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加勒比海盗/船铁】每天上班都被威胁离婚[现代ABO/放飞自我/一发完]

不吃药顺便前排嘲笑单身[消音——] 的产物 

【被伊丽莎白小姐姐打死

作者有病并且拒绝吃药.jpg

打着ABO的名号写着清水喜剧的我表示想要耍流氓到底




我叫杰克·斯派洛,是一家名为“黑珍珠”的上市公司的主管,自从我家亲爱的威尔从隔壁“飞翔的荷兰人”公司带回来了两个可爱的小家伙,我每天的上班日常都变成了要被一个名叫伊丽莎白的女Alpha威胁。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哦,对了,这个伊丽莎白和我的伴侣威尔是青梅竹马,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他们可能早就喜结连理了。这也许就是她每天都在期待我和威尔离婚的重要原因吧。

但很显然,青梅竹马在这个世界的设定里永远比不上天降奇缘,一见钟情才是被作者所偏爱的,至于日久生情,作为一个动词的话我绝对同意这是我和威尔堕入爱河的正确方式。

毕竟我可是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咳,主管。

 

今天上班我也遭受到了来自伊丽莎白的威胁。

这个隶属隔壁部门的女Alpha主管至今没有找到自己的伴侣,即便她屁股后面追着隔壁财团的副总经理,一个在我看来长得还算过得去的Beta。或许我真的该告诉他我和威尔情比金坚,虽然他最近总闹变扭把我赶去客厅睡,Omega嘛,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十天是暴躁的,作为一个优秀的Alpha,我应该理解,忍让,然后趁着他没锁门溜进房间,好好地和他在床上讨论一下人生哲学。

不是每个Alpha都像我这么善解人意的,所以我可爱的小威尔是绝不可能和我离婚转而让你得手的。在这一点上我非常自信,所以这种来自竞争对手的小手段,我一向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杰克·斯派洛,如果你无法承担起一个父亲的责任,我会上诉Omega保护协会,让他们强制解除你和威尔的伴侣的关系。”

你看看,这次她又像模像样地来我的办公室抓着我的领子威胁我了。

虽然很同情这个找不到伴侣的女Alpha,但一码归一码,我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女性威胁,我身为主管的威信何在,于是我决定反击。

 

“亲爱的伊丽莎白·斯旺小姐,你能先放开我吗?这样被威尔看到会造成不好的影响的。”

 

看起来我的反击起了作用,凶悍的女Alpha愤愤地放开了我的领子,站在我的办公桌对面朝我怒目而视。天呐,我简直不敢相信她的手劲居然那么大,烫平的衬衫领子已经完全被揉皱了,乱糟糟的团成一片。

“如果你要上诉Omega保护协会,你首先要给我一份让人信服的证据,而不是来我这里大吵大闹,这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还在觊觎威尔的。”我摊手,试图表现出自己的无辜,“至于我的孩子们,我相信他们和我处的很好,这点不劳您费心,我对成为一个称职的父亲还是很有信心的,事实上我昨天还带着他们去了游乐园……”

“然后把他们单独丢在游乐场,转头和威尔去开了房?”

“我想这是个天大的误会。我的孩子们已经到了可以独自行动的年龄,至于我,同样拥有享受人生的权利。你知道的,自从来了那两个小宝贝,威尔的注意力已经被他们分散了不少,而我必须更加努力工作才能让他们获得高水平的生活质量。或许这样的回答对于你这种单身……Alpha来说难以理解,可我相信在座的已婚人士都能够懂其中的辛酸。”

周围响起了一片附和的声音,我得意洋洋地看向已经一脸绯红的伊丽莎白,心中泛起一种满足感。

 

下班的时候我接到了来自威尔的电话,他那头嘈杂的声音让我顿时明白了那两个小宝贝又在闹事,这真是一个甜蜜的烦恼。

 

“所以亲爱的,你为什么要同意让巴博萨家的小丫头和我可爱的小亨利混在一起。”在第一百零一次把卡瑞娜的手从我的胡子上挪开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开口对正在给亨利打领结的威尔抱怨了。那双柔嫩的小手似乎和我的胡子有仇,每次都拽的特别用力,“嘿,小家伙,这可不是给你玩过家家的玩具。”

“亨利很喜欢她。”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回答。我只好继续和卡瑞娜的手作斗争,以此保护我的胡子不被她拽光。伟大的杰克·斯派洛主管是不会和一个小丫头计较的,这会让我的光辉形象蒙尘。

哦好吧,如果被她拽光了胡子,也许就没有什么形象了。

 

等到威尔把她从我身上抱走,我已经累瘫在了沙发上。该死的巴博萨,或许我应该明天上班的时候和他进行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个友好的会谈,顺便清算一下之前偷盗黑珍珠公司账目,还顺便挖角的陈年旧账。然后勒令他立刻把他的女儿带回去,一个小宝贝就已经够我受的了。

 

“杰克。”威尔的声音依然是那么的好听,他递给了我一杯朗姆酒,然后坐在了一边。

孩子们都睡了,现在一片岁月静好,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那双浅褐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星光,柔软的团成一片小小的迷雾,让人着迷。时光总是特别的眷顾长得好看的家伙,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威尔的模样就几乎不曾变过。来公司面试的小伙子一眨眼变成了孩子的父亲,除了肌肤从奶白色变成了健康的小麦色,其他的地方都原封不动的保留着最开始的样子。

这真让人羡慕。或许伊丽莎白至今这么迷恋他也是有原因的。

哦该死的,我为什么要在这么好的气氛下想起那个凶悍的女Alpha。

 

我把朗姆酒一口喝完,把那些不愉快的念头统统抛之脑后。去他的伊丽莎白,去他的孩子们,这是属于成年情侣的夜晚,必须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才能对得起流逝的时间。

伟大的杰克·斯派洛主管从不计较那些鸡毛蒜皮的事。

我吻上了威尔的唇,而他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这才是夜晚的正确打开方式。

 

 

“杰克·斯派洛,如果你无法承担起一个父亲的责任,我会上诉Omega保护协会,让他们强制解除你和威尔的伴侣的关系。

刚刚踏进办公室,就被一叠照片扔了个劈头盖脸,伊丽莎白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

我叹了口气,朝她友好地微笑了一下。

 

——爱护单身[消音——],人人有责。

 

看起来,今天的上班也要以被威胁而开头啊。

 


热度(50)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