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加勒比海盗/船铁】Flipped 01[ABO/雷/慎入]

ง所有的设定都是我瞎掰的。我流ABO

ง前几章剧情大部分按照电影走,台词参考多。后面会开始放飞自我的。

งAlpha伊丽莎白xBeta准将预警。有伪伊丽莎白x威尔[是的顺序没错]。

ง杰克Ax威尔O,这是一个天降奇缘打败了青梅竹马最后抱得铁匠归的童话故事【滚










            

Chapter 1

 

 

杰克·斯派洛觉得自己今天的运气真糟透了。

心爱的黑珍珠号被巴博萨偷走了,跳到海里救上来的妞是个气味很冲的Alpha。皇家港的船征用失败,准将翻脸比翻书还快,训练有素的水兵们急不可耐地想要把他送上绞刑架。好不容易借着总督的女儿逃出生天,在铁匠铺打开手铐又浪费了不少时间。

 

当然这些还不是全部。

 

让杰克最为头疼的是现在拦在他面前的男人。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他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去动那把锤子,甚至不会浪费时间在观察老铁匠是否睡着上。该死的为什么有人能把所有东西的摆放都烂熟于心。

 

男人的脸可以称得上英俊,漂亮,棱角分明中带着点尚未褪去的稚气。褐色的眼瞳柔软明亮,微卷的深棕发丝扎成马尾绑在脑后,随着主人的情绪变化微微飘动……好吧,如果不是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时刻,而且对方没有对他怒目而视的话,他是非常乐意邀请男人去黑珍珠号喝上一杯朗姆酒的。

 

“你是他们在找的海盗。”男人的声音和他的外表一致,非常的温和好听,尾音稍稍上扬,似乎是想要表现出一点硬气,但在杰克听来更像是一种小孩子的逞强。

他嬉皮笑脸地上下打量着对方,从眼角眉梢都透露出一种亲近,语气无赖又浪荡:“你看起来很面熟,我曾经抢过你吗?”

“我从没和海盗搭上过关系。”

对方回答得很快,语气里的厌恶让杰克的笑容有些收敛。他耸了耸肩,摊开双手往后退:“那对玷污你的记录感到很抱歉,如果你允许的话……”他慢慢地挪到了大门口,打算正大光明地离开。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身上下太多的功夫绝对不是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会做的事,毕竟在找回黑珍珠之前他没有任何想让自己和绞刑架来一场约会的打算。况且他也不认为对方能够拦住自己,细皮嫩肉的小铁匠还是需要一点磨炼——也许是火炉,也许是铁水,总之轮不到他。

 

可事实往往与之背道而驰。

 

杰克惊魂未定地看着投掷在他耳边仅仅相差了一公分,大半的剑身陷进了木板里的长剑,眼珠转了几圈才堪堪将自己加速跳动的心脏平复下来。他猛地回过头盯着露出胜券在握的微笑的小铁匠,撇了撇嘴,伸出手握住剑柄,然后用一只脚踩住木门,全身发力想要把它从门栓上拔下来。铁匠铺的大门随着他的动作而颤动不已,那柄剑却纹丝不动。

在试了几次都失败后,杰克放弃了继续的念头,转过身用目光重新扫视过站在原地的小铁匠,嘴角扬起了一个怪诞的弧度,拔出自己的佩剑指向双手空空的对手,歪了下头:“这把戏看起来不错。只是在用自己的武器阻挡了我的去路之前,你就没有想过后果吗?”

对方的回应是从身旁的铸剑炉里拔出了一把尚未完工的长剑。杰克盯着剑身泛红的地方,瑟缩了一下,随即咧口一笑:“和一个海盗比剑可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

 

 

和旗鼓相当的对手比剑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无论是哪个方面,对方都堪称完美,包括铸剑的技术。

杰克的目光在熠熠生辉的长剑上停留了几秒,发出了由衷的赞美。他一边躲避小铁匠的攻击,一边绕过挂着长剑的木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些剑是谁造的?”

“我。并且我每天都练剑三小时。”

对方骄傲的回答让杰克隐隐发笑。他架住小铁匠的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低头往对方身下某处看去:“朋友,你得为自己找个伴侣。又或者你每天练三小时的原因,是你已经找到了一个,只不过还没得到她。”他吹了个口哨,似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攻击口,手腕微转借着巧力挑开了压在他佩剑上的长剑,然后暧昧地摩挲了下对手的剑身,就像是一种挑逗的邀请,“你不会是个Omega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不奇怪为什么没有人看上你了。”

空气里充斥着咸涩的海风味道,粗犷而浓郁,是杰克信息素的味道。他被勾起了兴趣,连带着身体的本能也兴奋了不少。

“我每天练三小时,是为了有朝一日我遇到一个海盗的时候,我可以亲手杀了他。”

 

被杰克用枪指着的时候小铁匠的表情非常精彩。他不可思议地看着一脸得意的杰克,话语里不自觉带上了一点指责的意味:“你耍手段。”

杰克朝他挑眉:“我是海盗,介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威尔•特纳。”

“好名字。”杰克不动声色地夸赞道。他被这个名字勾起了一段回忆,不过现在很显然不是仔细确认的时候。将所有的疑惑藏进眼眸深处,他笑得异常欠揍,“听好了,小特纳,你今后可以和别人炫耀,你差一点抓住了杰克•斯派洛船……”

 

压在他未出口的尾音上的是一声闷哼。

 

杰克看着刚刚还和他精神抖擞比剑的威尔直挺挺地倒在了墙边的柴草堆上,下意识地做了一个惊恐的表情。对方奶白色的皮肤上浮现出大片大片的潮红,空气里隐隐散发出一种异样的甜美味道。

“该死的。”反应过来的杰克压低声音咒骂了一句。居然真的被他一语中的,威尔•特纳是个不折不扣的Omega,还是没有被标记过的那种。他无意识中释放出的信息素让Omega的本能觉醒,连带着勾引出带着讨好意味的甜味。

 

不同于女性的温和,威尔的味道偏冷,更像是经过无数岁月沉淀的陈酒开启的那一瞬间散发出的醇厚香味。香甜的信息素充斥着昏暗的铁匠铺,愈演愈烈,连带着偶尔从缝隙中穿梭而过的风里都染上了甜味。即便没有刻意去注意——一个散发出信息素却没有被标记的Omega,对于Alpha来说无疑是送上门的美味——那些急促的脚步和粗重的呼吸也是无法忽视的。

对方投掷在门栓上的长剑摇摇欲坠,铁匠铺的大门受到外力的作用,房顶上细碎的泥沙簌簌落下。一旦大门被饥渴的Alpha撞开,无论对杰克还是对威尔而言,后果都不堪设想。

 

“听好了孩子,这可是难得的殊荣。”危险迫在眉睫,但杰克毫不在意,他甚至还有闲情逸致摘下那顶脏兮兮的帽子放在胸口,模仿上流社会的绅士向威尔行了一个礼节,脸上的笑容怪诞不羁。他勾起脚小心翼翼地把威尔掉落在地上的剑踢得稍微远了一些,伸手粗鲁地拽起被他害得昏迷过去的Omega,轻柔地在他唇上印上一个吻作为一个临时的标记安抚了情迷意乱的小铁匠,“来自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的标记,你得记住一辈子。”

他把威尔重新丢回柴草堆,耸了耸肩。小铁匠身上的香甜味道在临时标记的作用下逐渐收敛,咸涩而粗犷的海风味道像是宣誓主权一般将甜味揉碎包裹起来。杰克侧耳倾听了一下,盘亘在铁匠铺外的脚步声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带着失望的意味四处散去。

 

——从各个方面来说,他们两个人都暂时安全了。

 

劫后余生的杰克嬉笑着伸出食指去捞自己的佩剑,小指习惯性地微微翘起。长剑归鞘,他站定重新端详了一下小铁匠的脸,嘴角扯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正准备离开,伴随着一声钝响,他的脑后一痛,毫无形象地昏了过去。

老布朗端着那张还没睡醒的脸,站在杰克身后,手里捏着朗姆酒瓶破碎的瓶颈。

“这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他嘟囔着把昏过去的杰克丢到铁匠铺门口,看着诺灵顿准将的手下把受到了重创的海盗头子像对待牲畜一般敷衍地拖走,用力关上了铁匠铺的门,走到里面上下打量着躺在柴草堆里的威尔。

“可怜的小家伙。”老布朗颤颤巍巍地说道,双手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小铁匠身上的香甜气味已经淡的几乎闻不到了,铁匠铺里的味道也恢复如初。老布朗在一堆木炭中找出了一个装着白色粉末的小瓶子,轻轻放到了威尔的身边,然后摇摇晃晃地重新坐回了椅子上,步入甜美的梦乡。

 

一切看起来已经风平浪静,但命运的齿轮因为他们的相遇才将将开始转动起来。

 

 


热度(79)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