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烟雨楼

盾冬的爱情是诞生于绝望中的火种,渺小脆弱却又温暖缠绵。
船铁的爱情是在无数背叛之后沉淀下的信任,沉重而缄默。

【全职高手/韩张】压寨夫人[二]

※古风架空

※主韩张副双花,微宋秦林方……还有等写到再说吧

※久违的更新……终于结束修罗期了然后马上又一个修罗期要到了。为什么老韩还没出现qwq跪着交上钱包,下一章一定让你们见面——[别信

※争取一个月内连载完……到时候会搞个小本子赶cp14 。放个魔性的宣传。

张家大少爷张佳乐和地方一霸孙哲平打赌,把自家弟弟张新杰输给山贼头子韩文清当压寨夫人。且看长袖善舞手腕通天的张家二少如何收服猛虎,一颗芳心又如何沦陷在猛虎的攻势下?敬请期待——韩张双花古风架空恶搞同人本《压寨夫人》

※其他的坑也会慢慢填……不会坑的……

 

 

[二]

 

也不知那孙哲平是用了什么手段,总之张家二少要下嫁霸图寨当家的事一个晚上就被传的沸沸扬扬,大街小巷街头巷尾到处都是讨论这个消息的人。

且不说霸图寨是个山贼窝,虽然干的是劫富济贫的善事,但那当家的只要露个脸,就有人想把钱袋双手奉上。而张家二少知书达理,又精通医理,人也长得清秀好看。加之眼光毒辣手腕通天,愣是凭一己之力把张家名下的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不少大户未出阁的姑娘都暗暗倾慕着他。

再者说,张家二少和霸图寨的当家那可都是男人,这个世道里龙阳之好断袖之癖并不被世人所接受。

所以这消息虽然传的范围足够远大,可相信的人不多。

 

但等黄昏时分一群人吹锣打鼓抬着花轿拉着聘礼在张家门口站定的时候,大伙儿才发现那个消息并不是什么玩笑,而是货真价实的。于是乎,看戏的,凑热闹的人往那一围,原本还算宽广的地方顿时就显得有那么点拥挤了。

 

孙哲平站在迎亲的队伍前,正对着守在门口怒气冲冲的张佳乐。

张家大少的眉紧皱着,双手攥成拳,扬着头看他,一副想要把人带走就先从他身上踏过去的英勇献身样。

孙哲平看着他,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迎着张佳乐快要杀人的目光淡定自若地拍了拍他的肩,笑的不羁:“我说张大少,愿赌服输懂不懂?”

“孙哲平你不要太过分?”

“哦?”孙哲平笑了笑,索性靠过去懒洋洋地倚在他旁边,指着围观群众,“你说我哪里过分了?赌注是你提出的,你也确实没赢过我,现在我要求你兑现也不为过吧。”

“你……”张佳乐气结,瞪着孙哲平不知该如何反驳。这件事确实是他有错在先,脑子一热就答应了孙哲平,但他又如何舍得让自己的宝贝弟弟嫁给一个山贼头子。

“我怎么了?张大少难道想要当着众位父老乡亲的面赖账?”孙哲平火上浇油,毫不在意地迎上张佳乐的目光,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来意,“愿赌服输啊乐乐,快让我进去接弟妹过门。”

“孙哲平,你够——”

 

“有什么事,一定要在家门口吵。”

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张佳乐即将爆发的话语。事件主角之一的张家二少张新杰带着自己的贴身小厮推门出来,看着自己家门口的盛状,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走到自家兄长身边。

“张二少,好久不见。”孙哲平倒也不含糊,直接撇下还在炸毛的张大少望向张新杰,抬手抱拳,“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

“嗯。家兄昨夜有说。”张新杰点点头,嘴角挑出一个客套的笑容,示意他已经知晓。

“那就好办了。张家是这里的名门望族,可不会赖账吧。”

“姓孙的你——”

“自然。”他拉住要冲上去的张佳乐,扶了扶有些倾斜的单片眼镜。隐在镜片后的眼眸像是融入了一抹纯色的墨,深邃悠远,让人看不清楚真实情绪,唇边的笑意也愈加深刻,“愿赌服输,家兄既然负于孙少,便该履行赌约。”

“还是二少懂礼。”孙哲平赞叹了一句,略为挑衅地看了一眼因为张新杰在场而不能为所欲为的张佳乐,“不像某些人……呵。”

张新杰又一次拽住张佳乐要挥上前去的手,面色不改地继续道:“但在下还有一事,望孙少答应。”

“你说。”

“虽说长兄如父,可婚姻大事,毕竟还要父母之意媒妁之言。这日子也该精心挑选,若就这么随随便便办了——”张新杰顿了顿,方又含笑开口,声音是和平常无异的低沉好听,可却让站在他旁边的张佳乐不由一抖,“孙少之前也说了,张家在这一片可是名门望族,就这么被人娶进门,我张家名声何在。万一这面子砸了,莫说家兄,在下也不会答应。”

这话一出口,之前还因为欺负了张佳乐而心情极佳的孙哲平不由一愣,随即又回过神来,在心里赞叹这张家二少的心脏程度,到底不是他一介凡人能够招架住的。但他也不惧,很快稳住,指了指周围抬着花轿扛着聘礼的山寨小弟们,按照来之前叶修和他说的话应对:“这是自然,只是我们兄弟那么大老远地把东西扛来,总不能白跑一趟吧。你说是吧?”

张新杰扫了一眼围在张府门口的人,原先那些围观的人看着觉得没意思,也便陆陆续续地散了,剩下的只有零零散散的游手好闲之徒。他转头,对着一旁站着的小厮低声吩咐:“带这些山寨的兄弟们过去休息。”然后看向孙哲平,摆出一个请的姿态,“孙少若不嫌弃,不妨进来喝杯茶,和家兄好好聊聊。”

“——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张佳乐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把孙哲平碎尸万段。

孙哲平却是一笑,伸手揉了揉他束的整齐的发:“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张佳乐一把拍开他的手,努力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我家没茶,就算有也不给你喝。”

“没事,你弟弟有茶招待我就行。”

“……孙哲平我怎么发现你和叶修混久了越来越不要脸了?”

“我只对你不要脸。”

“咳。”被无视的张家二少清咳一声示意他们两个注意影响,然后率先进了门。留下自家兄长和孙哲平眼对眼,在家门口被人像猴子一样围观。

 

进了屋上了茶,张新杰找了个借口先离开去书房整理账务了,留下张佳乐和孙哲平在大厅里继续大眼瞪小眼。

张佳乐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反倒是孙哲平似乎心情不错,慢悠悠地拿过属于自己的茶盏,打开盖子轻撇去茶末,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赞道:“好茶。”

张佳乐立刻反唇相讥:“就你也能喝出好不好来?”

“我又不像你,况且你们张家用来招待客人的茶,能差吗。”

张佳乐顿时一口气噎在了喉咙口,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只能愤恨地端过自己手边的茶,痛饮一口,然后立刻被烫的眉头皱了起来,捂着嘴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好不容易等到那口烫茶咽下去,他擦了把眼泪,抬起头,就看到孙哲平站在他面前,一脸担忧。

“看什么看,都是你害的。”

“那要我为你负责一辈子吗。”

——TBC


——————幕后小剧场———————

叶修:哥不服气,为什么哥都没出场就中了那么多枪,哥的膝盖又不是金子做的。

韩文清:哼。 什么时候让我和新杰见面。

[作者颤抖着跪下,然后交上了钱包。]

青:下一章——一定——


热度(184)

© 天青烟雨楼 | Powered by LOFTER