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加勒比海盗/船铁】Flipped 02[ABO/雷/慎入]

ง所有的设定都是我瞎掰的。我流ABO。

ง前几章剧情大部分按照电影走,台词参考多。后面会开始放飞自我的。

งAlpha伊丽莎白xBeta准将预警。有伪伊丽莎白x威尔[是的顺序没错]。

ง杰克Ax威尔O,这是一个天降奇缘打败了青梅竹马最后抱得铁匠归的童话故事【滚

ง前文戳这【1】










Chapter 2

 

 

昨夜的皇家港并不太平,悬挂黑帆的海盗船突然降临,恶名远扬的海盗们掳走了伊丽莎白,给这个平静的海港添上了几笔惨痛的回忆。猛烈的大火直至早晨才刚刚平息,到处都是一片废墟,失去父母的孩子们三三两两游荡在广场上,哭声稀稀落落,他们麻木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希望。

 

“特纳先生,你不是一个军人,甚至算不上一个水手,你只不过是一个铁匠。而且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不要以为你是唯一一个担心伊丽莎白的人。”

准将高傲的话语听起来是那么的尖锐刺耳,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不过就算如此,想要救回伊丽莎白的念头依然在威尔心底愈演愈恶劣,让他无暇去顾及其他。直到推开监狱的大门他才猛然反应过来他此刻到底在做什么。他居然真的因为士兵随口提起的一句话,而试图去和一个海盗打交道——即使是为了借这个海盗的手去解救伊丽莎白。

我真是疯了。他想。

摆在他面前的路只有两条。一条是听准将和总督大人的话,乖乖回到自己的铁匠铺去继续本职工作,然后等待消息。另一条就是去找那个该死的海盗,放手一搏,赌他真的知道黑珍珠会去哪里,然后用自己的双手去救回伊丽莎白。

这并不难选择,毕竟他刚刚就拒绝了另一条路。

杰克·斯派洛,这个在铁匠铺里和他有过一个不怎么愉快的见面的海盗,此刻就是唯一的希望。

 

威尔·特纳打开监狱大门的时候杰克正在尝试撬开牢门的铁锁。听到脚步声渐渐临近,他警觉地收回了手,重新躺在了地上。海盗来临的时候一枚火炮轰开了隔壁监狱的墙却完美地避开了他这间,导致此刻的斯派洛船长只能孤零零地呆在这间被霉气和毒虫缭绕的房间。

不得不说这是个绝妙的巧合,契合着命运的齿轮将两个人的未来连接在了一起。

 

“你,斯派洛,很熟悉那艘名为黑珍珠号的海盗船吧?”

威尔的问题让杰克惊讶地眨了下眼,他慢吞吞地支起身,仔细打量了一下站在栏杆外的男人,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我听说过。”

也许是因为紧张的缘故威尔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薄汗,他毫无知觉,更顾不得擦拭,只是猛地扑到监狱边,仿佛溺水的人突然找到了依靠一般抓紧了栏杆,焦急地询问道:“那你知道它会在哪里停靠吗?”

“它会在哪里停靠?”杰克慢条斯理地重复了一遍,他盯着威尔那双浅褐色的眼眸,突然露齿一笑,反问道,“你听说过巴博萨船长和他那群走狗的故事吗?”威尔明显愣在那边的表情让他的笑意更甚,然后自顾自地解释道,“他们来自死亡之岛——一个除了去过那儿,没有其他人能够找得到的小岛。”

“你的意思是……那艘船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它停靠的地方一定也存在。告诉我,在哪儿?”

“你为什么问我?”杰克饶有兴趣地问道。

“因为你是海盗。”

威尔的回答和他猜想的所差无几,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对这个答案表示理解,然后伸出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威尔,小指自然地翘起,尽管这动作看起来有点娘气,但他做得很自然:“那么你自己也想成为海盗?”

“永远不会。”

“不要说得那么绝对,亲爱的,你永远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所以在那之前不要拒绝任何的可能性。好吧回到正题,如果你不想成为一个海盗,你又是为了什么要寻找黑珍珠的停靠处?”

“他们劫持了斯旺小姐。”

“哦,看样子你终于找到了你的伴侣。不过你要英雄救美的话,你就必须一个人去做,朋友。虽然我不怎么建议你用这种方法去捕获一个Alpha的心,你知道的,我们都比较喜欢温顺的不这么强悍的Omega。另外,我看不出这对我会有任何的好处。”

威尔皱了下眉,他听出杰克话语里藏着的奚落和隐隐约约的嘲笑,但并不打算在这里多费口舌。他四下寻望了一下,轻轻说道:“我能救你出来。”他想他这个提议足够交换一些必要的情报了,至于对方是怎么想的,那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怎么救,那条该死的狗已经带着钥匙跑了,除非你能把它抓回来。”杰克瞥了一眼被他丢在一旁的骨头,重新躺了回去。

“这些是半固定的铁链,利用杠杆原理和一些巧力,就能轻松地把它抬起来。”威尔对杰克质疑的话语充耳不闻,他找来一个木质的板凳,将它反过来抵在铁栏的缝隙中,然后低头和杰克四目相对,“你可以选择相信,或者在这里等着诺灵顿准将气冲冲地过来把你送去刑场。”

杰克笑了起来,他似乎很喜欢逗弄威尔,这会让他觉得很有趣。他站了起来,凑近威尔,顺便吹了一下他微卷的发梢,看着威尔微微往后闪躲:“听起来真不是一个愉快的选择。我还有一个问题,你的名字,是威廉的缩写是吧?”

他对那天听到的名字有着很多的疑惑,而现在是一个弄清楚的好时机。整个皇家港都陷入了海盗入侵后的混乱,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相信那些纪律严明的水军此刻并不会有时间来探望一个在他们眼里插翅也难飞的海盗。

当然威尔的回答也让他颇为满意。年轻的铁匠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但还是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而且是随你的父亲。”他肯定道。

“没错。”

“好了,特纳先生,我改变主意了。如果你能把我救出去的话,我会不顾一切把你带到黑珍珠上,让你见到你心仪的Alpha。”杰克从铁栏的缝隙里伸出手,陈旧的海盗服的袖子被卡在了一边,露出的一截手腕上海盗的印记清晰可见,“那么我们达成了约定?”

“没问题。”压在心口的石头终于落地,威尔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他握住了杰克的手,海盗的手粗糙干裂,却有着让人安心的力量。紧握在一起的两只手,代表着一段冒险即将起航。

 

卸下监狱的大门在威尔做来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杰克目瞪口呆地看着小铁匠轻轻松松地把整块铁栏杆重新装回原位,嘟囔了一句:“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是个Omega。”

威尔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去接话,只是催促道:“快一点,被发现的话我们两个都走不了了。”

杰克伸手去够他被挂在墙上的帽子和零零碎碎的挂饰:“别着急,我得带上我的东西。”他把自己的佩剑归位,然后拿起了那支枪,上膛的声音在空荡的监狱里被成倍放大。

他转过身,用枪指着威尔,看着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悲伤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威尔下意识地去摸自己腰间的武器,却扑了个空。他的佩剑在昨夜的混战中丢失了,今天醒来又直接去了海军办事处,然后就被冲动支配着来到了这里,根本没有时间去铁匠铺重新拿一把武器。

似曾相识的场景。

他那双漂亮的褐色眼睛里闪烁着懊悔的光芒,面前的人是个海盗,并且不止一次地对他耍了手段,哪怕达成了约定。他茫然地看着杰克,想要开口说点什么,最终只是抿了抿唇,垂下眼帘无声地抗议着。

“哦亲爱的,不要露出那种表情,你要明白,我是个海盗,海盗可不是会乖乖遵守约定的人。”杰克故作夸张,他绕着威尔走了一圈,甚至轻轻嗅了一下,满意于那股属于他的信息素味道还淡淡的萦绕在威尔身上,“更何况带着一个Omega出海是有风险的,没有被标记的你们比女人还要可怕的存在。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可不会冒这个险。”

“如果你之前就杀了我,就不会被抓,可你没用它。”威尔轻声说道,“而且我并不比任何Alpha差。”

先天的注定或许无法更改,后天的不足还是可以弥补的。即便是身为别人口中柔弱甚至只是生育工具的Omega,威尔·特纳也从来没有懊恼过。唯一一次的难过也只是在知道自己暗恋的伊丽莎白是个Alpha以后,但这不足为题。因为身份的差距,他从来没有奢望过可以和伊丽莎白一起共度余生,诺灵顿准将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他会给伊丽莎白幸福的。

让威尔诧异的是,杰克居然真的收起枪。他抖了抖那顶破旧的牛皮帽,把它带上,这让他看起来确实有了一点船长的模样。他吹了个口哨,往监狱门口走去,留给威尔一个略显妖娆的背影:“不开枪的原因是因为只有一次机会,所以我得等到适当时机。之前不是,现在也不是。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这颗子弹不是留给你的。好了威尔·特纳,现在跟上来,我们需要去弄一条船,然后出海去找我的挚爱黑珍珠号。”

 

 

 

 

热度(56)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