的国王陛下身上的重担。

他和Bucky对视了一眼,再次由衷地对黑豹表示了敬意。


黑豹朝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客气,“说起来我很好奇,关于未来的你们,究竟是什么样的?”

他与他们的交流其实并不多,收留他们更多的也是出于之前的歉意。但是在和这个时间线的美国队长相处过才发现,这个男人确实值得他伸出援手。无论是对复仇者的统领还是对那种从骨子里迸发出的对世界的爱和对正义的坚持,都是让他所敬佩的。

而对于冬日战士,从他决意要把自己冰冻起来开始,曾经所有的愤怒和歉意都转化成了一腔浓重的敬意。那是有些人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善良和勇敢。

他们都被残酷的命运曲折了通往未来的道路,却咬着牙用自己的执着走向那段光明的终点,找回了曾经失去的同伴,并肩前行。


“世界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就是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其余的时候,我们只是彼此的Steve Rogers和Bucky Barnes。”


他们错过了彼此最好的年华,却没有错过彼此的未来。

而有些责任他们从来不曾丢弃,只是从一个人扛变成了两个人一起分担。



“最后一个问题。”黑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你能告诉我他什么时候出柜吗,我要个具体的时间。”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这对不经意就能秀人一脸的老冰棍请出自己的国度。





热度(203)

  1. Samantha天青烟雨楼 转载了此文字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