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加勒比海盗/船铁】Flipped 04[ABO/雷/慎入]

ง所有的设定都是我瞎掰的。我流ABO。

ง前几章剧情大部分按照电影走,台词参考多。后面会开始放飞自我的。

งAlpha伊丽莎白xBeta准将预警。有伪伊丽莎白x威尔[是的顺序没错]。

ง杰克Ax威尔O,这是一个天降奇缘打败了青梅竹马最后抱得铁匠归的童话故事【滚

ง为了不让我看起来那么勤快,我决定改为周更【。

ง前文戳这【1】 【2】【3】











Chapter 4

 

 

特尔图加,堕落的狂欢盛地。

 

杰克领着威尔熟练地穿梭在那些狭窄的小道上,到处都是被酒精和情欲迷惑的可怜人儿。妓女们露出丰满洁白的胸脯招揽客人,酒馆里赌博的喝彩声中偶尔夹杂着几声枪响,那是海盗们在玩左轮手枪的转盘游戏。

 

“孩子,听我说,如果世界上每个城镇都像这里一样,就没有人会感到失落……”杰克随手拈起摆放在窗沿上的一块蛋糕,放入口中细细咀嚼,久违甜味让他满足地眯起了眼睛,“这儿就是天堂,你觉得呢?”

“还算不错。”威尔违心地夸奖道。他低头躲过醉汉扔过来的长剑,又拍开几双往他腰上伸的手,紧紧跟在了杰克身后,“不过也太热情了。”

 

妓女们似乎爱极了他这副看起来青涩又漂亮的皮囊,每个人都想要把他收入囊中好好调教。就在劣质的香水味熏得他快要昏过去的时候,杰克终于出手解救了他。

“嘿,斯卡莉特,放过这个可怜的Omega吧,他那活儿可满足不了你。”

“瞧瞧我看见了谁,杰克?”名为斯卡莉特的金发妓女放开了威尔,笑意盈盈地走上前来,正当所有人都觉得她会给久别重逢的老主顾来上一个热情的拥抱的时候,她用力给了杰克一巴掌,威力之大让伟大的船长脸上多出了五个深深的指印。

威尔震惊地愣在了原地,连被斯卡莉特重新搂回怀里都忘记了反抗。高挑的金发妓女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唇印,朝他抛了个媚眼:“你是杰克的新欢?不如跟着我吧,我也能满足你哦~”她拉着威尔的手往裙摆里伸去,属于女人独有的顺滑触感让威尔涨红了脸。

杰克捂着肿起的侧脸,撇了撇嘴。他站直身,刚想和对方说些什么,另一个妓女又走了过来,笑得极为妩媚,声音里却带着一丝怒火:“她是谁?”

“哦,吉赛特,好久不……”

又是响亮的一巴掌,这次杰克的另外一半脸也肿了起来。

“也许这巴掌是我活该被打的。”他嘟囔道。

 

妓女们的争风吃醋持续了很久,杰克的脸上多了不少巴掌印,有些是他活该,有些是别人浑水摸鱼。威尔的情况也比他好不到哪去。她们对难得一见的男性Omega抱有深深的捉弄之心,他的马甲和白衬衫都被扒了个干净,如果不是极力捍卫自己的尊严,那些母爱泛滥的妓女可能会疯狂得连他的裤子也扒掉。

 

 

等到杰克和威尔顶着同样通红的脸——不同的是杰克是被打的,而威尔是被亲的,摸到酒馆旁边的水桶时,距离他们靠岸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小时。

 

威尔拼命洗着脸上的唇印,劣质的口红融在清水里,像极了新鲜的血液。他用衬衫的袖子擦了一把脸,感觉自己总算重新活了过来。

妓女们的热情让他无福消受,争吵到后来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Alpha先释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一下子点燃了导火索。别的Alpha也不甘示弱,信息素的碰撞让他仿佛置身与硝烟弥漫的战场,太过强烈的味道让隐藏在他骨子里的Omega的臣服欲望开始作祟。抑制剂不知所踪,夹杂在Alpha信息素里的甜美味道让他成为了整个战场的中心,仿佛待宰的羔羊,每个人都想要上来分一杯羹。

一片混乱中杰克拉住了他的手,海风咸涩的味道将他包裹。唇上传来轻柔的触感,对方给予了他现在最需要的临时标记,很好的安抚了他的情绪。

 

杰克用手揉着肿起来的脸,呲牙咧嘴。他拎起一个小巧的木桶,往里面装满了威尔刚刚用过的洗脸水,皱着鼻子小心翼翼地靠近一旁的猪圈。

猪圈里臭气熏天,有人正搂着母猪睡得正香。

他朝威尔做了个跟上来的手势,威尔心领神会,有样学样地装满了另一只木桶,走在他的身后。

 

第一桶水浇上去的时候母猪挣开了吉布斯的手,哼哼唧唧地往猪圈深处跑去。带着劣质香味的洗脸水顺着吉布斯的胡子流进他的嘴里,把他从美梦中惊醒。他撑起身看着抱着空桶的杰克,生气地念念叨叨:“杰克,在弄醒一个人之前你首先应该掂量清楚。这会这么做是会招来厄运的。”

杰克把空桶随手扔到一边,翘着小指走到猪圈里稍微干净一点的地方,嬉皮笑脸地开口:“啊,还好我懂得应付。厄运是不会眷顾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的。”

吉布斯抹了一把脸:“不要以为这么说我就能够原谅你,他妈的我还没睡够呢。”

杰克摊手,从腰带里摸出了一枚金币在指尖把玩:“这样吧,清醒的人给迷糊的人买了一杯酒,迷糊的人一边喝酒,一边听着清醒的人的建议,你觉得如何?”

“听起来真是好极了,那就开始吧。”吉布斯站起身来,兴冲冲地想要走出猪圈。

 

又一桶水迎面扑来,这次连带着他的衣服也未能幸免于难。

 

“他妈的,我已经醒了!”

“这次是为了清洗那种气味。”威尔把空桶丢到一边,补充了一句。他整理了一下衣襟,用手掩住了鼻子,试图阻止自己的嗅觉被那股令人作呕的味道所侵蚀。

再次被淋了一脸的吉布斯愤怒地瞪大了眼睛,握紧拳头就要往威尔身上招呼,杰克阻止了他的动作,把金币抛给了他:“好了,不要和一个柔弱的Omega多计较。作为补偿我会给你多买一杯酒的。”

“成交。”吉布斯接住金币,喜笑颜开。不过柔弱?他仔细打量了一眼威尔,露出了不赞同的神色。在路过威尔身边的时候他使劲闻了一下对方身上的味道,毫不意外地发现了那股淡淡的海风味。

好吧,杰克的口味真是有够独特的。他这么想着,跟在杰克后面进了酒馆。

 

酒馆里人声鼎沸,世界各地的人们操着不同的口音在这里聚集。男人的汗臭,女人的胭脂在这里交织成一片,连带着吉布斯身上的味道也显得不是那么奇怪。他们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仿佛这里正在开启一场狂欢的盛宴,堕落而糜烂。

杰克端着两杯朗姆酒路过威尔的身边,他的脸还是有些肿,妓女们在扇他的时候并没有手下留情。那张还称得上英俊的脸上此刻通红一片,和他眼底的烟熏黑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用胳膊撞了撞现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威尔,轻声丢下一句“留意周围”,便闪身走进了里间。

他把其中一杯酒递给了吉布斯,在木桌的另一边坐下。相比外面乱哄哄的大堂,这里更加适合谈一些交易。

“你在搞什么冒险?”

“我在找黑珍珠。我知道它会在哪里出现,所以我要去把它夺回来。”杰克喝了一口朗姆酒,目光朝外望去。

 

小铁匠保持着原来姿势站在用泥沙堆砌的柱子旁边,手按在佩剑上,高度警惕。昏黄的灯光柔和了他的轮廓,长长的睫毛在他的脸上打下一串阴影。来来往往的人对他报以好奇的目光,有几个胆大的Alpha甚至凑上去对他说着下流的话语,却又碍于杰克留下的临时标记不敢动手。

 

“杰克,这是傻瓜干的事。你远比我更了解黑珍珠的传说。”

“这就是我为什么更了解巴博萨。我只要一船水手。”杰克收回目光,说得理所当然。

“你凭什么认为巴博萨会还给你船?”吉布斯摇头,他对巴博萨的了解不在杰克之下,那位可怕的船长可不像杰克一样荒谬,也不会听人教唆。没了黑珍珠号的光杆船长杰克想要追回他的船,这听起来简直难于登天。

“因为这可以说是一件互利互惠的事情,相信我,巴博萨会同意的,我握着他最大的弱点。”杰克示意吉布斯回头。

 

威尔此刻正在被一个肥胖的女性Beta纠缠。女Beta迫不及待地想要亲吻这个长得英俊又漂亮的男性Omega,尽管被拒绝了好几次,却还是一直契而不舍。Beta的感官没有Alpha和Omega来得敏锐,自然也就捕捉不到杰克留下的临时标记。她的手扯开了威尔好不容易重新扣起来的衬衣扣子,露出了大片大片白净的胸膛。

酒馆里一片喝彩的声音,所有人都热切地盯着威尔。男性Omega实在是太少见了,就算已经被标记,也阻挡不了某些阴暗下流的玩笑。

威尔按在剑柄上的手有些颤抖。他不确定在这种情况下拔剑是否能做到全身而退。他茫然地回头寻找着杰克,希望对方能给自己一点提示,但杰克避开了他的视线,只顾低头喝着朗姆酒。

 

“那孩子?”

“那可是系带王特纳的孩子。他唯一的孩子,知道吗?”

吉布斯的眼神变了。他兴奋地搓了搓手,一口气喝干了杯子里的酒:“你说互利互惠,我说风向已变。我会找到船员的。一定会有一些和你一样疯狂的家伙的。”

“最好多招一些Beta。”

“为什么,Alpha不是更好吗?”

“听我的就对了。懂吗?”杰克放下酒杯,朝威尔所在的位置走去。

 

他搂过迟疑不定的小铁匠,伸手拔出了他的佩剑狠狠扎在了女Beta的手上。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他的嘴角咧开了一个怪诞笑容:“嘿,好戏该收场了。”

威尔被他搂在怀里,鼻尖萦绕着那股挥之不去的海风味道。杰克和吉布斯的对话他多多少少听到了一些,那些不属于明面上的交易让他心生怀疑,他看不透杰克,就像他之前也从未看透过伊丽莎白一样。

“你可真不是一个合格的海盗。”杰克把他的佩剑归鞘,松开手摇摇晃晃地朝门外走去。

威尔愣了几秒,大步追了上去。

“我本来就不是海盗。”他小声辩解道。

 

 

 


热度(71)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