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加勒比海盗/船铁】Flipped 03[ABO/雷/慎入]

ง所有的设定都是我瞎掰的。我流ABO。

ง前几章剧情大部分按照电影走,台词参考多。后面会开始放飞自我的。

งAlpha伊丽莎白xBeta准将预警。有伪伊丽莎白x威尔[是的顺序没错]。

ง杰克Ax威尔O,这是一个天降奇缘打败了青梅竹马最后抱得铁匠归的童话故事【滚

ง下一章给船长发点福利,我要被正剧憋死了。也许明天会码个小甜饼纾解下自己的寂寞【出去

ง前文戳这【1】 【2】










 

Chapter 3

 

 

“疯狂和伟大之间真的只有一线之隔。”

“没错,他们往往是相伴而行的。”

 

直到扬帆起航,威尔才明白过来杰克在水下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站在甲板上,迎面而来的风带着咸涩的水汽,闻起来和杰克信息素的味道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他不适应地眨了眨眼睛,将被风吹乱的发丝拢到脑后。

他居然和一个海盗联手夺走了拦截号,这听起来真是不可思议极了,但事实上他们确实做到了。杰克说着“大家不要惊慌,我们已经控制了这条船”的时候那些水兵们还在嘲笑着他们的天方夜谭不自量力,可下一秒被枪指着脑袋时也只能乖乖地上小艇,为他们的计划挪位置。

 

“小子,我可是杰克·斯派洛船长,懂了吗?”

威尔想,大概当时在场所有人都无法忘记杰克那副意气风发的模样吧。

 

跳上拦截号割断绳索起航的那个瞬间,威尔瞧见了诺灵顿准将铁青着的脸——想想也是,那么高傲的人,却被他瞧不起的海盗和铁匠狠狠灭了威信,还能站立着继续保持风度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不得不承认,杰克真的是他所见过的海盗里最荒谬,也是最厉害的一个。

 

 

杰克拿着朗姆酒从船舱里出来。风向改变了,他必须重新调整船帆的方向和数量,以保证他们能够顺利行驶。在检查过所有的桅杆后他转回船头,坐在船舵边喝起了酒。午后的阳光太过热烈,补充水分是一件很必要的事情。在这点上更应该感谢慷慨的诺灵顿准将,船舱里储藏着足够多的朗姆酒和淡水。

“亲爱的,要来一口吗,我想你会爱上它的味道的。”他朝威尔晃了晃酒瓶,然后没等对方回答就把喝了一半的朗姆酒丢了过去。

威尔正在检查自己的随物品。他手边的行李极简,除了从水兵那抢来的一把佩剑,剩下的只有之前老布朗放在他身边的小瓶子了和一些铜币。那是最低劣的抑制剂,只能用于遮掩发情期时候的气味。杰克把酒扔过来的时候他刚把那玩意贴身放好,伸手去接的时候一些酒液洒了出来,溅在他白色的衬衫上,斑斑点点的淡红色像极了褪色的血渍。

他学着杰克的样子猛灌了一口,然后就被呛了个彻底。

杰克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大笑出声。等威尔恢复过来,才开口:“你之前有过发情期吗,是怎么处理的。你知道的,作为一个称职的船长,我必须提前了解一些事情。”

“服用抑制剂,然后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熬过去。”

“听起来真是你会做的事情。”杰克撇撇嘴,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船上可没有那种地方给你熬过去,你最好想清楚接下来可能会遇到的事情。一个没有被标记的Omega混在一群海盗中间,怎么想都不会有一个好下场。”

“那是我的事。”威尔握紧了自己的佩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静一些。他当然想过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最坏不过被一个陌生的Alpha标记罢了。现在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救回伊丽莎白,至于其他的,都不算什么。

杰克低声笑了起来,猜出威尔的心思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他站起身,手抚上船舵,动作深情的仿若抚摸爱侣一般:“我还有一个问题,你为了那个女孩,到底可以牺牲到怎样的程度?”他明知故问。

“我可以为她付出一切。”威尔回答得很迅速,“包括生命。”

“很好。那就没什么疑问了。”

 

午后的海面平静的如一面明镜,不知名的鱼甩着尾巴贴近拦截号,漾出阵阵波纹。威尔背靠着桅杆,沉默地望向天际。其实从监狱出来,他就一直有些问题想要问杰克,有关他父亲的。他并不傻,自然也能察觉到杰克的态度其实是在仔细问了他的名字以后才有了明显转变的。这个海盗应该是认识他父亲的。

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父亲的身影仿佛镜花水月,温柔的母亲占据了他所有的童年记忆。当母亲去世以后,他在前来皇家港寻找父亲的途中遭遇了海盗的袭击,从而遇到了伊丽莎白,这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杰克。你认识我的父亲,对吗?”纠结了很久,威尔终于决定开口。与其自己在这里踌躇不前,还不如寄希望于杰克的回答。不知为何,尽管杰克几次三番地对他耍手段,他对杰克却有着有种莫名的信任感。这种信任不是来源于长久的相处,而是一种直觉。他从心底里相信着杰克不会害他。

杰克没有否认,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威尔,点了点头:“对,我认识他。也许还是少数几个知道他叫威廉·特纳的人。大多数人都叫他系带王比尔。”

“系带王?”

“一个好人,一个海盗,一个优秀的Alpha。我发誓,你简直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但却没有继承他的体质。一个Omega?天知道他的孩子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杰克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威尔的脸色变得异样苍白。曾经设想过很多次自己的父亲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可杰克的答案显然是最让他无法接受的。

“这不是真的,我的父亲应该是个跑货运的水手,一个遵纪守法的男人……”他摇了摇头,大声地说道。该死的杰克·斯派洛,这一定是他编出来骗他的。

“他是个海盗,是个凶狠的恶棍。”杰克淡淡地重复了一遍。他望向威尔,眼底是风雨过后沉淀下的沧桑,“无论你是否接受,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我父亲不是海盗。”威尔再次重复了一遍,他抽出佩剑指向杰克,握着剑柄的手有些发抖,“绝不是。”

“放下剑,孩子,不值得再被揍了。”

“你从来不按照规则格斗,不然我早杀了你。”

“我没必要按照规矩交战,不是吗?我是个海盗,海盗从来不会被任何东西束缚。”杰克叹息道,手上突然猛地用力,他改变了其中一道船帆的位置。

威尔下意识地想要躲开突如其来的横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长剑落地,他被狠狠地撞出去,只能牢牢地抱紧木杆,以防自己落入海中。杰克弯下腰捡起他的佩剑,遥遥指向他,嘴角的笑容收敛,难得的严肃。

“只要你还吊在那,就给我听好了。我们所要遵守的唯一规则只有“人可以做什么和人无法做什么”。举个例子,你可以认为你父亲是个海盗的同时又是个好人,我并不反对你这么想。另外,你的身体里和我一样都流着属于海盗的血,所以你迟早会同流合污的。然后,我可以选择在这里就淹死你。但我无法单靠自己航行到特尔图加。”

杰克重新把船帆的位置转了回去,冷眼看着威尔随惯性重重地摔在了甲板上。他走过去,把手里的长剑换了个方向拿,剑柄的位置对准了威尔:“所以,孩子,你能在一个海盗的指挥下开船,还是不能?现在给我你的答案。”

“能。”威尔接过杰克递来的长剑,从甲板上爬了起来。他的背刚刚似乎摔伤了,神经有些抽痛。

杰克给他上了很好的一课,固执地美化父亲的形象并不能掩盖伪装下的本质。得到的答案或许难以接受,他也不打算完全相信。或许哪一天遇到父亲时,他会亲口询问,而在这之前,他并不打算再反抗一次杰克。不管是为了伊丽莎白,又或者是为了心底的那种莫名涌动的情感。

“很好。”杰克满意地打量了他一眼,转过身开始专心致志地掌舵。他相信威尔能够听懂他的话,这是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交给他的海盗生存法则,是踏入这片诡异壮阔的海洋必须遵守的规则。

 

拦截号在平静的蔚蓝海面上快速航行,他们必须要在天黑之前行驶到特尔图加,然后在那里招募人手,才能继续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热度(44)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